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没有题目

  最近有一个电影很火,于是顾沫买了两张票打算磨着上官良一起去看。其实顾沫对于看电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喜爱,只是她觉得,有理由可以约上官良,有机会可以和他待在一起,就很好。总不能突然买了不瘟不火的电影场次,莽莽撞撞的约着上官良出去。并不知道上官良喜欢什么类型的电影,但是既然很多人说好,那自己约他出去的理由总是充足的。

  顾沫站在上官良门前,抬手敲了敲门,正在看书的上官良开了门,就被顾沫一脸的笑意撞得不知所措。

  “我买了电影票,明天一起去看吧。”

  “先进来吧,坐一会。”

  顾沫坐在沙发上,看见桌子上还未合上的书,心想真是个好学生。

  也许自己当好学生当惯了,所以更加喜欢有点野性的小孩子,但是不得不说这些年的学习让她觉得,人生真是学无止境,知识的海洋是无穷无尽的,而世间的风景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完的。

  “吃过饭了吗?”

  上官良把一颗草莓递给顾沫。然后很舒服的斜倚在沙发上。

  “我下班比你早,去你公司接你吧。怎么突然想起看电影了?”

  “他们都说好看,所以想和你一起看。”顾沫眼里的星星死死盯着上官良,映出上官良弯腰拿茶杯时的背影。

  电影看的心不在焉,因为顾沫的心思根本不在电影上。上官良坐在她的旁边,倒是看的专心,长长的睫毛偶尔眨一下,眼睛里的光快要溢出来一般。散场后,两个人在路边的夜市闲逛。顾沫的身影小小一只,并列的站在上官良身旁。她低头看着脚尖的月光,看着两个人的影子交错重叠,她不禁满足的笑了。

  上官良只能够望的见她低垂着的脑袋,他问她笑什么,就像在问一个不会说话的软软甜甜的小姑娘一样。

  “你看什么呢”

  “看我们的影子啊,好看!”

  上官良也盯着重叠交错的影子,在还未意识到之前笑了。

  “你觉得电影好看吗?好看的话以后我们在一起来看呀。”

  顾沫其实是一个很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人。我喜欢你就一定会让你知道,因为时间宝贵,我想早一点牵你的手。

  “我说不好看你会不会难过啊?”

  上官良试探的语气,也不知为什么要这么说。明知道这句话的杀伤力有多大。他看不见顾沫的表情,也看不见她眼里星星淹没在云海里的样子。顾沫咬了咬嘴唇,

  “那有什么关系,再换一部不就好了,那么多电影你总有喜欢的吧。”

  顾沫伸出白白嫩嫩的手掌,摸了摸自己在雪天里冰冰凉凉的脸。

  上官良教会顾沫熬药之后,就不去一呆几个小时的熬药了。但他买了一袋又一袋的橙味糖,放在客厅桌子上的玻璃果盘里。

  顾沫整天一下班就安安静静的呆在屋子里,照着网上的菜谱倒腾各种甜点和饭菜。每次都做的是两人份,总有一份在晚饭之前出现在上官良家的桌子上,于是顾沫就左磨右磨的呆上半个小时才走,她叽叽喳喳的,最常出现的话就是我跟你说啊,上官良总是安安静静你的盯着橙味糖,等顾沫要走的时候一把抓起,塞进她的掌心里让她带走。

  回到家刚脱下鞋,姑姑就打来了视频电话。安安静静略显冷清的房间,在接通视频的一瞬间吵闹了起来。

  一对恩爱夫妻满眼慈爱的出现在屏幕里。一口一个沫沫的喊着,两个人是真心疼爱顾沫的,嘘寒问暖一番,又告诉顾沫自己一路玩着一路往顾沫那里寄了东西,记得签收,他们身处热闹的集市,还有好玩的地方等着他们,于是匆匆挂了视频。随着“嘟”的一声,屏幕重新回到了界面。

  在顾沫还不记得事情时,妈妈就离开了她。爸爸一个人把她拉扯长大,所以她格外珍惜对她好的人。

  姑姑嫁得好,每次见了顾沫就抱着不撒手,即使顾沫懂事的不要洋娃娃和花衣服,姑姑还是会一袋子一袋子的给顾沫塞满橱柜。

  没有叫过妈妈,但顾沫知道姑姑怀里的味道,知道姑姑是那个对她很好很好的人。她太过于懂事,总是一副小心谨慎却又常常笑脸对着所有人。姑姑心疼她,对她好。每次班里的同学给顾沫起难听的外号,叫顾沫时没妈的孩子,一堆小孩在下课时围着顾沫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姑姑知道了,便会蹭蹭的踩着她精致的高跟鞋,拿着手掌大小的包,谁也拦不住的冲到对方家里。

  一水的低矮土房子,水泥的地面,长毛青苔的墙根。坐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女主人哪里见过这阵势,慌忙擦擦手站起来,疑惑又带着害怕的望向那个浑身散发着香水的女人。

  姑姑也不吵不闹,坐在凳子上自有一股子威慑之力。

  不紧不慢的说,你家孩子欺负我家姑娘了。今天我来处理一下,别说我睁眼说瞎话冤枉好人,叫你家孩子出来见见!

  对方于是张着嗓子喊着二柱小君,正光着脚的男孩大声回应着,来嘞,于是光着脚板蹦蹦跳跳的进了屋,没有以为的烙饼和烤土豆,倒是眼前人的驾驶吓了他一跳。女主人于是连忙一步跨到孩子面前,抬手就死命的拧男孩的耳朵。

  “我让你欺负人!我让你欺负人!”

  于是男孩哎呦哎呦的叫喊着求饶,男孩的父母当着姑姑和顾沫的面对孩子一顿打骂。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样子。姑姑冷眼看着这场闹剧,直到对方演戏累了尴尬的对姑姑咧开嘴说“你看这孩子,我也教训了,以后在欺负人,我保准打死他!”

  于是姑姑冷着脸牵顾沫的手,

  “我家顾沫老实,但不是谁都能欺负的,我这个姑姑也没什么好脾气。”

  说完就不顾留饭的说辞带着顾沫走了。打闹可以理解,到是长久的取笑和欺侮并不需要用什么和气什么划干戈为玉帛来解决。

  

第四章 没有题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