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喝醉的灵玉

  王子梦只好一个人静静看着月光,他很想想起以前的事,那样就知道他去寻找想要的东西或者人了。就对月亮倾诉说“你能告诉我,我是谁吗?能告诉我刚让我看到的人和我是什么关系。”月光突然暗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光芒。好像给了王子梦一种暗示,并没有指明方向。

  张得帅饭做好了,大老远喊着“灵玉,灵玉,快来端饭,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张灵玉不慌不忙地说“爹,别着急,等我把加把火,将药弄好了就过来。”虽然父女两个人很能吵,却很和睦,也算过得幸福吧。张灵玉将快熬好的药让王子梦看着,她去帮着张得帅将一张桌子抬了过来,上面有算不上丰盛的一桌子饭菜,放在了王子梦面前。王子梦拿着几个凳子过去坐了下来了,说“你们刚才有没有注意到月光突然暗了一下,很奇怪。”张灵玉说“还是坐下来吃饭吧,想不起就别想了,一天疑神疑鬼的。”张得帅说“老夫没有注意到,可能是我做饭太忙了吧,可能被乌云遮住了月光吧。”王子梦说“这么明显都没有注意到,难道真的是我看走眼了。”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也就没有在意,坐下来吃起了晚饭。

  张得帅说“今晚我高兴,灵玉去把爹的酒拿来,我和这年轻人喝几杯,让他放松一下,不然这样下去,我怕他闷出病来。”张灵玉说“他的伤还没好,能喝酒吗?”王子梦说“应该不碍事,都是皮外伤,少喝点就行了。”张得帅说“还不快去拿酒,是不是不想让我离开。喝些除去寒意,山中的天气就是这样。”张灵玉很不情愿的去取酒了,将她爹自己泡的五步蛇酒拿来了。抱着一个酒坛子回来了,放在了张得帅面前,说“爹,我给你拿来了。”

  张得帅拿出酒勺为王子梦斟满了一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说“年轻人,这酒很烈,如果没有喝过就少喝点,免得醉了。”王子梦说“这酒闻上去很醇香,不知是何酒。”张灵玉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可是我爹在山上采药的时候捉的一只五步蛇泡的酒。”王子梦说“啊,不是五步蛇有毒,可以泡酒,不怕中毒?”张得帅说“对我来说,五步蛇的毒算不上什么,将它用来泡酒是没有毒的,放心喝吧。”王子梦也没有推辞,拿起来了桌上的酒杯,说“我敬先生一杯。”张得帅说“别这么客气了,来喝便是。”王子梦将酒一饮而尽,说“果真是好酒,就是有些烈。”

  张灵玉在一旁看的有些嘴馋了,说“爹,女儿也要喝。”张得帅说“你从来没有喝过酒,不准喝。”张灵玉哪里是他能管的住,直接给自己斟了一杯,就喝了下去,辣的她乱跳起来,张嘴喊着要喝水。张得帅说“让你别喝,就是不听,现在知道后果了吧。”王子梦看着张灵玉的样子很好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张得帅说“来,我们继续喝,别管她,她对什么事情都是那么好奇。可能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好奇心吧,看来我真的有点老了,没有你们年轻人的活力了。”王子梦说“您还没老,只是在山中待的时间久了,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去外面看看。”张得帅说“还是你会说话,不像我的那女儿就知道气我。我明天出去一趟,去我我的老婆,你记得按时吃药,过几天应该就康复了。”王子梦说“不知先生在山中多久了,现在是什么年代?”张得帅说“你可真把我问住了,我在山中有许多时日了,久的都快让我忘记了。这个问题老夫无法回答你,你应该是位将军或者士兵吧,后背的箭伤,还有中过毒的痕迹,应该说是你小子命大,用以毒攻毒的方法逃过了一劫。”王子梦说“先生难道知道我的记忆?我无数次想回忆以前的事,怎么也记不起来,还请先生多给我说说。”张得帅说“我只是一个大夫,你的往事我不清楚,是在为你处理伤口的时候看到的,伤疤很清晰,应该是这几年发生的事。”王子梦说“看来我的身世成迷了,不知先生可有办法让我记起来往事,也好让我回到我该回去的地方。”张得帅说“你的失忆来源于意外,头部受伤所致,想要找回记忆,吃药是没有用的,除非能遇到熟悉的人,或者再来一次意外,不过那样做很危险。就先在这里养伤吧,你定然是个大富大贵之人,就让时间唤醒你的记忆吧。”王子梦说“既然先生都这样说了,我就顺其自然吧。”张得帅说“来,年轻人,陪老夫喝几杯,这山中也没有一个人可以陪老夫喝酒,今晚陪我多喝几杯吧。”王子梦说“我怕我酒量不行,怕先生笑话。”张得帅说“男人之间没有什么笑话的事,能喝多少喝多少,开心最重要。”就这样两个人一起喝着,聊着,很投入。

  张灵玉喝完水回来了,说“爹,这么辣你也喝,一点都不好喝。”张得帅说“酒是世间最好的一种东西,也是男人共同的话题。女孩子是不懂男人对酒的喜爱,喝的并不是好喝,很多的是为了消愁。”没有过多久,酒劲上来的张灵玉耍起来酒疯了,一把抓住张得帅的胡子,说“这个东西好玩,我要把你揪下来。”疼的张得帅紧紧拿住灵玉的手,说“女儿,我是爹,快放开爹的胡子。”张灵玉说“好呀,你个老头,还敢说是我爹,在说一遍就扒光你的胡子。”王子梦看到这一幕,说“是不是她喝醉了。”张得帅用眼神暗示着王子梦来帮忙,王子梦也看懂了张得帅的用意,慢慢走到了灵玉的身后,将她的头发抓住,说“快放手,不然我不客气了,灵玉,你喝醉了,怎么连你爹都欺负。”张灵玉急忙松开了手,狠狠地踩了王子梦一脚。疼的王子梦抱住自己的脚,松开了灵玉的头发。

  张得帅看到这样的场面大笑起来,说“年轻人你先照顾我女儿,我这就去准备醒酒汤,等我,辛苦你了。”早不溜晚不溜,偏偏在王子梦被欺负的时候走了,王子梦还没跑,就被灵玉一把抓住了头发,说“让你抓我头发,现在知道后果了吧。”紧紧抓着他的头发怎么也不松手。

喝醉的灵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