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毛线

  真正优秀的人是会发光的,因为他们自带光芒。

  毕业后联系的少,那次考计算机二级顾沫在微信上给轩哥发消息,轩哥一个视频打过来,催着顾沫快些接通,自己想看看顾沫变成了什么样子。

  视频里的顾沫还是老样子,但是轩哥却不一样了。轩哥本来是班上年纪最小的男生,个子也矮一些,上了大学个子开始猛蹿,身条开始硬朗,脸上有了棱角分明的感觉。但是一看他的眼睛,那股子熟悉感就扑面而来。两个人熟络的谈天说地,说着曾经的同学和现在的生活,轩哥开心的给顾沫发了一个女孩子的图片,我女朋友好看吗顾沫?轩哥那种急于想要和顾沫分享的心情都融在几句似水一般的句子里。

  女孩穿着蓝色背带裤和白色短袖,扎着两个马尾开心对着镜头笑。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一定是很优秀吧,顾沫这么想着,两个优秀的人在一起才赏心悦目。顾沫存了她的照片在手机里,真好看,轩哥眼光真好,她半是打趣半是认真的对着屏幕里的轩哥说到。

  那个时候已经毕业两年没怎么联系了,但是无论何时联系,好像两个人都没有变,好像昨天毕业典礼上轩哥还去轻轻的抱了顾沫,轻轻的说着顾沫加油。

  时光从来都是残酷的,它能把青苹果变红,能把稚嫩的脸庞涂满皱纹。有些人遇见了就是庆幸,因为他长长久久的站在你生命的某个阶段,陪伴那个时候的你。

  顾沫前几天看见轩哥订婚的消息,她有些微微的惊讶却也题他开心,因为那么好的轩哥,终于等来了光,终于等来了要和他相守一生的姑娘。

  顾沫喜欢美好的事情,尤其是电视剧里圆满的结局。如果幸福只有一点点,那么顾沫从不奢求那一点点是属于自己的,可是如果每个人都幸福,那自己也是属于“每个人”的。

  快到年底的天气,偶尔晴朗偶尔阴沉。最近几天总是阴风不断,甜瓜没有机会出门,只有不住地在屋子里自己找乐子,阳台上的多肉没少遭殃,上官良总是默默地把甜瓜丢在客厅,慢慢的蹲下身清理甜瓜的战乱现场。

  甜瓜虽然小,但是身子灵活,阳台的门没关严,甜瓜就顺着缝扒开门,进来祸害满阳台的花草。

  上官良下班后开始往多肉店里跑,一次次买回和顾沫买的多肉一般样子的重新种下去。他把甜瓜举在眼前,歪了头语重心长的教育那只也歪着脑袋的小家伙。

  “让顾沫知道你这么做,她会不开心的知道吗?”

  上官良已经能熟练的背出阳台上一溜的多肉名称,他庆幸还好甜瓜年纪小够不到稍大一点的花盆。

  外面冷了很多天,甜瓜似乎有些烦躁。于是吃过晚饭,上官良带着甜瓜去敲对面的门,顾沫一打开门,就扑上去缠住顾沫的脚,开始咬她的睡裤。她先是低下头去握住甜瓜的身子,抱在怀里满意的揉了揉然后才抬起头对着上官良娇娇的笑了起来。

  上官良看着无视自己的顾沫,满是怨恨的瞪了一眼小甜瓜,小甜瓜忙着舔顾沫的珊瑚绒睡衣,根本不在乎上官良的眼神杀。

  直到顾沫抬头看向自己,上官良才收回自己孩子般赌气的眼睛,回顾沫一个暖暖的笑意。

  两个人进了屋子,顾沫放下甜瓜,然后去厨房里端了甜汤和果盘放在桌子上,上官良穿着休闲的衣服,懒懒的舒服自在的倚在沙发上,顾沫低了头直接坐在地上盘腿把甜瓜圈在腿上,一看就是做好了长期撸猫的准备。

  上官良被桌子上的东西吸引了去,拿起来反复的看着。

  “你要织衣服吗?没想到你手还挺巧?”

  上官良拿着两根长长的棒针在手里把玩,无论如何想不通这东西是怎么把一堆毛线塑成不同的形状的。

  顾沫得意的喝着甜汤,然后从他手里接过棒针,慢慢的把动作分解像给幼儿园宝宝讲解一样讲给他听。

  看着上官良一脸佩服和茫然的样子,顾沫莫名的开心,真想不到还能看到上官医生疑惑的样子。顾沫打趣道,告诉上官良她在织手套,留着上班等公交时戴。虽然五块钱就可以买一副,但是顾沫喜欢自己动手做一些小玩意。

  戴着暖和吗?上官良摸着蓝色的粗线出声问到。

  其实还好啦,也不会冻太久。顾沫回答道,反正你开车上班不会冻到,肯定是不需要手套的了。

  上官良拿着顾沫织了一半的手套不肯松手,细细的欣赏着毛线的纹路。那从家里到车库也很冷啊,你看天气预报了嘛最近可能要降温,出去一趟脸都冻麻了。

  上官良罗列着即使坐车也有可能被冻到的种种理由,甚至说车把手太凉了有时候凉得他一哆嗦。顾沫呆呆的看着一本正经的上官医生在那里为赋新词强说愁,可是自己刚刚学会织东西,哪里敢显摆。

  上官良拿在手里的两只手套一只大一只小,他居然没发现。更何况像他这样凡事面面俱到,做人做事干净利索的人,怎么能搭上她那幼稚的还不如地摊货精致的手套呢。

  顾沫一句话怼了回去,开车还嫌手冷,把手剁了吧你。上官良听不出顾沫话里的含义,反击道那脖子也冷啊,出去一趟只要捂不住的地方都被风吹的打哆嗦。

  你怎么不织个围巾或者帽子,我看你买了这么多线,光织帽子两个也够了吧。

  上官良不死心,一直暗戳戳的磨着顾沫织手套帽子围巾的事。

  我给自己织个毛衣不行吗?你冷去买个帽子围巾多省事,还暖和,我可没空教你织围巾,除非你认我当师傅。

  上官良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放下手里水蓝色毛线和织了一半的手套,然后拿起旁边的小团粉色线团。

  这么小一团你要织什么?

  给甜瓜织一件小衣服。

  给甜瓜????好吧。上官良愤愤的放下粉色线团,重新拿起水蓝色线团把玩着。

第十八章 毛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