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回宫2

  李崇毅和席座上的大臣纷纷看着站起来的离洛,猜不到他要做什么。

  “臣本就不善骑射,只在林中身处猎到一只狐狸。”离洛说着,便命人提过来一只笼子,笼子里装着的正是那只被离洛射伤的狐狸。

  “臣身体突然感到有些不适,便先行告退了。”离洛在这里看了这出闹剧,觉得没意思,便想要提前回去。

  李崇毅看见李慕芷已经昏厥了,还未来得及假惺惺的前去查看,就听说离洛要走,走就走吧,今日之事,也确实伤了皇族的颜面。

  “五皇子终年镇守边疆,骁勇无畏,怎么会不善骑射呢,五皇子真的是过谦了。”李崇毅寒暄着,算是默许了离洛提前离席。“朕看这狐狸毛色红亮,品相也算万里挑一,这天也冷的厉害,朕便把它赏给你做一件狐裘帽冠吧。”

  离洛也没懒得跟李崇毅寒暄,说了一声“谢圣上”便离席了。

  李崇毅看向昏厥的李慕芷,眼里尽是不耐烦,李慕环还在李崇毅的身边小声给李慕芷上意见:“父皇,二公主竟为了一个区区的奴才,在殿前如此失仪,不杀杀她的锐气是不行的。”

  那些行刑的侍卫早就停了手,在等待李崇毅的命令。

  这时百里国从一品大将萧炎从席间走了出来,跪在李崇毅的面前说道:“老臣见圣上微醺,便替圣上把二公主和她的奴才送回宫吧,二公主现在这个样子,怕是又会被那些不知情的蠢驴猜忌一些无中生有的东西了。”

  李崇毅也是一个人精,他自然能听出萧炎的言下之意,他今日跟一个小小的奴才这么过意不去,实则心中的怒火无处发,这些大臣们和西凉国的五皇子肯定早就看出来了,自己真的是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在众人面前失仪的其实是自己啊!

  “有劳萧炎将军把二公主带回去疗伤吧。”李崇毅假装镇定的说:“众位爱卿,我们继续饮酒,看看那帮年轻人打回什么珍奇野兽了?”

  萧炎得了令,把李慕芷主仆二人送回了泠弦歌的冷宫——芳华宫。

  现如今的芳华宫深宅红墙,树木萧索,冷冷清清。

  之前泠弦歌得宠的时候,芳华宫算是这宫里最热闹的一处居所了,李崇毅除了上朝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芳华宫的,甚至有时直接在芳华宫的书房里处理朝政。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美貌是十分短暂的,尤其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而且出身让人诟病的女人来说。

  李崇毅对泠弦歌过于热烈的举动在朝野上引起了一部分大臣的不满,说泠弦歌妖妃祸国,后宫的妃子们,尤其是皇后也早就对泠弦歌咬牙切齿,最终在皇后的指示下,泠弦歌落了病,李崇毅便渐渐的远离芳华宫了。

  当李慕芷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芳华宫的软塌上,窗前坐着一个体态臃肿,面容憔悴的妇人,她知道,这个妇人便是自己的母亲泠弦歌了。

  泠弦歌见李慕芷醒过来,神态里透着疲惫和虚弱,便心疼的握住了李慕芷的手:“傻孩子,是母亲不好,是母亲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做了这样的傻事!”泠弦歌的眼睛显然是刚刚哭过的,看着虚弱的李慕芷无比的愧疚。

  李慕芷看着泠弦歌哭红的眼睛和自责的神态,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她前世是个孤儿,从未感受过家人的温暖,现在看见有个母亲这样关心自己,照顾自己,心里不免有些酸酸的,暖暖的。

  “母亲,我没事,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了!”李慕芷看着这样的泠弦歌,不免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她又偏偏天生要强,不肯当着泠弦歌的面哭出来。

  泠弦歌看着强忍着眼泪的李慕芷更是心疼,忙用热水给李慕芷擦了把脸,将她的身体扶正,把汤药端到李慕芷面前,一勺一勺的喂她喝药。

  “母亲,然月跟我一起回来了吗?”李慕芷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然月了,就怕自己晕倒以后,没人护着她,李崇毅那个小心眼的圣上把她仗杀了。

  “慕芷放心,然月那丫头我已经安排在西边的厢房里了,伤口也处理过了,就是有些发热,我找刘公公要了几副退热的药,已经吩咐敛秋姑姑喂给然月了。”泠弦歌一边给李慕芷喂药,一边给她解释说。

  在李慕芷的记忆里,芳华宫就只有母亲、母亲的奴婢敛秋以及自己和然月这四个人。

  刘公公是内务府的尚监,这宫里的吃穿用度,个宫娘娘的份例发放都是由刘公公掌管的。这么多年了,后宫的奴才各个攀富结贵,忙着讨好那些得宠的娘娘,就连这些奴才们也看不起芳华宫。再加上皇后从中作梗,把芳华宫的份例克扣的七七八八,芳华宫里的这个四个人几乎是没有办法生存的,但是刘公公却从来没有看不起芳华宫,经常背地里偷偷的接济。

  以前李慕芷想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何跟一个太监有如此深的交情,只觉得或许是刘公公的心善吧,但现在想来,这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转眼间李慕芷已经把一碗苦药喝完了,她重新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严肃的问泠弦歌:“母亲,为何这么多年刘公公如此照拂我们,他看上去也不像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泠弦歌的表情顿了一下,没想到李慕芷突然问起这件事情,可是又不知道如何跟李慕芷解释。

  “未入宫之前,母亲救过他一命,他也许是在报恩吧。”泠弦歌匆匆的收起药碗,表情有些不自然。

  李慕芷看着母亲不自在的表情,能确定母亲没有骗她,但是一定是有事情瞒着她,既然母亲不想说,那她也不便再过问了。

  “母亲,女儿这次在宫外遇到一个神医,我把你的病状跟他说了,他给您开了一副药,说悉心调理,您的病情会有改善的。”李慕芷看泠弦歌体态虚肿,面容苍白,眼角带着花白的斑点,一看就是湿寒毒药导致的激素分泌异常,这种病虽然难治,但是长时间悉心调理,也是有治愈的可能的。

  “难为你了,都这样了还记挂着母亲的病。”泠弦歌感动的握住李慕芷的手。

  就在这时,敛秋姑姑推门走了进来,慌张的说:“娘娘、公主,大事不好了!”

第八章:回宫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