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我的玫瑰

  风吹起垂落在少女脸侧的乌发,露出细腻白皙的脖颈肌肤,黑色发丝与白色肌肤相映衬,勾人心魄。

  陆远慵懒的靠在坐椅上,看着狭窄的空间,微微伸了伸腿,却不小心地挨上少女的雪白裙子。

  许是挨得近,他的鼻息间都是少女身体独有的馨香,镇定心神。

  见少女并不想和他多说,便也做罢,来日方长。

  他伸出手指按下车窗,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心里漫上层层暖意。

  晚间,吃过饭后,云母就先去休息了。

  大厅里云初然看了看还在用餐,吃相斯文的陆远,拿过自己的书包径直上楼去。

  轻脆的鞋蹬声在安静的大厅里格外清晰。

  在少女即将要消失在楼梯口时,陆远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

  白色的修身连衣裙勾勒出少女曼妙的身姿,露出来的莹白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淡淡的光泽,无形之间也多了层拒人千里的冰冷气息。

  这是他的小姑娘,放在心尖上的珍宝啊。

  她之于他,是一种狂热的执念,亦是生命的一部分。

  分开的这几年里,他拒绝依靠父母,独自打拼,见证了社会上最黑暗最残酷的一面,血雨腥风,刀尖舔血。

  没有人理解他为何那么拼命,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可他命硬,撑了过来。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得护她周全,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下。

  可现在他才慢慢发现,少女好像不需要他的庇护了,她不再是像当年那样在他怀里撒娇,向他倾诉。

  他心尖上的姑娘有事瞒着他,可是,他愿意等,等她开口,等她告诉他一切。

  “我的那朵玫瑰,别人会以为她和你们一样,但她单独一朵就胜过你们全部。

  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

  因为她身上的毛毛虫是我除掉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哀怨,她的吹嘘,有时甚至是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陆远唇角轻勾,眼眸低垂,低吟了声,“然然,”极具缠绵。

  回房间后,云初然就坐在书桌前,打开下方被上锁的小抽屉,细长的手指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封面精致漂亮的本子。

  她凝了凝神,指腹轻轻摩擦封面的图案,良久,才翻开来。

  这个日记本自前世不小心弄丢了之后,已经好久没有翻开了。

  上面记录了那些青涩懵懂的心事,也许是经历的事情多了,那些字眼,如今看来,竟觉得难过又可笑。

  最终,她还是把本子放进了抽屉最底层,一如隐埋在最深处的记忆和时光盖上匣子,寂静无声。

  半个多时辰后,云初然穿着便衣刚沐浴出来,还在擦拭着头发,就看到门被推开来。

  云初然看着走进来的少年,退了退,脸色微黑,指着陆远:“没有经过别人的允许,随便进来是很不礼貌的。”

  陆远漆黑的眼眸闪过一丝惊艳。

  少女因着刚洗完澡,脸上泛着粉嫩的颜色,美目瞪圆,有些愠怒地看着他,粉色的唇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因为在家,少女只是穿了一件红色的露肩短衣,两根红色的细带绑成蝴蝶结系在肩上,没有一点瑕疵的双腿纤细笔直。

  云初然准备拿一块毛巾,却被少年一把搂入怀里。

  陆远宠溺的看着怀里娇小的少女,微凉的手指拨弄了一下她额前的碎发。

  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薄唇轻柔地落下滚烫的一吻。

  云初然纤长的睫毛一颤,放在胸口处的双手微微绻缩。

  “然然,你哪些课目需要补习?”

  见陆远一本正经的问她,云初然愣了一下,随即想到那几门差得掉渣的学科,即使重来一世,她的那些理科性的也没有半分长进。

  云初然脸色微红,吞吞吐吐的道:“就是物理,生物,化学。”

  陆远拧了拧眉头,随即笑道:“偏课有点严重啊?”

  云初然轻轻一哼,拿出自己的数学作业,本子一翻开就是几个鲜红的大叉。

  陆远大致看了一眼,错的基本都是中等偏上的题,只要理清思路解题就不难。

  少女坐在椅子上,小小的一团,而少年的双手则是从椅子后面撑在桌面上,从后面看去就好像少年把少女圈在怀里。

第四章 我的玫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