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周郁嫤是被热醒的,她感觉自己像一只被缠绕的大蛹,这只大蛹为了早些破茧还特意被人裹上了一层厚厚的被子,还被人牢牢的将被子扎紧,但似乎扎的太紧了,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像是被人卡着脖子。周郁嫤实在热的受不住了,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昏暗的房间窗帘紧闭,透不进一丝光线,隐隐还感觉自己上半身被什么压着,她撑着上半身迷迷糊糊看过去,一瞬间,所有的不清醒都被眼前的场景吓回去了。

  周郁嫤闭了闭眼,有些怀疑的用手感知了一下,确实是个,人。

  周郁嫤咳了两声,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醒醒。”

  横躺在自己上半身的男人呼吸沉沉,没有办分要醒的迹象,周郁嫤攥紧的双拳被绷的咯吱响。她仰着头,狠狠咬了下腮帮子,顺带着一巴掌将躺在自己身上的死猪给推了下去。

  “哎呦!!”

  是个男人,周郁嫤的心又往下沉了沉。

  程暄被一股挖掘机一样的大力直接推下了两米大床。本来就睡得不舒服的身子顿时感觉被车轱辘碾了一样。

  “把窗帘拉开。”房间里太黑了,周郁嫤知道事情都已经出了,怎么都得解决干净,可黑漆漆的屋子却无形中加大了她的不安。

  “不能拉,我开灯吧!”程暄揉揉堵塞的鼻子,又揉了揉有些落枕的脖子,哼哧哼哧的开了灯。

  周郁嫤低头看着自己裸露的肩膀,将被子往上提了提,她从迷迷糊糊有意识时就感觉到被子下面不着寸缕,就连内衣都没有穿,这完全不是她睡觉的习惯。

  炽白的灯光倾泻而下,周郁嫤不敢想象现在自己是什么模样。

  “昨晚是你把我弄进酒店的?”周郁嫤看着堆在沙发上的衣服头痛的几乎要炸开,她完全断片了。

  “要不然呢?”程暄吸了吸鼻子,他好像感冒了。

  周郁嫤缩在被子下的手紧了紧,尽量平复心情,“把沙发上的衣服给我,然后你去卫生间呆着。”

  程暄拧开酒店准备的矿泉水喝了几大口,才慢吞吞的将沙发上的衣服一股脑的丢在了床上。

  “我去冲个澡。”程暄余光瞄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又好心提醒,“你最好也去冲一下吧!”浑身都是汗,严严实实的用被子捂了一晚上,都快臭了。

  周郁嫤夹着衣服一角的指尖僵住,有些控制不住的毒舌,“还是你先洗吧,内心肮脏,行为可耻,事后没有风度,你最好从里到外做个大扫除,才配得上你昨晚的春宵一刻呀!”

  程暄都已经绕过床头了,听见某个女人连珠带炮的嘲讽,又扭过头,本来就有些轻微感冒,心情不爽,原本是想回两句嘴,可定神一看,才发现缩在被子里的女人表面云淡风轻,眼眶里却充着红血丝。啧啧啧,看来是想岔了。程暄恶心思上涌,莫名的想逗逗她。

  他盘腿坐在床沿,斜着嘴角,弯着眼睛,嘴里故意说着不正经的话,“确实春宵一刻,好久都没有这么.....”

  ——咚!

  “操!”

  程暄话还没说完,周郁嫤就忍无可忍的从被窝里伸出脚一脚将他踹下了床。虽说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但一大早被踹下床去两次,程暄还是懵懵的回不过神来,半天趴在地上没起来。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暴力,老子好心好意的把她扛回来,还伺候了大半夜,就这么回报老子?

  “还不起来,等着我再踹你一脚吗?”

  程暄趴在地上醒神的时间,周郁嫤已经穿好了衣服,浑身冰冷的站在了他面前。

  “我说你能不能对我稍微态度好点?”程暄不知怎么心里有些个不舒服怎么从高铁上第一次见面开始,这个女人就对自己冷冰冰的。

  “自己干了龌龊事,还指望着别人和颜悦色?你是大早上的脑袋被眼屎糊住了吗?”

  程暄“.....”指尖揉了揉眼角,哪有眼屎?......操,又骂我?

  “我好歹也帮你两回了,你不说对我感恩戴德,难道态度好点还过分了不成?”

  “什么两回?”被子掀开后温度渐渐回落,周郁嫤的脑子有些清醒,事情好像不是那么回事,至少自己身体最原始的反应告诉她昨晚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至少除了被猪压过的地方还有些沉以外,其它地方都算正常。

  “前天晚上你在帝皇喝醉酒,就是我背你到你们小区楼下的,昨天晚上又是我把你从酒吧背出来,登记了房间,没让你露宿街头。”

  周郁嫤“.......”

  程暄揉着肚子上被一脚踢过的地方,有些愤然“我都帮你两回了,你不该对我态度好点吗?”

  周郁嫤捏了捏眉心,稍稍有些忐忑,“那我的衣服..”她怎么脱光了?她没有裸睡的习惯呀?

  “你自己脱的好不好?”他撅撅嘴,也有些稍微的害羞,虽说君子律己,昨晚他也没有偷看,但总归还是不小心瞄到了一点点。“昨晚把你背到房间,你一直都睡不安稳,使个劲往地上躺,不在床上睡,我没办法就拿被子压住你,你好像有点热,就在被窝里把衣服全脱了。”

  周郁嫤听着越来越不是滋味,她扭过头看了一眼两米大床,又用手压了压,最后绝望的闭了眼。这床太软了,平时长时间坐在电脑旁,腰和肩膀颈椎都不好,她一向只睡硬床。据陈曦说她喝完酒一向很乖,昨晚这个样子闹腾应该是睡不舒服。

  周郁嫤没有继续问,后面的事情她用后脑勺想也能想到了,比如为什么他躺在自己身上。

  “上一次我喝醉酒也是你送我回家的?”

  “对呀,你那个朋友背不动你,又是凌晨三点多,我就好心背你回去了。”程暄揉揉腰,又揉揉后脑勺,感觉哪哪都疼。“这次我也是看你一个人在酒吧喝醉,担心你出事,又不知道你家具体的门牌号,才带你来酒店的。”

  周郁嫤万年没有感情的心底泛起了一点点愧疚,脑子还在思考是先说谢谢还是先说对不起,嘴巴就先跳过中枢控住直接说,“酒店的费用还有昨晚酒吧的钱一共多少,我还你!”周郁嫤耳朵听着嘴巴的声音,自己都想抽自己一个巴掌。

  “喂,你不该先说一声谢谢,或者是对不起吗?”

  周郁嫤抬头,看见比自己高一点点的男人瞳孔微微放大,似乎也有些被自己的态度刺激到了,脸颊都有些鼓起。

  原本打算要说的话不知怎么看见眼前的男人突然一股脑咽了回去。“看来你是不打算要这些钱,那随便吧,我走了!”周郁嫤嘴里说着,大脑却还是有些震惊于自己的无耻度。说完就转身离开,总觉得空气莫名的有些燥意。

  “喂?”程暄这下真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还从没有见过这样彪悍的女人,他大脑一发热,直接拽住了女人的胳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