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三年前的祭祖(三)

  要说陈棋落在医术上绝对是天才,他配出的药就连擅长医术的慕家都找不到几个人可以相比。所以那止血散一敷上火辣刺痛的感觉立刻就减少了不少。

  唐曦月勉强睁开双睛看着陈棋落已经哭红的眼睛,扯出一个笑脸。

  陈棋落从瓶子中倒出一颗回春丹喂到唐曦月嘴边“小姐,吃了就不疼了。”声音轻的像是怕吓到唐曦月一样。

  唐曦月张开嘴吃掉丹药但还是嫌弃的说着“下次就不能做个好吃点的,好苦。”

  冬枝看到唐曦月已经有了些力气,便说:“小姐,落少爷,大少爷出去了,现在能救您的就只有大少爷了,毕安已经去找了,我去门口看看。”唐曦月微微点头应允。

  偌大的院子只剩陈棋落与一身是伤的唐曦月。

  伤心、无助一切负面的情绪此刻都在唐曦月心中,除了还抱着自己的陈棋落还能给自己一点温暖,整个唐家都是冷冰冰的。

  自己被打,没人在意,没人求情,而下命令的还是自己的母亲。

  即使知道母亲不喜欢自己,但在唐曦月小小的心灵里还是有着期待的。

  不过所有的期待都在这些伤痛中流逝了。

  三个时辰过去了,心越来越冰冷,对这个家也越来越失望了。

  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刚刚被打都没有流出眼泪,但想到这个唐家,唐曦月失望的闭上眼睛。

  老天爷也没有眷顾这可怜的人,下起了大雨,雨水很快打湿了两个人的衣服。

  陈棋落马上把唐曦月护在怀里,希望能挡些雨水。

  唐曦月语气虚弱的说“落落,别这样,你身体很虚弱,这样淋雨又会发高烧了。”

  “没事,小姐,别担心,我的身体受得了,大少爷昨天说好像要去郊外,也不知道毕安能不能找到他。”

  “小姐,是不是冷啊。”陈棋落看着怀里的小人明显有些发抖,并且越来越不清醒了,解开衣衫,把怀里的人贴在身上取暖,再用衣服紧紧裹住。

  好冷。这是唐曦月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唯一的感觉。

  有人把一个冰凉的湿毛巾放到她的额头上。接着一双滚烫的手握住自己,感觉有眼泪一滴滴落在自己手上。

  微微用力抓住那双手,费力的睁开眼睛,看清坐在床边的人小声说着“落落,别哭。”

  听到陈棋落惊喜的声音:“小姐,终于醒了,终于醒了。”

  唐曦月看着身边这个人,眼睛已经哭的红肿,神态极其憔悴,好像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但此刻却是满脸的喜色。

  唐曦月想要坐起来,但只是稍微一动就疼的叫出声音。

  陈棋落赶紧按住唐曦月柔声说道:“小姐别动,你背上的伤已经结痂了,再用几次药就好了,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唐曦月动动嘴唇,声音干涩沙哑“冷。”

  “还没有退烧,伤口又深,有些发炎,不过终于醒了,能吃下些药也能好的快些。”

  陈棋落回头喊到“冬枝,小姐醒了,把我之前开的药快熬上。”

  从门外飞快跑进来冬枝和毕安,冬枝跪在床边哭着说:“小姐已经五天了,您可算醒了,可吓死我了,要不要吃点东西啊。”

  唐曦月微微摇摇头,抬手摸了摸冬枝的小脸,说道“去熬药吧,我得快点好起来。”

  冬枝与毕安应了声,就一起退了出去。

  唐曦月的伤都在背上,趴在床上有些累说道:“落落,帮我翻下身。”

  谁知陈棋落竟一点力气也没有,唐曦月看着陈棋落,语气有些严厉问到:“你还在发烧是不是?这几日没有好好休息好好吃饭是不是?”

  “我发烧也是常事,小姐,我放心不下。”言语中小心翼翼,低着头偷偷的看着唐曦月。

  “还有冬枝照顾我,你还发烧干嘛不好好歇着。”

  “曦月,听说你醒了,好点了吗?还发烧吗?”外面走进来一个娇弱的女子,语气柔和但是激动,来人就是唐婉清,唐家二老爷凤姨娘的女儿。

  “清姐姐。”对着旁边的陈棋落说到:“落落扶我起来。”

  唐婉清赶紧走过来扶着要起身的唐曦月说:“曦月别动,你伤得重,伤口在裂开就不好了。那天我跟着娘亲去外面上香了,等我回来,你哥哥已经求了戚夫人带你回来治伤了,我来了几次你都没醒,你可算醒了。”

  边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怎么可以下手那么重,不管怎么说也是唐家的孩子,怎么可以这样。”

  唐婉清说着哭着,满眼都是心疼与关心。

  “小姐药好了。”“冬枝给我吧,我来喂。”唐婉清接过药碗。

  唐曦月看着递到嘴边的苦药汁,心里一阵发苦,还是无奈的张嘴喝下,一碗药见底,陈棋落赶紧拿一个糖果放到唐曦月嘴里。

  “曦月我看你也累了,我先走,你好好歇着,明天再来看你。”唐婉清说完就道别离开了。

  两日后的晚上,唐铭珏终于从郊外回来,听到唐曦月已经醒了就直接来到唐曦月的院子,隐约还能听到有说话的声音。

  伸手敲门,进入房内“妹妹,感觉怎么样?”

  “哥哥,已经好多了,落落的医术你知道的,他除了医不好自己,别的都没问题的。”唐曦月的脸色已经好多了,也已经能自己坐起来。

  “这就好,看你好多了我就放心了。月月你也别怪母亲,有家规管着,母亲也是没办法。”

  “母亲心里只是没有我这个女儿而已。”唐曦月自嘲的笑笑。

  唐铭珏摸摸唐曦月的长发,叹了口气没说话。

  “哥哥,赶了一天的路很累吧,早点回去歇歇吧,我没事的。对了哥哥,我好的差不多了打算这几天就回云城了。”

  “伤还没好全,不在呆几天了?”唐铭珏看着唐曦月的样子,也明白她为什么要早点离开。

  说道:“那好,路上慢点走,你早点睡,落落好好照顾她,你走的时候我送你。”

  三日后,唐铭珏与唐婉清一起送唐曦月四人离开,在马车上唐曦月吩咐道:“回去不要跟师傅和师兄说这件事。”

  

第五章 三年前的祭祖(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