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同病相连

  千杀恶怎么可能就这样甘心回去,虽然没有找到,但是依旧没有选择放弃,带人用心寻找着毒霸的足迹。心里想“难道现在的毒霸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毒霸了,学的这么精明了,肯定是在故意整我,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一定让你痒几天。”很快一上午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毒霸。就在心灰意冷准备放弃寻找的时候,一处林中冒出来了青烟,千杀恶说“我们跟着烟的方向赶去,定能找到散客的。”就带着人向青烟的方向赶去,结果真的看到了一处特别隐秘的竹屋,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还真不会让人想到竹屋就在那里。却比毒霸说的远了几里,千杀恶也赶到了竹屋。

  到了竹屋,就看到毒霸在院中练剑,练的很投入。一剑将周围的竹子砍断了三根,恰好跌落在千杀恶的眼前。顿时激起了几个士兵的不服,也将剑拿出来了剑鞘,向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毒霸,千杀恶也没有阻拦,像是在等待这场打斗的开始。毒霸看到了拿着剑的士兵说“几个年少轻狂的狂小子,想挑战贫道?那好,贫道也好教训一下你们。来吧,一起上。”这几个士兵愤怒的眼神死死盯着毒霸,向毒霸旁边走了过来,迅速就毒霸围住了,毒霸很镇定,拿起刀割了一道衣襟蒙着双眼,提起腰间的酒葫喝了一口,说“好酒。”这群高傲的士兵哪能让他这么羞辱,顿时怒火冲天,向毒霸砍来。毒霸纵身一跳,跳在半空,一剑刺伤了一位士兵的手,疼的他不得不扔下剑。又一剑刺伤了一位士兵。这时其他人反映了过来,不由的说了一句“好快的速度。”心中的怒火让他们又一次鼓起勇气向毒霸刺来,这次毒霸没有躲避,直接与士兵的剑碰在了一起,毒霸的剑完好无损,士兵的剑断了。远处看着这一幕的士兵说“这绝对是一把宝剑,如此锋利。”这时还剩下几个士兵还没去毒霸交手,就一起冲了上来,毒霸丝毫不慌,向冲来的剑砍去,几把剑都断了,一脚将士兵踢出了五米远。毒霸这才取下了蒙在眼上的布,说“还有不服的吗?一起来,免得麻烦。”这时没有一个人主动冲出来,都站在原地。千杀恶说“是我的随从打扰散客雅兴了,还请散客别见怪,原谅他们吧。”孟夜带人扶起来了毒霸打伤的士兵。毒霸说“习武之人就应该多切磋切磋,贫道怎么会见怪了。还请国师屋中一叙。”就和千杀恶走进了竹屋里面。

  刚到竹屋坐下,毒霸说“难道国师这么快将诚意给贫道送来了?”千杀恶说“不知散客想要什么样的诚意,才愿意出山助我楚国。”毒霸说“贫道想要的国师恐怕做不了住吧,还是不说的好,免得国师为难。”千杀恶说“我尽量去满足散客,实在不行我写信禀报皇上,皇上定然会让散客满意的。”毒霸说“想让贫道出山很简单,只需要给贫道安排一个与元帅齐名的官职,贫道定然出山相助,还有神秘礼物想送。就劳烦国师禀报皇上了。”千杀恶说“此事确实我做不了主,我这就写信禀报皇上,让皇上决定吧,散客觉得是否满意。”

  说完拿起来了笔写到“臣找到了深山之中的恋江散客,此人武艺高强,出山需要皇上的诚意,想要副元帅之位,不知皇上意下如何。此人说出山定有好礼想送,还要请此人出山吗?”写好之后,立刻派人送回了皇宫。毒霸说“既然还要等待皇上的答复,闲来无事,不如随贫道在山中游几日可好。”千杀恶说“我正有此意,游山玩水是件多么向往的生活。”毒霸和千杀恶聊的真投入,毒霸的妻子端饭走了进来。毒霸装模作样的介绍说“这是贫道的妻子,这位是当朝国师。”妻子说“拜见国师大人。”千杀恶扶起来了毒霸的妻子说“散客的妻子真漂亮,应该在山中过得很幸福吧。”毒霸说“那是自然,不说了,我们吃饭吧,这是贫道今天猎到的一只老鹰做成的美味,国师快尝尝我娘子的厨艺怎么样。”千杀恶到是丝毫不客气,吃了一口说“若有美酒就更好了,老鹰肉嫩,很有嚼劲,口感十足,真的是人间美味,也只有在云龙山才能吃到这样的美味了,我就不客气了。”让随从将就抬了上来。毒霸喝了一口,说“好酒,不愧是皇宫里的酒,酒随烈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味,来喝。”就这样一边吃着喝了起来,聊的很是愉快。

  陪同千杀恶一同来的士兵也服气了这个散客,有一个刚和毒霸打斗过得一个士兵说“这散客是真的狂呀,武艺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确实有他狂的资本。他若出山,我定跟随他为国效力,输得心服口服。”他的这一席话好像说到了所有士兵的心里去了,从不满到都认可了。随意毒霸的妻子将老鹰的肉端进去,让外面的士兵口水几乎流了出来,却没有办法吃到口里。也就吃起来了自己带的食物,将千杀恶与毒霸的谈话听的清清楚楚的。

  竹屋里的千杀恶好奇地问“不知散客口中的神秘礼物是什么?能否告诉我一二,好让我满足一下好奇心。”毒霸说“哈哈,国师别太心急了,贫道的这份大礼还需要国师帮忙才能完成,到时候就自然知道了,就让贫道保留这份神秘吧。到时候定让国师与皇上满意的。”千杀恶说“既然散客执意如此,我还能说什么,只能静候散客大礼的揭露了。若我能帮上忙,定全力以赴帮助散客完成。我真好奇散客有一身武艺,为何要隐居深山。”毒霸说“有一身武艺又能怎么样,得不到君王的赏识,还不如在山中隐居,过一生与世无争的生活。贫道不得志绝不出山,这也是贫道发下的誓言。”千杀恶说“我本也是一介平民,幼时喜好医学,一直四处济世救人,前一段时间得到了皇上的赏识才坐上了国师的职位。皇上的英明才干,定会封散客为副元帅,报效朝廷的。”毒霸说“这样说来,我们的遭遇很相似,希望如此吧,到时候一同报效朝廷。往事不提,还不如杯中酒来的舒服,我敬国师一杯。”就这样两人举杯喝的很放开,外面的士兵却不知他们是师兄弟。

同病相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