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啤酒

    顾沫边咬着红豆糕,一边和上官良聊天。甜瓜就在一边缠着两人自顾自的打滚。顾沫不知道上官良听了她和爸爸的视频,不知道现在和她谈笑风生接梗的人,内心有波涛涌起。无法言喻也无法反驳,于是只好当做冷风吹起的涟漪。

  两个人聊天,顾沫永远是主动的一方,而上官良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答题机器,难得他事事略知一二,什么都可以说上几句,当然顾沫最感兴趣的并不是什么天文地理人与自然,更多的,是上官良喜欢的蔬菜喜欢的颜色上学的趣事以及有关职业的问题。

  顾沫打了个哈欠,倚靠在沙发上用力的眨眨眼睛,自言自语道好困哦。上官良于是抬手看了看表,然后拿起顾沫的外衣说已经很晚了抓紧回去洗个澡好好歇歇。顾沫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低着头踩着上官良的影子往门边走,甜瓜被别的东西吸引了去,没有随着顾沫出来。

  接过自己的外套,深深地沉迷于上官良的一句晚安,她转身掏出钥匙费力的开了门,然后对着上官良摆摆手算作一天的道别。人在困到极致的时候,是没有办法走直线的,顾沫撑着自己好不容易走到卧室,猛的扑进被子里,还没来得及脱鞋眼皮就沉沉的合上了。

  上官良送走顾沫,回到客厅里收起顾沫没吃完的红豆糕,他穿着拖鞋往厨房走,甜瓜好像忽然一下子意识到了他的存在,它像被惊到一样放开爪子里的毛线球,一个箭步抬起前爪扑到上官良的脚腕,然后转了个身身子趴在他的棉拖上,两只爪子就那样费力的搂住上官良的脚腕,一边不厌其烦的轻轻咬着他的衣服,小脑袋一下从左边咬一下从右边咬。上官良没有办法,就一瘸一拐的挪动着去厨房,洗刷刚才晚饭的碗和汤锅,还有饭后红豆糕的碟子。

  第一天来到这里的甜瓜,还不太认识自己的小窝,虽然它在里面打滚,但是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它却不肯从上官良的脚上下来,甚至变本加厉的用爪子勾住他的衣服企图把他当成一颗树。

  太粘人了,上官良一遍遍的把甜瓜放到窝里一边不住地感叹,好不容易得了空逃到卫生间洗澡,却被甜瓜委屈的猫叫声吵的心烦意乱,于是匆匆擦完身子,一推门就看见甜瓜用爪子不停地挠门。

  上官良轻松的捞起甜瓜。甜瓜喵呜一声的望着他。他再次回到小窝的旁边,把甜瓜放在那里,哄小孩子一般的,顾沫现在早就睡了,你怎么还不睡?乖一点好吗?小家伙。甜瓜哪里听的懂,不住地往上官良的大手上蹭,上官良半蹲在地上,手掌轻轻包着甜瓜的脑袋,这怎么弄啊?上官良问自己。

  最终还是上官良认输,开了门默认允许甜瓜进自己的房间。上官良躺在床上,甜瓜也许是玩累了就乖乖的趴在他的拖鞋上轻轻的打呼,柔软的肚子随着呼吸起伏。上官良没有丝毫睡意,他的眼睛在黑暗里睁开,望着甜瓜的方向,脑海里一遍遍回想顾沫逗着甜瓜,两人一猫嬉戏吵闹的下午,他在这里住了许久,这里冷清的就像他过去的那些年岁一样,一个人在路上走着好像有人蒙了他的眼,花开不见,蝶飞也不知。但是一想到今天顾沫和甜瓜,他就不自觉的微笑,他觉得自己的房子很好很好,好到可以让顾沫舒舒服服的打个盹,可以放下甜瓜的小窝可以盛的下他们的欢声笑语。

  上官良是第一次养猫,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既然养了就一定会负责到底,顾沫,既然你喜欢它把它带回来,我就一定会守好它。

  上官上拿起手机,习惯性的翻着朋友圈,看见顾沫几个小时前发的照片,都是甜瓜各种角度的样子,配文:我们的小甜瓜可真可爱,然后是一个可爱的兔子表情。上官良点了个赞,不住地看着我们两个字。

  然后他打开聊天对话框,输入文字:明天醒了来吃早饭,然后带甜瓜去小区玩会。

  猫咪不能总是呆在家里,自然是需要带出去的,自然是需要顾沫一起的。顾沫还在昏睡,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父亲的皱纹和白发,梦见甜瓜和上官良。

  上官良失眠了,于是悄悄地,蹑手蹑脚的光着脚出了卧室,怕吵醒正在沉睡的猫咪。走到客厅打开灯,明晃晃的灯光一下子充满了目光所及之处,他走到冰箱前开了一盆啤酒,走到窗台望着夜空,风有些冷,却也干净,他望着没有云彩的天空,望着繁华的街道和万家灯火,他曾经多么希望,那些遥远温暖的灯光,有一束能够属于自己。但是现在他眼前亮着的灯,却映不出他眼里的落寞和孤寂,他在想顾沫,她应该已经睡着了,看她困成那个样子,太累了在外面呆了一下午,因为遇见了“我们“的甜瓜。

  他重新回头望向房间,手上有着甜瓜柔软皮毛的触感,他轻轻的捻着自己好看的手,大拇指一遍遍的摩挲着食指第一节,忽然的想起了,顾沫细软乌黑的头发,他第一次那么温柔的审视自己的手。

  回头,好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自己的房子了。以前只把它当做一个居住的壳,如今还是吗?窗台是顾沫送来的花,开的正好的蓝雪花,齐人高的幸福树,摆了一排的多肉和彩椒,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同意让这些东西摆满自己阳台的。

  顾沫闲时很少去逛商场,去的更多的是花草市场和那些安静草木葳蕤的地方。看到喜欢的花,顾沫就会想尽办法带回来,她蹲在花的面前轻轻的用鼻尖嗅一嗅花香,然后便磨着老板在便宜一点。

  偶尔,顾沫认为这颗花这颗树适合生长在上官良的阳台,就一个电话打过去说发现了一颗很适合你的花,然后她就继续挑着,等上官良来付钱端花。客厅上的水仙和卧室里的风信子,都是这样“偶尔“得来的,“偶尔“的次数多了,屋子里便渐渐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第十一章 啤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