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面圣

  李慕芷看着穿着古装,梳着发髻的萧炎,满脸的不敢相信。

  萧炎看着满脸惊讶的李慕芷心想,虽然自己经常暗地里接济泠弦歌,昨日李慕芷昏迷的时候也是自己把她送回芳华宫的,但是李慕芷从未正式的见过自己,为何她今日会有如此怪异的举动?

  “臣萧炎参见二公主,臣不知公主为何如此惊讶,我们此前并没有见过。”萧炎不解的说。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萧炎?不不不,你难道不是叫钱正吗?”李慕芷盯着萧炎的那张脸,竟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来。

  钱正是自己前世医院里的骨科主任,她刚毕业那会在钱正的手下实过习,钱正对待她就如同对待自己的亲生的孩子一样,严格又慈祥,把自己会的全部倾囊相授,所以她对于钱正的感情很深,把他当做老师也当做父亲。

  “二公主怕是认错人了,这宫里人人都知道我叫萧炎,臣从未见过一位叫钱正的人。”萧炎不知道李慕芷为何这样称呼自己,自在围场看见李慕芷开始,他就觉得李慕芷有些蹊跷。

  真的是自己认错人了吗?李慕芷心里闪过一万个问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站在面前的明明就是自己前世的老师钱正啊!不过李慕芷看萧炎的表情,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难道这只是一个与钱正长相相似的人吗?

  敛秋看李慕芷举止怪异,便拽了一把她的袖子提醒:“眼前的这位是百里国从一品大将军萧炎,莫要失礼了。”

  李慕芷回过神来,苦笑了一声:“萧炎将军,刚才是我唐突了,你竟长得与我的一位故人如此相像。”

  李慕芷从小就待在芳华宫里,芳华宫里终日冷清,很少有外人出入,她哪里来的故人?萧炎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还是客气的鞠了一躬:“臣能像公主的故人也是三生有幸,只不过圣上已经等二公主多时了,二公主还是早些去觐见圣上吧,臣还有要是在身,先行告退了。”

  福公公此时也跑了过来,停在李慕芷的面前,恭敬的说道:“二公主快去面圣吧,别让圣上等久了。”

  李慕芷看着萧炎的背影,心久久无法平静。

  站在一旁的任康国看出了蹊跷,觉得此事一定不是二公主认错了人这样简单,回去就叫人暗地里调查起来。

  “儿臣参见父皇。”此时李慕芷已经随福公公进了太华宫的书房。偌大的书房里,李崇毅端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李慕芷,许久没有说话。

  冗长的沉默让李慕芷心里发慌,只得继续跪在地上等着李崇毅发话。

  此时,虽然书房里的炭火暖烘烘的,但是李慕芷却觉得比站在外面的冷风中还要寒冷。

  “你们两个先下去吧。”李崇毅示意福公公和敛秋退下。

  虽然敛秋非常担心李慕芷,但是也不能抗旨不遵,于是就站了起来,和福公公一起退下了。

  “现在可以跟朕说实话了吗?”李崇毅质问李慕芷,语气里充满了寒凉。

  可是李慕芷已经不是以前的李慕芷了,她再也不会让这个毫无人性的皇室欺负自己了。

  “儿臣那日在围场,说的都是实话!”李慕芷顿了顿继续说道:“父皇以为儿臣死了,把儿臣葬在乱葬岗的死人堆里,儿臣有幸把命捡了回来,自然要回宫找父皇,皇宫可是儿臣的家啊!”

  “乱葬岗?皇后把你葬在了乱葬岗?”李崇毅不相信的摇了摇头,他本就知道皇后不待见泠弦歌母女,但是也没想到竟会把百里国的二公主葬到那种下贱的地方去。

  “是的,儿臣那日只是昏迷了,并未死亡,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乱葬岗的死人堆里。”李慕芷说着可怜兮兮的挤出几滴眼泪来,心想,谁还不会演戏了呢?

  李崇毅看着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李慕芷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泠弦歌,甚至神情长相,一举一动都要比当年的泠弦歌惊艳的多,许久没有到芳华宫了,竟不知道泠弦歌的女儿竟然出落的如此亮眼。

  “起来吧,”李崇毅看着楚楚可怜的李慕芷,心里竟生出不忍之情;“过往的事情便不再追究了,以后你只需听朕的安排就是了。”

  “儿臣知道了。”李慕芷顺从的应和道,但是心里想的却是,这个李崇毅不就是相让自己代替他的宝贝女儿李慕环去和亲嘛,拐这么多弯弯绕干什么。

  “西凉国的五皇子你那天也在围场里见过了,西凉国早就生出了侵占百里国的野心,朕希望你能为了两国的安好,作为百里国的二公主与西凉国五皇子和亲。”

  李慕芷心里生出讥讽:两国关系不好,不就是想让自己替大公主李慕环送死嘛,还说什么为了两国安好,这个李崇毅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儿臣一切听从父皇的安排。”李慕芷装出一副你让我向东我绝不往西的样子。

  “你放心的去和亲吧,我百里国国力强盛,西凉国也不敢把你怎么样。”李崇毅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什么,又对着李慕芷说道:“你放心,父皇会照顾好你的母亲的。”

  李崇毅把这句话说的很大声,李慕芷每个字都听的真真切切,照顾自己的母亲?李崇毅分明是想把自己的母亲当做人质,让她乖乖的听话!竟然利用一位可怜的母亲,真的是太卑鄙了!

  李慕芷虽然心里早就被李崇毅气的抓狂,但是表面上还要强装淡定,感激涕零地说:“谢父皇恩典。”

  自李慕芷和敛秋跟福公公走了以后,泠弦歌就一动不动的站在大门前等她们两人回来,心里越是害怕,就越是心神不宁。

  过了大半天,宫里都掌灯了,她才远远的看见宫道的拐弯处,敛秋扶着李慕芷往回走。

  泠弦歌赶忙迎了上去,李慕芷看着泠弦歌满脸的担忧,心里生出一阵暖意。

  “母亲,这里人多眼杂,我们进去说吧。”李慕芷三人回到房中,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泠弦歌。

  “孩子,是我没有出息,不能保护你,如今又害你深陷泥潭。”泠弦歌自责的哭了起来。

  “母亲,这一切都是李崇毅的错,怎么能怪您呢!”李慕芷安慰着泠弦歌:“现如今李崇毅让我去西凉国和亲,把您留下当人质,我们都不会落得一个好下场的,还需要早点做打算……”

  李慕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敛秋又紧张的跑进来禀报:“福公公又往芳华宫来了!”

第十章:面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