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赏赐

  李慕芷心里一惊,李崇毅这个老匹夫不是刚刚才把自己放回来?现在又让福公公来芳华宫做什么?

  还没等李慕芷继续往下想,就听到福公公身边的那个小太监宣召的声音:“弦歌娘娘、慕芷公主,福公公来宣旨了,还请主子们出来听旨。”

  李慕芷听着这话,心想,这个小太监倒是比下午那会儿客气多了,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吧。

  泠弦歌和敛秋扶着李慕芷来到院子里接旨,看见福公公带了四个婢女和两个小太监,他们的手里都托着一个木盘子,盘子用黄色的布盖着。

  福公公见人都到齐了,便开始宣旨:“奉皇上口谕,弦歌娘娘温婉良淑,对二公主教导有功,特封为淑妃娘娘,即日起,月例按照王妃级别发放。”

  泠弦歌大吃一惊,想着芳华宫已经衰败十几年了,李崇毅也早就不来这里了,为何突然封赏自己?肯定是有一个大阴谋。

  福公公看着跪在地上的李慕芷,接着说:“二公主乖巧可爱,听话孝顺,现特封为昭仪公主,月例按照之前的两倍发放。朕念芳华宫有品有德,是后宫的典范,特赐芳华宫金如意一对,珊瑚玉摆件一个,玛瑙果盘一个,金玉首饰一盘,黄金百两,锦缎六匹,差使奴才六个。恭喜淑妃娘娘、昭仪公主,快快请起吧。”

  福公公宣完旨以后便带着他身边的那个小太监回去复命去了,留下芳华宫里的一干人无限的惆怅。

  泠弦歌命那些李崇毅新赐的宫女太监把东西交给敛秋收好了,然后又让敛秋安排这几个奴才的住宿去了。

  “慕芷,圣上今日这样做就是想把你我的身份抬高,让你去西凉国和亲。”泠弦歌紧皱着眉头,担忧的说。

  “对啊,十几年了没有管过我们,现在倒是把我们利用的干干净净。”李慕芷叹了口气,当真是应了那句俗语,伴君如伴虎啊。

  “还有他今日赏赐的那些宫女太监,哪里是来服侍我们的啊,明明就是来监视我们的。”李慕芷坐在凳子上,给泠弦歌倒了一杯水,继续说道:“还专门挑了个晚上来宣召,是想越少的人知道越好吧,省的我们母女俩给他丢人!”

  泠弦歌扶着杯子轻抿了一口水,忙制止住李慕芷的牢骚:“今时不同往日了,女儿说话注意一些,小心隔墙有耳!”

  李慕芷看着这样小心谨慎的泠弦歌不免有些心疼:“母亲别怕,往后女儿来保护您。”

  泠弦歌看着李慕芷坚毅的眼神,总觉得现在的李慕芷跟以前的大不一样了,便仔细的询问她在宫外都经历了什么。

  李慕芷把自己在宫外发生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当然除了自己其实是林菀重生进李慕芷身体的事情,泠弦歌看着李慕芷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只认为李慕芷可能是在经历了生死以后变得更坚强了吧。

  泠弦歌看着李慕芷满眼的心疼,只觉得是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女儿,才会被圣上当做一枚随时牺牲的棋子。

  “天也不早了,女儿早些休息吧,快快把病养好,才可以保护母亲啊!”泠弦歌半开玩笑,把李慕芷扶上床,掖好被子,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李慕芷正欲睡觉,却突然想起来,然月还没有醒过来呢。

  李慕芷强撑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然月的房间,看见然月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屋里的炭火已经快灭了,变得非常冷,李慕芷又添了一些新的。

  刚把炭火添上,李慕芷就被炭火里浓浓的黑烟呛到了,这时敛秋刚好在外面回来,看到李慕芷被浓烟呛到,忙把李慕芷扶到一边。

  “公主,您怎么过来了,劳累了一天了,您早些歇着吧,我照顾然月就好了。”敛秋担忧的说。

  “没关系,我就是来看一下然月好了没有。”李慕芷坐在然月的床边,摸了一把然月的额头,还好已经退烧了。

  “这些炭火是怎么回事?你们平时就是用这样的炭火吗?”

  “芳华宫不得宠,人人都欺负芳华宫,所以每次内务府的小斯都会给芳华宫一些不好的炭火。”

  “那为什么我房间里的炭火从来没这样过。”

  “刘公公经常会暗地里接济我们,但是给的并不多。”敛秋为难的说道。

  李慕芷长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了,为难你们了,先去我房里拿一些烧吧,明日再去内务府要一些新的炭火来。”

  敛秋应了下来,李慕芷替然曰掖好被角,便回房去了。

  李慕芷这一天,又是翻山越岭,又是演戏,又是挨军棍的,实在是太累了,很快就把这些烦人的事情抛在脑后,进入了梦乡。

  就在李慕芷熟睡的时候,离洛可还没有空享受睡眠,此刻他正坐在罗刹市的酒楼里,带着赵江跟西凉国的大将军陶征在商量事情。

  “今日大皇子刺杀我的事情,将军您都知道了吧。”离洛喝了一口茶,淡定的看着远方,仿佛今日险些被刺杀的并不是自己一样。

  “臣万万没想到这大皇子这样没有分寸,竟在这侵占百里国的节骨眼上,想要刺杀五皇子。”陶征是看着他们几个皇子长大的,没想到大皇子竟然为了自己的地位,要在节骨眼上杀害自己的亲弟弟。

  陶征在这七位皇子中间最看重的就是不受西凉国主待见的离洛,当初离洛十五岁就征战沙场,还是自己带着去的,当时他看离洛小小年纪,上了战场,有勇有谋,关键是他对战敌人的眼神,如狼似虎,是一个可以征战天下的好苗子,现在看来,当初自己没有看错人。

  “父皇不早就想除掉我了吗?我今天要是死在围场了,既去了父皇的一块心病,又找到了攻打百里国的理由,岂不是一举两得。”

  “那五皇子是怎样打算的呢?”

  “父皇让我来和亲,我便和亲好了,眼下先笼络了百里国,解决我们的内部矛盾。”离洛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狡诘。

  陶征知道离洛是什么意思,他是想先笼络百里国,让百里国暂且压制住西凉国主的势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离洛站起身来,走到栏杆边上,望着罗刹市的灯红酒绿,带着一股玩味的笑:“这南阳城的景色还真是不错呢!

第十一章:赏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