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 疑惑

  如林夕所感,两名浑身是血的男学员正穿梭在矮丛景观中,发力奔逃,幸在满身血色漆黑并非鲜红。

  一前一后紧跟着两名学员的丧罗虽然遍体鳞伤,甚至已无完整的样子,但仍然不知疲倦的狂追不止!两名学员应是一起和丧罗战斗了很久,但全然没有发觉此时已经脱离了抗惧训练,正身在实战中……

  虽说华晨在晚课中有提到过丧罗的种种特征,但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的人,确实无法识别猪!

  二人体力渐渐不支,与丧罗的间距也越来越短,落在后面的一名学员被紧跟在身后的丧罗一把捏住脖颈往后拽去,硬如生铁的五指顿时嵌进学员皮肉。

  “啊——!”被抓的学员吃痛惨叫,拼命挣扎向前,跑在前面的学员闻声立刻回头:“杨开!”而后迅速折返搭救,然丧罗另外一只手又从正前方扼住了另一名学员……剧痛和窒息让两人幡然醒悟:这似乎不仅仅是抗惧训练了……

  申钢闻声,脚下迅速发力,然越发力,速度越受抑制,但即便如此,还是要比没受过任何体能训练的林夕快上很多,一个飞跨越过矮丛,刚刚跟上的林夕见状也迅速运力,掌心化出蜂罗匕首飞速甩出,匕首从丧罗背部直直插穿心脏!丧罗随即倒地。

  “帮忙!”已到达学员身边的申钢朝刚刚赶上的林夕低声命令着,音量虽小,震慑力仍然十足。申钢一面用双手尽可能大面积的按压住被伤学员脖颈处的出血口,一面警惕着身前不远处追来的第二只丧罗。

  “包扎带!”申钢刚想补充在左侧肩袋里,林夕已从他臂上熟练掏出开始为受伤的学员包扎,时小雅虽知道林夕有些军事杂学背景,但申钢却不知,看到林夕专业的包扎手法,一时间又轻轻皱上眉头。包扎进行到一半时,申钢猛地起身擂倒追来的另一只丧罗,林夕马上逼出蜂罗匕首飞刃直入,丧罗倒地前的视线刚刚好笔直划过林夕身前。

  结界外的黎婴瞳孔猛然收缩:“哈哈……”然还没哈完,脖颈又是咔嚓一疼:“哦哟,调皮!那就先把你拎出来咯!”

  虽说林夕脑子里的《应急抗灾救援手册》从未经过实际练手,但第一次凭着知识储备实操,虽不完美,也几近优秀。

  因一人重伤,四人再一起前行多有不便,申钢向两个学员说明情况后,便将二人就近安排在园林中的垃圾房。

  “照顾好他,教室附近应该还有其他丧罗,记住,一定别被发现!”申钢担心二人知道真相后心智已被吓丢大半,重又叮嘱一遍,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林夕一样能够迅速接受任何现状。而后申钢带着林夕重又返回园林两个丧罗躺尸处,申钢用摆头示意林夕马上处理掉两个丧罗。

  “申教官,要能处理我刚才就处理了……”林夕极其尴尬的应着:“我没电了……”

  申钢第一次听说蛇罗魂还能没电的,绿着脸重复一句:“没电了?!”

  “刚教室里好像用力过猛……”林夕说完摊开掌心,深吸一气用尽全力,“叭”,打火机没气一样的小电光在林夕掌心闪过一下就消失了。

  “……”

  “……”

  “蜂罗魂还能用吗?”

  林夕点头。

  “附近还有学员吗?”

  林夕摇头。

  “最近的园区是礼殿区,先去礼堂。”说完,申钢便快速向前摸进。

  “申教官!”林夕一边追上,一边低声问道:“学校有没有变配电室?”

  “所有通讯和电力设施都被破坏了,变配电室也一样。”申钢头也没回的应着。

  “在哪里?”林夕听申钢一答便知是有。

  “桫椤林中央。”

  “守备区有钱吗?”

  “有。”

  “学员有保险吗?”

  “有。”

  “嗯,好。”

  一向头脑灵活,沉稳不惊的申钢此时已被林夕问晕了头:“你要干嘛?!”

  “最好的防守应该是进攻!”林夕立马答话:“你身上设备失灵,”林夕指了指申钢左胸前佩戴的圆形稳磁器,“说明在这个网下守护设备控制台的人员已遇不测,”林夕又抬头指向天空,“另外6名教官现在一定正和你一样在四处苦苦搜寻学员,天知道我们当中,有多少人还有多少时间活命,暗处的敌人一定是为了让我们孤立无援,准备把我们一网打尽。所以现在,“跑”不是好办法,“躲”更不是,我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恢复蛇罗魂的能力,但应该不会太久。所以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你信我,跟在我身边辅助我,我保护你,二,你不信我,我自己去找变配电室,你继续一人前行。”

  “……”申钢被这突如其来的拆穿,分析,和女友力爆表的选择题一下子吓楞N秒,心里立马闪过一串思索:“这个刚觉醒还不到10天的女孩,究竟还有多少隐藏的实力……她隐藏自己加入守备区的原因又是什么……她哪句话能信,哪句话不能……是敌还是友……我……”

  “好了我知道了,时间不等人,我一个人去变配电室,申教官你小心!”林夕话音刚落便掉头跑向园林区。

  “……”一直处于指挥位置的教官居然被学员“安排”了!

  林夕所说的“我知道了”,就是知道申钢此时并不信任她,而申钢,确实也不信任林夕,即使她已经帮助他救下两名学员。

  疑惑归疑惑,见林夕已折返,申钢也迅速收起思索,继续赶往礼堂。

  然二人不知的是,所有丧罗都正被黎婴调往林夕刚刚出现的园林区,一时间,正在搜捕追杀学员的丧罗全都开始掉头聚集,守备区所有的人员因此有了更多的时间汇合,藏身和保命。

  “奇怪!丧罗一向目标不达不撤退,怎么突然半途而废?!”运动场区里,正带着熊雪奔逃的华晨发现丧罗突然掉头离开,脑中马上开始推测:“目标一定还有个前置条件,只是现在前置条件被提前了!一定是这样!”

  “华……华教官……”熊雪见华晨停住脚步,回头也发现丧罗已不见身影,上气不接下气道:“怎……怎么消失了……”

  “还会回来,只是时间问题。”华晨回道。

  “还……还会回来?!”熊雪又是一阵冷颤。

  “有机会喘气已经不错了!总比马上没命强!”华晨对这个“前置条件”已是异常感激:“疯人院,这是要赶尽杀绝!”

  “赶……赶尽杀绝……?!”气息已逐渐平稳的熊雪听到这四个字,重又磕巴起来,寒意从脚底直窜上头!

  “待会儿藏好别出来,我去汇合其他学员。”这边华晨觉得,好歹经历了6天的抗惧训练,学员虽说不能宠辱不惊,闲庭信步的面对一切恶心巴拉的突发事宜,但对藏藏躲躲这种小“任务”相比已经通过的抗拒训练应该更加不在话下。

  “华教官……你要走?!……留下我一个人?!”熊雪却濒临崩溃,但如果华晨得知熊雪是如何通过前几天抗惧训练的,一定会比熊雪更加崩溃,她是,晕过去的!

  没错,晕过全部抗惧训练!熊雪有个莫名其妙的被动技能,极度惊恐下会自我麻痹晕死过去,晕死后的她会继续克服清醒时无法克服的恐惧,但这个状态的她,只有主动出击的意识,没有被动防御的意识,跟丧罗相比除了双眼透亮,实质并无两样……如果华晨离开后熊雪再遇丧罗,甚至根本连遇都不用遇,熊雪直接被自己吓晕进入晕死状态,那么她的结果就只有一个,必死无疑!

  “华教官,你多带一个人还能多一个帮手,万一我被发现了,你不是白救我了!”熊雪带着哭腔近乎哀求。

  华晨本觉带着熊雪不便,但丧罗此时对人员已无攻击性,而且它们走过的反方向暂时也已无危险,虽不知能持续多久,但其他教官如果发现这个情况,应该也会聚集向丧罗聚集的位置,这样,除了安全藏在后方的学员,所有人都会直面明处的丧罗,集体延缓丧罗前置任务的执行速度,就可以尽可能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机会保命,利大于弊。想到这里,华晨点头:“跟在我后面,别掉队!”

  听到应允的熊雪此时已满面泪痕,激动的连连点头。

  赶往礼堂途中的申钢,刚绕过圆拱石廊便直遇两个丧罗,虽说平时解决这些杂碎比喘气还简单,但是现在,不知道这场救援乃至自救之战还要持续多久,申钢必须尽可能节省体力,做足一击必杀的准备,然匕首刚横过胸口预备发力,丧罗们便直接无视他跑了,申钢第一反应和华晨一样,但他要比华晨掌握的信息更多,心里猛地一沉:“还是为她!”第一时间,申钢也复又返回:“这个女孩到底什么来头!”

  林夕这边为了寻找变配电室也是费尽周折,极光夜色本就不如白日明亮,白桫椤,黑桫椤,刺叶桫椤……高高矮矮,错错综综,林夕只能借着鬼魅般的影影幢幢前行,脚下是腐败着落叶,发酵着虫兽尸体的泥土,踩上去松松软软,随着挤压不停往外冒着温热的瘴气,烘烘的钻着林夕的鼻孔:“见了个鬼!哪个设计师把变配电室修在这种鬼地方!”然林夕并未半分怀疑申钢的话,申钢说在桫椤林中,那就一定在!

  “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找到其他学员,也不知道他自己现在有没有危险,要加快速度了!”想着,林夕熟悉了环境的摸索便渐渐转为小跑,步伐频率越来越快,然身后紧跟而来的是一串频率更快,咯吱作响的脚步声……听到声音,林夕的速度重又放缓,因为先前仔细分辨过丧罗和人的行进特征,前者死板生硬,发出的脚步声短直沉闷,后者生气灵敏,发出的脚步声干脆利落,而现在,至少有3个丧罗一起来了!

  没有申钢帮忙,没有任何格斗技能的林夕只能依靠两个新吸收的罗魂,然只有她自己知道,蜂罗魂虽愿意跟随,但因自己控制力受限,最多只能化出两把冷兵,而且每次只能集中注意力击中一个目标,蛇罗魂虽威力不小,但是却间歇性失灵……至于为什么只有自己的罗魂能力可以在磁场紊乱的情况下丝毫不受影响,她自己也不得而知,能活着出去,才有机会弄清楚!所以,她用信念告诉自己,必须活下来!

  “小祖宗们,拜托了!”

10 疑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