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机缘巧合

  苦相思,在梦扰。狂风冬梅哀声笑,淡霜残影如泪泣。无痕寒意衣沾伤,何处尘埃空留悲。惆怅思许喜两悲。

  上有青山云浮扰,下有枯叶雪赠寒。相思路漫留归处,梦魂思牵哀眷恋。相思泪,怎可干?

  倾澄在另外一座山中也醒过来了,当她醒来的时候,身体四肢无力,想站起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看到自己的腿在流血,却感到不疼痛,好像失去了知觉,看来是腿真的骨折了。看到四周空无一人,被群山笼罩着。可惜不幸的事,小王子却永远离开了。倾澄喊着“皇上你在哪?如果不是皇上用身体保护我,现在我肯定死了,可惜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让幼小的生命丧失了生命,我真的不配做这个母亲。”不由的哭了起来。原来掉下山崖的时候,王子梦一直紧紧抱着倾澄。却一阵狂风吹来,活生生的将他们分开了。人必然无法抗拒自然的力量,只能眼睁睁看着风肆意妄为,将他们吹散。紧接着他们在风中飞翔着,被狂风折磨着,最终就有了现在这样的结果,一对鸳鸯被分开了。

  可能是倾澄命不该绝吧,在她哭的正伤心的时候,上天也可能可怜失去这位失去孩子的母亲吧,让一位好心人来帮助你。也就顺着哭喊声,走来了一位中年妇女,背着竹篓好像是刚从山上下来,就赶过来扶起来躺在地上的倾澄,扶着倾澄坐了下来,碰到了腿部骨折的地方,顿时痛得说不出来话。作为一个喜欢研制毒药的妇人却准备为倾澄看看伤口,减轻她的痛苦。这位妇人就是张灵玉的母亲冯雅婷,由于对毒药的执着,看上去比同龄人老一点,将竹篓放了下来,拿出了几种药材,将几种药材混合在一起,好像在研制一种叫凝心丸的毒药。将药递给了倾澄,对倾澄说“姑娘,把药吃了,可以减轻疼痛,然后我带你下山。”倾澄说“多谢夫人,不知这么是哪里?为何放眼望去看不到一个人影。”也就放心的吃了冯雅婷给她的药,冯雅婷说“这里方圆千里,估计也只有两户人家吧。应该说只有三个人吧。只不过这座山只有我一个人,好了,等一下就带你回我住的地方吧。”倾澄吃完她给的药,感觉晕乎乎的,却没有那么疼了,就这样晕了过去。

  看到晕过去的倾澄,冯雅婷将她放在了自己背上,背着她向自己居住的地方走去。离她住的地方也不远,走了半个时辰左右就到了她住的地方,房屋虽然很简陋,摆放的很整齐,在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些罕见的奇花异草,比如冬虫夏草,夹竹桃等许多罕见的药材与毒花。将倾澄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也有些累了,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水喝着,看着倾澄腿上的伤,血一直流着,将洁白的棉袄染成了红色,冯雅婷将她的衣服拉到了膝盖上来,一道深深被树枝划破的伤疤展露在她面前,没有处理过,被感染了,肿的很高。冯雅婷也没有多想,用温水轻轻处理着伤口处的血迹,可能是因为肿着的缘故吧,血依旧止住。她有点慌了,不知该怎么做,看着还没醒来的倾澄似乎有点心疼,让她母爱泛滥。急的她在屋里走来走去,说“要是我家的那个死鬼在就好了,他的医术绝对可以就这位姑娘,我只懂得药物的功效,不知道怎么配药,这该怎么办呀,就算现在去找他也来不及了。”就在她急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看到了放在窗户外面的一块冰块,说“我怎么忘记冰块了,冰块可以止血止痛,这个太好了,姑娘你有救了。”将冰块放在了倾澄受伤的地方,又怕太冷,将毛巾垫在了冰块下面。她也没有闲着,将屋里屋外所有可以消肿止痛的药材都取来了,一边闻着药材的味道,凭借着对药材的熟悉,为倾澄配制着药。这是她第一次救人,她在深山之中一直喜欢用动物来试毒,也没有害过人。她的心肠很好,只是不知道她从小经历了什么,内心深处对毒药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以至于用一辈子来研制毒药。

  随着冰块渐渐消失,血也没有在流出来,倾澄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了,疼的她有些受不了。在床上却不敢动身体,生怕疼的更离开。冯雅婷看到她醒来了,说“姑娘,血帮你止住了,你稍微忍一下,让我为你包扎伤口吧,这次伤口很严重,我发现你的时候有些晚,伤口被恶化了。等过几天让我夫君为姑娘看看伤口,姑娘腿部骨折的很严重,我真的无能为力,也只有我夫君有办法医治了。”将几种消肿的药材放在碗中捣碎,轻轻敷在了倾澄的腿上,用白布包扎着伤口。倾澄说“多谢夫人救命之恩,不知夫人有没有看到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男子。”冯雅婷说“在林中只看到了姑娘,和一位逝去的小孩,未曾看到什么男子。”听到了孩子,倾澄哭了起来,哭的稀里哗啦的,冯雅婷说“不知道你们遇到了什么,怎么会来到这里。别太难过了,情绪很容易影响到伤口,现在的你很虚弱,受到这么重的伤是遇到了歹人了?”倾澄哪能止住自己的悲伤,哭着说“我本是过路商人的妻子,中了强盗的埋伏,将所有的佣人全杀了,还好与丈夫待着我和孩子跳下悬崖,跳崖途中遇到了狂风,将我们吹散,孩子太小,我没有保护好就这样离开了我,却这样就到了这里。”听着倾澄说着自己的经历,顿时很很同情她,将她抱在怀里,安慰着她。说“姑娘,你别担心,你在这里等我,我听说有一种叫龙神草的植物可以让孩童复活过来。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抱婴儿的身体,暂时将他封存在冰晶里面,等你伤好了就去找这种药物来治疗你的儿子。”听完冯雅婷的话,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也放心养伤了。

  冯雅婷也没有闲着,将草药安排好之后,就去了遇见倾澄的地方,将自己的竹篓背了回来,也看到了在一旁的孩子,他虽然离开了,却笑的很开心,依旧还是那个满脸童稚的孩子。看着这个孩子不得不让人心疼,从娘胎里出来来到世上还没长大就与世长辞了,却也让他有了不一样的命运。冯雅婷就像倾澄一样,紧紧抱在怀里。还好冬天的天气寒冷,将这个可怜的孩子尸体保存的很完好。她也没有逗留,带着孩子返回了居住的地方。

  倾澄也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抱回来了,很想冲上去抱着自己的孩子,可惜腿上的伤限制了她的行动。冯雅婷问“不知孩子已经死了多久?还好我有一种毒药,可以保持孩子肉身不变。”倾澄激动地说“孩子已经有三天时间了,现在真的有希望吗?”冯雅婷说“虽然死去了,但他的灵魂还没有离开身体,我现在就用毒药隐藏他的气息,封在冰里,这样来的话起码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争取到将龙神草带回来。现在你就好好养伤,治好伤才好出发寻找药材回来。”

  冯雅婷一边在为倾澄熬药,一边将前一段时间熬制成功的锁魂丸拿出来,磨成了粉末,涂在了孩子的身上。用一道符贴在了身上,与罕见的鹿茸与孩子冻在一起,成了一块雪雕。

机缘巧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