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五

  周郁嫤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巧碰上了在一楼取药窗口的陈曦,陈曦难得阴着一张小脸,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一场了。

  周郁嫤,“陈曦?”

  “阿嫤!”

  陈曦像是打过一场架,长及肩胛的红棕色头发胡乱揉成一团,浅蓝色连衣裙腰腹处被一团血渍浸染,周郁嫤捏了捏手里刚才出租车司机找的零钱,心提到了半空中。

  “林楠已经从急救室出来转入普通病房了,孩子没事,但需要在医院住几天。”

  周郁嫤点点头,咽下一口唾液,半天才哑着嗓子问,“发生什么事了?”

  话音刚落,陈曦的眼眶又红了,恨恨的咬着牙淬道,“蒋申就是个人渣,他家暴林楠,孩子都险些打没了!”

  周郁嫤捏着的一团零钱快要被拧出水来,她整个人都燥得慌,想要找个人揍一顿出出气。

  “我中午去吃了饭就去逛街,给林楠孩子买了些小毯子准备去她公司接她下班,然后和她一起吃晚饭,等到快七点了还没等到人,进去一问才知道她这两天都没上班,我打她电话她也不接,我怕出事就去了她家。”

  陈曦揉着眼睛,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嗓子里像是装了炸弹一样的恨然。

  “我去的的时候就看见蒋申那个人渣把林楠一脚踢出了门,他们好几个男人在那屋子里喝酒抽烟打牌。”

  陈曦擤了一把鼻涕才接着说,“刚才大夫说林楠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好几处,都是不同时间留下的。”

  周郁嫤沉默着半天没有说话,她想咽一口吐沫稳稳心神,却发现嗓子里干的在冒烟,她忍着又忍,可脑子里却止不住的想象着陈曦描绘的画面。

  “你先去看着林楠,叫她好好在医院呆着,我去给她买点饭,拿点生活用品,晚上过来换你。”

  “好。”陈曦习惯性的没有多想,拿了药就回了七楼病房。

  ——

  周郁嫤站在林楠家门口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安静了,没有像陈曦说的那样吵闹,她立着墙站着,想用这片刻的安静让她变得理智。

  她没有买饭,也没有回去收拾东西,这个时候她只想收拾一顿蒋申。

  “哎呦,小姑娘,你都站在这大半天了!”

  对门出来了一个老阿婆,颤颤巍巍的扶着墙站着。

  “你也不把这灯拍亮,不嫌黑哦!”

  楼道里是声控灯,已经黑了许久。

  周郁嫤眨眨眼,捏了捏手指。

  “阿婆,这户人家最近总有很多客人过来吗?”

  “哪是什么客人呦!这家那个小祖宗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群小混混,又是划拳又是打牌,一晚上都不睡觉,吵得我老婆子都听见了。我孙子都被吓醒了好几次。”

  周郁嫤眸色掩盖在头顶昏黄的灯光中,不辨喜怒。她低头看了眼墙角横七竖八躺着的酒瓶,半天没有挪开视线。

  阿婆自顾自的说了半天话发现没反应,就进去了,周郁嫤空着脑子站了会,手伸进兜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

  钥匙是上一次过来林楠给她的,当做备用,以备不时之需,周郁嫤就串在了自己钥匙扣上,随身带着。

  屋里的烟味还没有散尽,一地的烟头还有没有及时拿出去的酒瓶,周郁嫤看着沙发上躺着的男男女女,没有理睬,开了灯直接进了卧室。

  蒋申还在床上睡死着,床头的便当盒被掀翻,米饭粒滚在了床上。

  周郁嫤回过身进了卫生间,拿起一个不知道是洗脸还是泡脚或是干什么用的盆子,接了一盆凉水,夏天的温度高,连水似乎都不怎么冰冷,周郁嫤木着一张冰脸又转身去了厨房,从冰柜下面拿出几块冰丢到盆里,等冰化的差不多才端起盆子毫不犹豫的回了卧室,对着床上睡死的男人淋头泼过去。

  ——

  一个小时后,六个人都在警察局了。

  周郁嫤浑身没半点伤,其余几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挂了彩,蒋申最严重,两个鼻孔里插着纸巾,脸颊也乌青着一大块,胳膊刚才被警察正位,到现在还在疼,还有衣服下大大小小数不清的青紫。

  六个人都沉默着不说话,办事的民警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用中性笔敲了敲桌面,大开着嗓门。

  “还不承认?”

  “警察叔叔真的冤枉,你怎么不听我们的,就是那个女人打的我们!”

  警察眼角扫过椅子上瘦弱的姑娘,鼻子冷哼一声,“打量着我是你们啊,没脑子?她一个小丫头,把你们六个人揍成这样了?一挑六,你们六个里面还有四个大男人啊!”

  办事民警看了眼几个男人身上的纹身,又看看他们染的火一样的头发,皱皱眉,转过头。

  “你叫周郁嫤是吧,你说!”

  “我朋友住院了,我过来给她收拾点东西,一进门这几个人就抱在一起打架,我看里面还有我朋友的老公,怕打出事来,就接了凉水泼了过去,想着酒醒了也就没事了。后来他们还是吵,我就直接报了警。”

  “你他妈放什么狗臭屁?”里面的一个黄毛鬼忍不住从椅子上蹦起来,又被警察呵斥了回去。

  “你说是我打了你们,那我问你们,我为什么要打你们,作案动机是什么?”

  黄毛鬼嘴张了张,又看了眼一直阴着脸不说话的蒋申,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

  暂且不论被警察知道了家暴孕妇会坐几天牢的后果,万一被外面混着的兄弟知道蒋申打了自己大着肚子的女人,这都丢脸。他不敢开口。

  “怎么,还不承认吗?要不让警察去在屋子里好好搜一搜,说不准能找到什么其他证据。”

  周郁嫤冷着脸看着坐在离她最远的女人身上,女人察觉到在注意她,把自己缩的更紧了。

  周郁嫤对她印象深刻,一个月前还在马路上碰见过,出口教训了几句,没想到还没过多久就又和蒋申在一起了。

  “你说呢,坐最外面的的那位女士?”

  周郁嫤冷淡的眸子淡淡看着她,分明没有半点异色,却还是让她浑身一抖。

  “警察叔叔,我们承认,是我们在打架,和她没关系。”

  ——

  做完笔录出来时已经快十点了,几个人都安静的不说话,蒋申一伙是不敢说,被周郁嫤揍了一顿,又被警察叔叔批评了一小时,这时候都有些蔫蔫的,周郁嫤是完全不想说话,揍过一顿人并没有让她心情好上多少。

  走到马路上,几个黄毛鬼商量着要怎么回去,周郁嫤撇了几眼蒋申,开口,“今天的事情就当是给你个教训,以后如果再让我听见你领了这些流氓到家里骚扰她,我就直接送你进监狱。”

  蒋申抬眼看着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周郁嫤没有耽搁,直接转身离开。

  身后还传来几个男人的骂声。

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