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到唐城

  最后在宋离无赖的纠缠下,一行人没办法只能带着他一起走。

  七日后,终于到了唐城城外。

  唐曦月看着这个既亲切又陌生的地方,三年前的事还历历在目,那样的雨夜,那样的鞭打,那样的疼痛似乎还能感受得到。

  慕怀君看到唐曦月楞楞的看着城池上的匾额发呆,走到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唐曦月回过神对他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宋离两步走过来,一把拦住唐曦月的肩膀戏谑说道:“这唐城我可是第一次来,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不如你陪我逛几天。”

  还没等唐曦月反应,陈棋落就一下打掉了他搭在唐曦月肩膀上的手臂,一脸怒意的看着他。

  宋离倒是不在意,揉了揉手,继续说道:“我这肩膀上的伤可还没好全,你在给我打坏了,小心我赖着小月月一辈子。反正是你打伤的,小月月你养我吧。”

  唐曦月被这一口一个小月月叫的浑身难受,很是嫌弃的站的离他远一点,说道:“我真是多余救你,看你的生命力这么顽强,在多砍几刀估计你也没事。”

  “小月月,你别总是这么暴力啊,再说你看看我手臂上这个伤,这可是你师兄砍得,我的右手到现在还疼那,我要是真的残疾了,你可不能不负责啊。”这后几句话说的悲悲切切,倒像是被丈夫抛弃的小媳妇。

  唐曦月真是看不下去他这种无赖的行为,心里想着这人世间还有这样的人,自己好心救了他,没想到竟然被赖上了,怎么甩都甩不掉,而那语气竟好像是自己抛弃了他一样。

  唐曦月拉着陈棋落回头对着慕怀君说:“师兄,快走,别搭理他,咱们去前面的锦江楼,那得河鲜最好吃。”

  几人说着加快了步伐,而宋离腿上有伤,走不快,赶紧大声喊道:“你们等等我啊,小月月别走那么快啊,不能这么虐待病人的。”

  宋离见没人搭理他,赶紧拉住走的最慢的毕安,说着:“小毕安,你就别走的那么快了,他们不等我,你陪我一起走。”

  “少爷,小姐你们等等我啊,离少爷你别抓着我啊,你看他们都走远了。”毕安看着前面几个人的背影,气的跳脚。

  宋离到是笑嘻嘻的,丝毫不在意毕安是不是生气,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到毕安身上说道:“我腿上有伤,你扶着点我,对了,他们刚才说的那个锦江楼你知道地方不,可别真的把我们丢下了。”

  毕安闷声闷气的说着:“知道啊,那是唐城最大的酒楼,唐城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离少爷咱们快点吧,少爷他们都走没影了。”

  毕安扶住宋离,快步向前走了几步,对面走来一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男人直直的冲着宋离撞过来,好像是有着急的事情赶路一样,只是简单的道了个歉,就赶紧离开了。

  宋离捂着被撞得地方,大声的说:“没长眼睛啊,撞到人了没看见啊。”

  看着那人头也没回的快速离开了,便跟着毕安一同赶去锦江楼,而手里却多出了一个纸条,写着:亥时,老地方。

  锦江楼内,宋离和毕安到的时候,饭菜刚刚上桌,宋离一看到吃的一下子挤走了坐在唐曦月身边的慕怀君,眼睛放光的说到:“小月月,这个锦江楼的饭菜还真不错,色香味都有啊。”边说着边拿起筷子夹着菜。

  一旁被挤走的慕怀君正看他不顺眼,颇有些严肃的说道:“食不言。”

  宋离看看旁边正在偷笑的唐曦月,又知道自己打不过慕怀君,愤愤的看了慕怀君一眼,只能低头吃饭。宋离不在调笑,一顿饭吃的到是很是安静。

  期间陈棋落倒是问过唐曦月是否今天就回唐家,唐曦月实在不愿意回到那个没人在乎的家,觉得天色也晚了,便决定明日再回。

  亥时刚过,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屋内的人也已经睡熟,客栈的一个房间,从窗中一道黑影快速跃出,在屋顶行走,见那人用轻功飞跃,不过瞬息便到了一个门前,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看看四周无人,快速的消失在街巷里了。

  屋内一个头戴面具的男子,背对着门,正站在正中等待。那人进入后立刻跪地叫了声主子,并没有起身,而是等待对方的答复。

  那戴面具的男子转过身,看不到表情,只淡淡的说了句:“宋离,你来了。”

  跪在地上的人正是宋离,此刻他双膝跪地低着头,表情严肃,与白日里那副油嘴滑舌的样子完全不同,此刻更像是一个奴仆的神态。

  微微低头说到:“主子,您久等了。”

  那个带着面具的人走到屋内的一个凳子上坐下,并没有让宋离起身,问到:“你已经到了唐曦月身边了,她对你完全信任了没有?”

  宋离还是低着头,语气很是郑重说到:“我只是能跟在她身边,对我还是很戒备的,尤其是她身边的慕怀君,我与他交过手武功很高。”

  一个茶杯摔在宋离面前,呵斥道:“废物,连一个小女孩都不能掌握,迷迭香你可用了?”

  “每日我都会涂一些在衣服上,再用内力对唐曦月慢慢控制,但是那药效霸道,我只能用一点,她身边的陈棋落医术很高,若是用的不好会被发现的。”宋离焦急的为自己辩解着。

  “你不会是对那个丫头动了真心把?”戴面具的男人语气森森的问到。

  宋离赶紧扣头道:“宋离是主子养大的,连命都属于主子,绝不敢做违背主子的事情。”

  “最好如此,不然你知道后果的。”说完便离开了。

  跪在地上的宋离,等着那面具男离开了,才抬起头从地上起来,慢慢的走出屋子。

  拿出那块玉佩,不算名贵只是普通的成色,但看得出保存极好,并且有人常常放在手中把玩。

  宋离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行走,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从小一直都是主子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此刻却突然相违背主人的命令。想着那个为自己包扎伤口的女人,心中竟有了一丝温暖。

  

第十一章 到唐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