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7 夜袭

  “申教官,外面,是不是疯人院?”默默跟在申钢身后的林夕,一进门便轻轻问道。

  “嗯。”申钢只淡淡回一字。

  “那今晚我们还能合眼吗?”林夕想着可能要挺尸一晚,脑子便有些疼。

  “你可以,我值夜。”申钢将帽子端正放在靠近窗边的床位,头也没回道。

  “值整夜?”林夕开始想不通,周围明明也有保护二哈的警罗,有情况他们也会第一时间过来支援。

  “你应该知道你自己的情况。”申钢站在窗边环望着,房间所在楼层虽不多高,但好在周围空旷,视野还算上佳。申钢所说的情况,既是为了及时保护,也是为了及时压制,林夕听觉却有些尴尬,心下当即认定这守备区,或者单说申钢,明显已经把她当做了什么妖魔鬼怪般,指不定何时就会变身失控成不良少女。蹦跳一天的身体,不时散着阵阵汗醺,生出缕缕黏腻,林夕慢慢回望向透明的玻璃浴室:“这特么果真是个情侣宾馆啊!连块布都没!”

  林夕虽不是洁癖,但从记事起,没有哪天中断过这项活动,不洗便不能睡,遂眼巴巴直勾勾盯着浴室。申钢察觉异样,顺着瞟过去,心下一促,连带林夕的床位一起,将浴室整片隔离到一个乳白色的流动结界内。

  林夕看着结界又看向申钢,似是明白又似是不解,试探着挪进去,触感竟有点像水墙,凉凉痒痒的!当整个人没入结界后,整个空间竟如遁入虚空般静谧!即便秒懂这结界的大概意思,但林夕仍郁闷的一下子将自己丢在床上,挺尸般躺起来,再没有其他动作。

  入夜。

  结界内,白的诡异。

  结界外,静的渗人。

  “申教官?你还在吗?”林夕只觉在这结界里如被反噬般,心脏空的厉害,不由轻轻喊道。

  申钢不答。

  “申教官?”林夕复又喊道。

  依旧一片死寂。

  “不会出事了吧?!”林夕运起蜂罗刺,翻身下床冲破结界。

  见申钢正静静站在窗边望着夜空,一团轻云正飘过月亮。

  “申教官!”

  “我在。”

  “睡不着,我们可不可以聊会天……”

  “……”

  “申教官,罗魂是不是都是兽类?”

  “不是。”

  “那我这个罗魂,是不是很危险的品种?”

  “是。”

  “申教官,你有几个罗魂?”

  “一个。”

  “申教官,你有没有女朋友?”

  突然岔开正规话题的林夕已经准备好了,呆着无趣也是无趣,不如用来调侃这个话不多的男人,若申钢答“有”便问他可不可以挖墙脚,若申钢答“没有”便问自己行不行。

  “没有。”林夕还没开启回应套路,申钢就马上接到:“我喜欢男的。”

  “!”林夕霎时速冻,面色惨白!申钢一向沉稳,不像会开这种玩笑:“怪不得……怪不得不屑魂行背我……”

  背对着林夕的申钢,脸上浮起一抹轻笑,想起以前……这小女孩吵得紧,不吓一下怕是会整夜嘚嘚不停。

  正时,窗外闪过一个白纱身影,回眸向窗前时,申钢笑意凝固,魂变跃出窗外,同时重塑结界,向林夕嘱道:“待在这里别动,会有同伴赶来!”语落便同时发出示警。

  林夕瞬间又被圈在惨白的结界中央,心下正在思索如何应对,忽听“簌簌簌”几声,几颗消音子弹将结界裂开一道豁口,林夕见这个“同伴”的见面方式可不怎么友好,瞬时压暗双目。

  “小朋友,疯人院几请未果,本事不小呢!”一个浑身裹满黑丝带的女孩转着两把格洛克跳入窗中。

  “小姐姐如果是来挖墙脚的,抱歉,没这品格!”林夕聚起蜂罗刺,冲女孩轻轻笑道。

  “哈哈,房间偏就喜欢你这种脾气大的小朋友!”女孩轻笑回道,嘴角划过一丝妩媚:“我也很喜欢!”

  话锋刚落,林夕便被丝带迅速蒙上双眼,缠了几缠,紧接着全身也被一层层绕起,虽极力运着蜂罗刺,竟发不出任何效力,半点动弹不得,蛇罗魂偏偏巧巧又不凑效!很快林夕便被结结实实的缠成了一只黑色木乃伊。

  起先,白禾就向疯人院报过,林夕双眼异能,貌可生吞罗魂,女孩便在交战前夕第一时间蒙住了林夕双眼。

  接到申钢示警,附近两警罗同时魂变赶来,女孩正正背着林夕跃出窗外。

  赶在最前方的警罗迅速从掌中甩出一条融糖般的胶状体,黏住女孩腹腔向地砸去!几乎同时,女孩的黑色丝带也缠在了警罗腰间,但女孩收力比警罗快很多,先出手的警罗竟被狠狠摔向地面!原本的发力也顿时失效!紧跟着的警罗见同伴被伤,瞬时逼出三道白烟,一路左,一路中,一路右,三路如一柄白烟叉直直冲向女孩,黑色丝带如练般迎出,触及刹那被白烟叉挑散,女孩身上的丝带连同缠住林夕的黑丝带竟也跟着一起散落,警罗慌忙用手遮住眼睛,背回身去。

  “不要脸!“女孩目下一视,被挑落的丝带重又系紧,瞬时又袭出一道丝带直直缠住警罗脖颈,生生一拉!

  “我看你才不要脸!”随着这一声喝,一只全身乌黑油亮的庞然大物闪电般跃出,利牙一撕,丝带便被生生扯断,被缠住的警罗因着惯性瞬间被滚出几丈远,女孩背着木乃伊也向后翻了数下停落。

  “我当是谁!”女孩见大犬旁隐隐还原出一个人形,讥笑道:“原来是个人仗狗势的怂货!”

  “你管我仗谁的势!怂不怂跟你有关系?穿几根带子就出来打群架!恶心谁呢!”小鬼嘴上毫不占下风。

  “哈哈!口角不错!”女孩速度极快,一条带子瞬时缠上小鬼正因叫骂而大张大合的嘴:“不知道勒断这条下巴!你还能不能骂的出!”女孩嘴里迎着,手下也猛地发力,小鬼只觉腮帮子都被勒到牙床上了!

  卡斯罗见小鬼受制,猛的跃起扑向女孩。这一扑女孩被逼往后闪了几步,但是卡斯罗落地时的巨爪正正踩住女孩的丝带,小鬼连头带人被猛地一扯,生生栽向地面!

  “黑鲨!嘶——!”小鬼吃痛噤声。

  “哈哈!狗不错!”女孩见卡斯罗帮了倒忙,不由笑出声:“跟了我吧!”话音刚落,便又系出一条胳膊粗细的丝带,迅速缠上卡斯罗的脖颈,用力往面怀拉扯。卡斯罗四爪扒地,低头抗拒着,竟被女孩儿生生扯出几米!这一扯,卡斯罗爪下的丝带也跟着扯动,小鬼也被贴在地面拖曳出几米!

  “黑鲨!”小鬼舌头也快被勒断了,用喉头使劲儿喑哑出两个音节。

  声音虽小,但犬被主人一喊似乎重又勃发斗志,猛的使劲儿仰头!似是没料到卡斯罗会突然生出这么大的蛮力!女孩连着木乃伊竟被抛到半空!瞄准时机,卡斯罗将丝带撕断,小鬼终于得救,半面都被勒出血痕,卡斯罗心疼的跑过去舔舐剐蹭。

  女孩见三人倒地,剩下一犬也无心纠缠,毫不恋战的背着林夕扬长而去,半空留下一句:“狗真不错!”

  申钢这边,并非不知调虎离山,只是这两个看起来娇生生脆弱弱的女孩儿,正是3年前“押”走李曼的人!

  疯人院10号房的蓝影蓝樱!

  3年了!李曼从未出现过!影樱也从未出现过!

  新训,她来了!新训结束,她们来了!一定是她!

  正紧逐着蓝影上下穿梭的申钢,脑中闪过无数次与李曼重逢后该启口的第一句话:“为什么不辞而逃!”“为什么杳无音信!”“为什么要帮那群疯子害死同伴!”“为什么不守朔日之约!”“为什么……”……

  急切,激动,愤怒……思念!

  那个月下双眸湛蓝,冰雪聪慧的女孩儿,一次次爽朗如银铃般的笑声:“哥,你怎么这么好骗!哈哈……”而后又一次次轻轻摇扯着他的衣袖:“哥,我再也不这样胡闹了,原谅我这次吧好不好……”

  ……

  “我原谅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原谅你,请你快出现在我眼前!”

  ……

  数百公里外,蓝影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申钢同时停下。

  “她到底被你们拉去做什么了!”申钢双拳紧握,满目猩红。

  “哥。”蓝影启口。

  这一身唤猛地砸进申钢心间!血红立刻褪去,清亮如初,双拳也温柔松散。

  “曼儿?”申钢向前试探一步。

  “黑煞你别过来!”蓝影浑身颤着退出三步远,双手食指与中指间迅速捻出两朵白绢花。

  “曼儿?!”申钢再次上前一步,他绝不会弄错她的气息!

  “我说了你别过来!”蓝影近乎带着哭腔,两朵白绢花倏的离手,飞速刺破申钢胸前,绢花再掉落时,便因沾染了血迹变成两朵血红绢花。

  申钢竟没有还手!甚至连防御也无!

  “曼儿,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申钢再次逼问向前。

  “别过来!!!”蓝影手中绢花如雨般毫无章法的撒出,泪水也夺出眼眶,仿佛一只受惊到极点的兔子。

  申钢瞬时满身殷红,周身满地也是血红绢花,但步子仍未停止。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申钢再次压低声音,面如铁石,逼迫着,也期待着。

  地下疯人院,李曼早已泪面,她何曾见过申钢受这样的伤!心仿佛也被撕碎般!

  “停下申钢!!!”李曼终是不忍,蓝影脱口吼道!

  申钢面上漾起微笑,终于停下脚步:“若不为见我,何苦把我引这么远,若不想见我,何苦要摄别人的魂!”

  “我来只为告诉你,离那个女孩儿远些,她很危险!”蓝影面若梨花,定神传着李曼的口型。

  “为什么不守朔日之约。”

  “不得已。”

  “为什么不得已。”

  “不能说。”

  “能否回来。”

  “不能。”

  “你费尽周折见我一面就为了跟我说三个“不”字?!”申钢重又失落愤怒:“招惹完,就跑的一干二净!这就是你李曼的做法?!”

  “……”

  “猫,是不是都如此奸猾!”申钢语落,周身血气暴涨,原本沉静的面目在不断蔓延的血气下变得森然可怖。

  心被刀尖一条条剌过般的疼!他竟说她奸猾!

  李曼用拳砸向心口,强忍着泪水再次一字一句嘱道:“她很危险,离她远些。”

  “远些?哈哈哈哈……”申钢居然笑了,眼睛涩如血潭:“好!”

  话音刚落,申钢周身的血气便如陈年古钟般“嗡”的一声迅速向四周扩散,血界碰及之处,无数的身影轮廓,声音语调全数被收回脑中。盛怒之下,已经探觉到蓝樱和木乃伊方位的申钢,不再顾及蓝影,甚至不再顾及李曼,瞬时化为全魂态追往。

17 夜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