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武苍烈的身世

  碳火也要到了,李慕芷便带然月回了芳华宫。

  一进门就看到泠弦歌坐在正堂屋里一脸的担忧,看见李慕芷二人回来,泠弦歌赶忙出来迎接。

  “女儿,内务府的人没把你怎么样吧?”

  “母亲,我没事。”李慕芷把泠弦歌扶到椅子上坐下,把今天的早上的事情学给了泠弦歌。

  “皇后那样小肚鸡肠,肯定会报复我们芳华宫的。”泠弦歌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吃点小亏少招惹麻烦。

  “我们继续忍气吞声,他们就会放过我们芳华宫吗?”李慕芷反问,“母亲我们不能再这像以前那样任人摆布了,往后呆在这宫里你我二人只有被利用的份,我们得逃出这里。”

  “逃?”泠弦歌一下子紧张起来,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天下之大,你我孤儿寡母的又能逃到哪里去去呢?万一被圣上发现了,那可是死罪啊!”

  “不逃我们就有生路了吗?”李慕芷严肃的说。

  泠弦歌叹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似的:“母亲委曲求全了大半辈子,也终究得不到一个好结果,以后就都听女儿的!”

  李慕芷郑重的点点头,开始筹划出逃的事情。

  自从在林场和李慕芷作别了以后,武苍烈就回到了大杂院,过着平静的生活,他怕再去罗刹市会被朱川的人认出来,就一直在大杂院的周边躲风头,照顾大杂院生病的孩子。

  快到元宵节了,街道上的人熙熙攘攘的,往来的小贩叫卖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大杂院的孩子缠着武苍烈买糖糕。

  “哥哥,哥哥,过几日就是正月十五了,给我们买一点糖糕吧。”糖糕算是这条街上最便宜的甜点了,稍微有点钱的人根本就不会吃它的,但是对大杂院的孩子来说,这廉价的食品却是逢年过节才能吃得上的美味。

  武苍烈在身上摸出几枚铜钱,给大杂院的孩子买了两包糖糕,孩子们便开心的去吃糖糕去了。

  武苍烈看着这帮无忧无虑的孩子,心里却不是个滋味。

  其实武苍烈也是皇家贵胄的后代,他的爷爷是一名武将,叫武云起,是镇守边疆的大将军,在整个百里国都是赫赫有名的。

  但是就是因为他太有名了,在李崇毅继任了百里国的国主以后,就对武云起起了防备之心,随后称武云起护国有功,便封他为护国公,在南阳城里赐给他一处大院子。

  李崇毅表面上封赏了武云起,但实际上就是变相的软禁他罢了,把他禁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接管了他手里的军符。

  但是武云起是一个忠诚的大将,他虽然不得志,但是却始终拥护着李崇毅的统治,并没有因为被李崇毅明升暗降起反叛之心。

  武家人本来在南阳城过的挺好的,但是却因为武苍烈父亲武渊反叛打破了这份宁静。

  武渊可能是武云起这一辈子最大的耻辱了。武云起常年征战在边疆地区,先皇帝美其名曰帮他照顾妻儿老小,但就是想扣押着他的家人,怕他造反罢了。

  武渊从小就由自己的母亲张氏带着,由于这是武云起唯一的儿子,而且武云起又不能在身边教导,就任武渊自己野蛮生长。

  长大后的武渊心比天高,眼高手低,自认为自己有通天的本领,骄纵跋扈,在宫里混了一个小小的武官。

  随着自己内心的膨胀,武渊越来越不满意自己的地位,几次三番的让自己的父亲武云起去圣上面前说情,帮自己谋一个更大的官品。

  但是武云起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几斤几两,便没有答应他。谁能想到武渊一气之下竟然加入了反叛组织,没过几年就害得武家被抄了家。

  武云起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有出息,于是就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孙子武苍烈的身上,从小教他武家枪法,但是因为武苍烈当时太小了,学了没多久就遭到皇上下令抄家,所以枪法也没记住多少。

  武家被抄家的时候,是他的奶妈把自己的孩子替换成他,又把他藏在膳房的水瓮里,他才逃过一劫。

  遭遇抄家之难那年,武苍烈才四岁,他永远忘不了自己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武府的一片狼藉。

  四岁的武苍烈就躲在厨房的小角落里,一直躲到深夜。

  一个四岁的孩子,没有了任何的亲人,他跌跌撞撞的走在武府的大院里,只见到了爷爷留下的那把枪,四岁的武苍烈拿着那把枪从后院的狗洞里钻了出去,一个人流浪在街上,弱小而绝望。

  还好武苍烈是幸运的,遇到了深夜干活回来的王伯,王伯把武苍烈带回了大杂院,从此武苍烈便一直生活在大杂院里。

  直到半年以前,武云起的旧部下谢林找到了武苍烈,还重新教给他武家枪法。

  武苍烈想起往事,不禁鼻子一算,在心里默默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不能再这样被人看不起了。

  就在武苍烈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的时候,突然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朝他走了过来。

  “然月姑娘!”武苍烈虽然每天都盼着李慕芷能够出宫来找他,但是当真的见到然月的时候内心竟然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然月姑娘,你怎么来了?慕芷公主呢?她来了没有。”武苍烈迫不及待的问。

  然月笑了一声:“瞧你急的,宫里人多眼杂,公主不便出宫,只打发我过来了。”

  武苍烈不觉有些失望。

  然月谨慎的朝四周看了看:“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先回大杂院吧!”

  武苍烈带然月来到大杂院里,然月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布袋里面竟然放着十几锭金子。

  “从这里回去了以后,公主就很惦念大杂院,公主让我把这些金子带给你,好解你们的燃眉之需。”然月顿了顿,好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大杂院里的那几个生病的孩子怎么样了?”

  “我日日按照慕芷公主开的药方给孩子们打理,那药方真的管用,现在孩子们的病已经好了大半了!”武苍烈开心的说。

  “对了,慕芷公主没说她什么时候会出宫吗?”武苍烈不好意思的问。

  “后天便是正月十四了,宫里宫外都忙得很,没有人过多的关注我们,公主才有机会趁机出宫,后天晚上公主会来大杂院找你们的。”然月笑道:“时候也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了,时间久了会被宫里的人发现的。”

  武苍烈把然月送出门外,斜倚在门框上,对后天李慕芷的到来开始憧憬起来。

第十五章:武苍烈的身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