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 立场

  习惯了学员第一天抗惧训练结束场景的教官们,并未暖声安慰,而是齐齐冷冷地站在讲台。

  “华教官,开饭。”申钢扭头冲着7人中惟一的女教官点头道。华晨接到授意随即微笑启口:“大家,开饭了。”

  原本还未从梦境中走出的学员,连同昏伏在桌案上的,脑中齐齐钻入华晨的声音:“大家,开饭了……家,饭了……了……”

  声音不断在每个人脑中涤荡着,似乎都来自幼年心底最依赖的那个人……

  华晨这一声唤,所有人总算回神,齐齐望着门口涌入步调和动作完全一致,高矮和胖瘦完全相仿的28名男教官,每名教官手上都端着一展餐盘,餐盘里是两荤两素一份例汤外加一份水果:“红烧牛腩,麻辣猪脑,木耳跑蛋,小炒秋葵,鱼头粉丝汤,柿子果。”而这28名教官细看去,竟也长得一模一样……放稳餐盘后,28个人拖着长长的尾影迅速合在一起变成1人站在讲台上。

  经过8小时的训练,所有学员早已饥肠辘辘,林夕也不例外。虽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的长堤,但林夕始终牢记身体是训练的本钱,不管接下来是什么刀山火海,都要先填饱肚子……见眼前大鱼大肉,眉上一喜就提起筷子,然刚夹起一块牛腩送到口边,就听到旁边来自刺激工场的两个学员在干呕,两人起开这个头,全场除了欢乐小镇和蔚蓝之心的学员,全都开始干呕。一时间刚恢复起些许元气的教室瞬时呕声一片,一地狼藉,空气仿佛都是温黏温黏的。

  林夕闻声见状,像有一颗囫囵鸟蛋噎在食道,再也提不起半点食欲,即便已经饿得心慌,筷子上夹起的半筋半肉此时竟也觉得十分恶心。另外一旁的柳君亭还在坚持着夹起一片木耳,然他不由又想起梦境中的大丽花瓣,遂连忙放下筷子,弯身作呕。

  但有一人例外,此时的熊雪正在安静的进食,只不过举止不像白日里灵动,甚至眼神都不在餐盘里,而是直勾勾盯着讲台。

  “现在是晚上7点钟,大家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不饿吗?”申钢面无表情的提醒道。

  林夕竟然没有发现讲台上的申钢!一听到他的声音陡然精神万丈:“不就是吃饭!!!噎也得噎下去!!!”遂一副申钢面前老子第一的神情重新把牛腩送到嘴边,偏巧美味童话的一个孩子这时在正前方侧身向过道吐出了拉丝的胆汁……

  此时的林夕再也忍不住了,遂也俯身而去……但完事儿还是强撑着用筷子翘起一点点米饭送入口中,一点点吞咽,又翘起一点点粉丝……从小到大的林夕从未觉过,吃,能有这么痛苦……

  “还有三分钟晚饭结束。”申钢依旧冷冷的提醒着。

  “不行,得吃!来就是为新训的,拿不下怎么行!”林夕一面心想,一面闭紧眼睛,捏紧鼻子吧啦掉大半餐食。申钢瞄向林夕时,林夕正吮着一坨猪脑。其他人听到时限提醒,也都一点点吧啦着,一点点哇啦着……

  7点一刻,餐盘被同一个教官收走,地面也被同一个教官打扫干净,窗户被同一人打开,所有人面前的课桌又被同一人放上同一张“新训日程表”。

  “大家,我是7区申钢,负责辅助总教官对大家进行新训!接下来的29天,我们都会按照大家面前的“新训日程表”进行,新训结束后的合格学员将会正式加入守备区。希望大家都能尽快成为队友,祝好运!”申钢口里的每一个字都像一颗圆圆的薄荷糖跳落在林夕软绵绵的心脏上,此前进食的痛苦被这意料之中的清新舒爽一扫而光!

  此时的熊雪也恢复了正常神色,双眼含情的盯着申钢:“他就是传说中的7区黑煞……”

  林夕仿佛从背影都能看到熊雪的神情,不由醋意顺起,两眼黑光直泛:“这女人,白日里还君亭君亭不离口,转眼就变成这幅德行!”

  正酸着,旁边又上前一位女教官,浑身散发着让同性不悦异性发狂的婀娜,制服都掩不住的身姿曼妙。

  “我是华晨,13区教官,负责辅助申教官对大家进行新训。”说完向申钢轻轻一笑。

  “呵,华晨,怎么不叫宝马!”一股动物世界争夺配偶般的气息,混沌沌从林夕眼中愈演愈烈的升腾:“辅助我钢?!呸!用得着你这个狐媚子?!”

  此时极光层已被胡杨之收回,所有罗魂可以正常变换,申钢瞄见林夕异样,又怕她生事,猛的一盯林夕,想要威慑告诫她不要生事。

  这一盯不要紧,林夕立刻迎上申钢的目光,双唇一抿,面若桃花。申钢被林夕这如其来的一笑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慌忙将眉头皱向一旁。此时这二人一来一往,在外人看来倒像是打情骂俏。

  华晨看在眼里,心里也是不快,转而提高声调:“本次新训分为三个环节,抗惧,体能,魂变。抗惧大家今天都已经经历过了,体能和魂变的知识我们会在每晚此时进行讲解。10日后,抗惧训练结束,体能和魂变训练正式开始。”

  虽是对华晨极其不喜,但到了正式授课时间,林夕偏又格外的认真。

  “因为罗魂力量的存在,虽然我们不用像常人武装组织一样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去磨练体能,但在使用罗魂的同时,我们需要结合体能调动输出力量。罗魂侧重意识力和想象力,体能侧重应激反应、耐力和爆发,后者虽不是所有警罗必需要具备的能力,但对于小组输出位置来说,一定是。”华晨打开多媒体幕墙,一张守备区战斗小组的结构图立马出现:“一个理想状态的战斗小组,需要满配指挥,侦查,缉捕,治疗,供给联络五员位置,但因为罗力有限,守备区现员小组几乎大部分主捕手兼任指挥手,副捕手兼任侦察手或供给手,绝大数没有治疗手。”

  听完华晨的讲解,林夕想起7区2组似乎还算满配,目前看来只缺供给联络,或者算上黑鲨,可能一个都不缺,而且从医疗手稀缺这点来看,时小雅的罗魂应是稀有,实力似乎没有前日见过的那么简单。申钢在时小雅之上,阎宽不详,总教官不详,一连串想下来,似乎才逐渐明白申钢前日所说“尊重和谦虚”是什么道理,忽的感觉成长了许多。

  “在守备区暗档中记录的罗魂能力者数量暂未过千,守备区和疯人院几乎各占一半,因为两者对立,暂时还未形成体系化的学训系统。但因至今还未发现有同样能力的罗类存在,所以我们暂可认定,罗魂能力是唯一的,并且只有在魂变时才会在一定范围内被同类感应察觉,可以理解为动物天生的防御警觉能力。坐在这里的大家,都是因为经意或不经意的魂变气息被同类捕捉从而被守备区努力争取而来,罗类既比常人强大,又比常人脆弱。强大不提,脆弱是因为我们数量不多,不团结难以持续存活。就像世纪灭绝各种生物。”

  “华教官,守备区和疯人院为什么不能团结在一起?”林夕只觉两个组织是豆和豆萁的关系,本应同根相连。

  “你是7区推荐的学员?叫什么?”华晨见突然发问的是此前和申钢对视的女孩儿,不由想起观景台上申钢提到让胡杨之照拂的学员,心里暗暗一合,决定帮忙“照拂”一下。

  “是!林夕!”

  “学员林夕,请你走到我的面前。”华晨说着,林夕已经毫不犹豫的起身向讲台。

  “知道为什么7区是2组打头吗?”华晨盯着林夕的眼睛冷冷的问着,脸上未带半分表情,一向淡定的申钢听到华晨的问题,脸上开始扭曲。

  “7区原是有1组的,只不过在一次海上原油爆炸事故解救行动中,6员中5员集体丧生在疯人院手中,余下1员现已叛逃至疯人院。”华晨瞄见申钢脸上崩的已无血色,仍接着说道:“抗惧训练中的“蔚蓝之心”,就是这5员队友生命终结的地方。”提到蔚蓝之心,对应小组4名学员同时双目圆睁,惊恐失声,本以为这样变态的梦境是凭空臆造……不单单是“蔚蓝之心”,其他小组学员联想到自己训练中的场景,心脏陡然跌落深渊般战栗不止!

  “而爆炸事故从策划到实施,都出自疯人院之手,这一事故死亡53人,被解救101人。”华晨的语气平淡如叙事的旁白,但恰是这没有抑扬顿挫的平淡,刚刚好击中林夕的心:“学员林夕,向后转!归队!”

  此时的林夕已经两眼氤氲,重新面向教室学员时,泪水陡然滑落。华晨只当林夕落泪是因为女孩子受了难堪,却不知林夕是因为,感动异类队员为无关人群赴死的崇高……

  “我不需要大家对自己的无知承担任何责任,只需要大家记住一点,成年人需要冷静,再冷静,思考,再思考。不要盲目用自己不成熟的思维系统和不全面的知识储备去决断任何事物的是非对错。”虽然华晨的语气严厉,也有意针对林夕,但林夕内心却蒙恩华晨指教,反思提炼着自己学到的东西:“没有掌握全面信息,不能妄自揣度发问。”

  像普通学生的课堂一样,如果永远没有错误的机会,可能就永远没有真正的成长。

  “今天的课目就这些,希望大家能有所启发。结训!”在学员对抗惧训练的思悟及对守备区事业的崇敬中,华晨铿锵离场,教学手段真是厉害!

  随着华晨的一声“结训”,所有学员在男女教官的分头带领下迅速返回园区酒店洗漱就寝。走在队伍最后方的申钢渐渐停住脚步,转而走到室外望向夜空,眼里尽是落寞。

  结界外一处隐秘梢丛里,李曼也望向结界默默温念着:“别来无恙……”

  同在隐秘里的,还有四个妖娆俊美的男子。

  “李姐姐,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年纪最小的男孩儿名黄家洛,看上去乖巧伶俐,一身潮流装扮,正眨巴着眼睛看向李曼。

  “家洛你急什么,任务一周为限,这才第一天!”紧挨着黄家洛的白色衬衫男子,正双手插兜,扭头假装嗔怪着,名曹光。

  “光,不止洛急哦,我也等不及了~”打扮最为妖冶,语气最为妩媚的就是这个绿发男人,面上还画着诡异的妆容,黑色唇膏一直涂到耳根,名黎婴。

  “小心烫嘴!”黑色T恤的男人着装最为随意,名齐慕宇,浅笑着问向李曼:“曼儿姑娘,你说呢~“

07 立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