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今天于之南休假,她一大早就起了床在院子里浇花。

  林以北终于开车回来了,他没把车开进车库而是停在了院子里,然后下了车。

  于之南看着他,脸上满是疲惫。

  “回来了?”于之南向着他打招呼。

  “嗯。”林以北将车钥匙扔在了小圆桌上,“我买了些水果在后备箱,你拿出来吃吧!”

  “哦,好。”于之南放下手中的喷壶,跑到车背后去打开了后备箱。

  后备箱里有好几箱水果,还有些食用油、大米和一些小孩的玩具、学习用品。

  “这些水果都要放回家吗?”于之南问。

  林以北正坐在椅子上揉眼睛,然后开口:“你选点你喜欢吃的,剩下的我要送人。”

  “哦,好吧,你要吃吗?”

  “我不用。”

  于之南从箱子里象征性地拿了几个橙子和苹果,然后便关上了车门。

  “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还有那些油和米,是买到家里用的吗?要不要我拿进去?”于之南手里攥了几个水果,走到了林以北面前。

  “不用,那也是要送人的。”

  林以北起身往屋里走,突然又停住。他转身问于之南,“你今天不上班吗?”

  “对,我今天轮休。”于之南回答。

  “那你待会儿有空吗?”

  “我吗?我没什么事儿。”

  “你方便陪我出去一趟吗?”林以北问。

  “去哪儿啊?”

  “我先上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下来我们车上说吧,好吗?抓紧时间。”

  于之南犹豫了一下,然后说:“行。”

  林以北转身上了楼,于之南也拿着水果回了房间。

  于之南收拾好了,早早就下了楼等林以北。过了一会儿,林以北换了正装下楼。西服领带,外面搭了一件烟灰色大衣,显得很是正式。虽然林以北是公司老总,但是因为年轻,平常的打扮都比较运动休闲。这好像,也是于之南第一次看到林以北这么正式的打扮。

  “走吧!”林以北说。

  于之南看入了神,站在院子里久久没有反应。

  “喂。”林以北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啊?”于之南回过神来,“你为什么穿这么正式?是去干嘛啊?我这个样子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于之南低头看了看自己,一件黑色长羽绒服,把自己裹得都快要看不见腿了。

  “没事。”林以北难得地笑了笑。

  “哦,那行,走吧!”于之南上了车。

  “kk,先回去,我们等会儿就回来了。”林以北发动车子,对着追出来的kk说道。

   kk也像是听懂了一般,自己跑进了屋里。

  “我们是去干嘛?”于之南问。

  “我公司的一个项目出了一点问题,我们手上在A城有一个建筑楼盘现在正在施工。我手下有一个分管的副经理叫张龙,他贪污了外包的包工队的工资。包工头带头闹事,他找了人去人家家里恐吓,恐吓无果然后开车撞了人,现在被撞的人因为抢救不及时,已经离世了。张龙现在也已经被捕了,昨天处理这个事情搞了一天,也去看了死者的家属联系律师做了相应的赔偿方案和商量了解决方式。今天上午我想去看一下张龙的家属,他们也是从乡下搬上来的,老婆孩子都住在老小区也不容易。我以前很看重他这个人的,没想到他这么糊涂。下午的话,可能我还要回公司处理一下拖欠的包工队的工资的事情。”林以北一番云淡风轻的话,将这样一件上升到法律层面的事情讲得如此平静。

  不得不说,于之南是非常佩服他的稳重。同时,她又觉得林以北的这一番描述,让她觉得很是熟悉。

  “死者的父母是不是都身体不好?父亲还卧床,妻子没有工作,孩子还不会说话?”于之南问道。

  林以北转头看了一眼副驾的她,问道:“你怎么知道?上新闻了吗?”

  于之南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说:“被死者的家属弄的。”

  “啊?”

  “我昨天上班也听说了一点,但是没有想到肇事者是你公司的人。”

  “抱歉,害得你也受伤。”

  于之南惊叹于林以北向他道歉,连连摆手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你弄的。其实我能理解死者家属的心情,所以也没跟他们计较什么。你看,都已经好多了。”于之南说着,将额头上的纱布撕了下来。

  林以北一转头,还是看到了好大两道伤痕。

  “那你那天还哭得那么伤心?”他故作镇定地调侃道。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我不喜欢这份工作,而且……本来也有点委屈。”于之南的回答越来越小声。

  “你把那个拆了没事吧?”林以北指了指于之南还攥在手里的纱布。

  “没事没事,医生也说了,过两天差不多就拆了。”

  林以北开始专注开车,没再说话。这期间他像是在思考些什么,于之南觉得一定是公司的事情,所以也没开口问他。

  “你想换一份工作,什么都行?”林以北突然问。

  “啊?”于之南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继而又回答,“嗯,现在的想法是这样。虽然有人劝我,但是好像还是说服不了自己的内心。”

  “愿意来我的公司吗?”

  “我吗?你做的我都不会。”

  “现在公司在招文案策划这个岗位,我觉得跟你的喜好也挨得上边,如果你愿意就来试试。”

  于之南有些犹豫。

  “你好好考虑,想好了再给我回复。”林以北说。

  “好。”

  车开了很久,从市中心边上开到了东区,东区基本上算是A城的郊区了。林以北按照导航,拐进了一片老小区。

  老小区房子比较密集,车不好开进去。林以北在外面停了车,把后备箱里能手提的东西都卸了下来。

  “哎,我想问一下,我跟你一起去干嘛?”于之南突然问道。

  “我一个大男人,过去了他老婆孩子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交流。你们同性的话,应该好交流些。当然了,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也没关系,我刚刚都忘了问你了。”林以北一边从后备箱拿着东西,一边歪着头对着于之南说话。

  “没事,我去。”于之南也帮着林以北拿东西。

  能拿的东西都拿下来了,只有那几箱水果不好搬,林以北把它们留在了后备箱里。

  “你拿那个就行了。”

  林以北提起所有的东西,只给于之南就留了小孩儿的玩具。

  “哦。”于之南小跑着跟在林以北的身后。

  进了老小区的小巷子,两人不停地穿梭了好久,因为张龙家是外来人口,平常跟邻居们接触得也少,认识他们的人不多。找了好久的路,才找到了他们家门口。

  张龙的家就在一楼,门口也有个小院子。门是半开着的,透过门于之南看到了院子里有个小男孩坐在地上玩玩具。

  “凯凯?”于之南很是惊讶。

  “你认识?”林以北问。

  “嗯,认识。”

  于之南的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林以北口中的张龙是凯凯的爸爸,童羽心的丈夫吧?

  林以北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小孩看见生人一溜烟儿地跑回了屋里。他推开了门,走进了院子里,于之南也跟在林以北的身后进了门。

  “有人在吗?”林以北冲着屋里喊道。

  于之南放眼望去,其实院子很小。院子里有一块石板做的洗衣台,上面放了些脏衣服,两棵树间牵了根绳子,上面搭着还在滴水的衣服都已经结了些冰渣,这寒冬之际这家人竟然还在手洗衣服。院子里还种了些小菜,尽管寒风凛冽,还是生长得很好,一看就是有人在细心呵护。

  “你是?”

  一个女人从屋里走出来,孩子抱着她的腿。于之南回头一看,就是童羽心。

  童羽心正在跟林以北说话,一转眼也看见了于之南。

  “南南,怎么是你?”童羽心开口。

  林以北转头看了一眼于之南,然后又回头对童羽心说:“你好,我是南北集团的负责人,我叫林以北。”

  童羽心看着林以北,愣在了原地,她不知道林以北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于之南看着童羽心,她好像没有多么地悲伤。而于之南也理解,她为什么这样。

  “羽心,这是南北集团的总经理,也是你……你丈夫的上司。”于之南走向前对着童羽心说道。

  “里面坐吧。”童羽心让开了门,示意他们进去。

  他们进去后,童羽心往煤炭炉里加了些碳和柴火,烟呛得她直咳嗽。

  “别忙活别忙活。”于之南连忙上去制止她。

  童羽心这才坐了下来,她把凯凯也抱起在怀里。

  “张太太,张龙的事情您应该也知道了。他昨天已经……已经被捕了,我知道可能这对于你们的家庭来说,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但是他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你放心,你们以后有任何困难,都可以向我开口。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尽力而为。”林以北说道。

  “其实我一点都不伤心,我觉得他是罪有应得。只是我真的有点恐惧,这个同床共枕的人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童羽心说得很平淡,但说的同时也掉下了眼泪。

  凯凯在她怀里也不做声,默默地伸出自己的小手去擦妈妈滴下来的眼泪。

  林以北刚准备开口,于之南捏了捏他的手臂,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

  “林总,谢谢你来看我们。”童羽心说,“你们回去吧,这件事情就按照法院的判决走就行。要怎么赔偿死者家属,我会想办法解决的。这房子虽然是个老房子,但是是他买的,卖了应该也抵得上些钱。”

  “张太太,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想来看看你们。我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们家属也痛心。后续赔偿等相关事宜,我已经安排律师在进行处理了。张龙是我的员工,出了这种事情我也有责任,我会处理好的。”

  “你可以带凯凯去院子玩一会儿吗?我想跟她说几句话。”于之南对着林以北说。

  林以北点点头,对着凯凯张开了手臂,说:“愿意跟叔叔去院子里玩吗?我给你买了汽车,想不想试一试?”

  其实看得出来,凯凯有点排斥林以北这个陌生人。但他看了看童羽心,点头便去了林以北的怀里。林以北一手抱起凯凯,一手提起刚刚于之南放在一旁的汽车走去了院里。

  于之南起身,将门关上。

  “羽心,羽心。”于之南把童羽心的肩膀扳过来让她看着自己,“你听我说,乘这个机会,跟他离婚。”

  童羽心不说话。

  “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他先是对你家暴,现在又对别人威胁恐吓,甚至连杀人放火的事情都做了,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说不定你不知道的,还有更让你害怕的!”

  “这一次不知道要赔多少钱,他只有我了,我要是现在提离婚,他怎么会同意。”童羽心抽泣着说。

  “赔偿的事情,林总已经说了他会帮你。你现在就想想你要不要做这件事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于之南说。

  童羽心终于抬起头,眼神里透露出无比的坚定和渴望,说:“我愿意。”

  于之南抱住了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而童羽心也终于释放了出来,嚎啕大哭。

  “我一直以为,他在A城找到了好工作,开始每天打扮得人模狗样地早出晚归,每天喝酒应酬,就真的成了什么大老板了。对我的谩骂殴打,我为了孩子为了我的父母,我都忍了。可是自从昨天,我一想到他竟然杀了人,南南,我真的好害怕,每天同床共枕的人是个变态。我开始做噩梦,可是每每醒过来,我好害怕吓到凯凯。凯凯他真的很可怜,但是他很懂事,懂事得让我这个做妈妈的伤心。”童羽心在于之南的怀里发抖。

  于之南没再说话,只是用手摩挲着她的后背,轻轻地安抚着她。

  好久,童羽心整理好了心情,和于之南一起打开了门去院子。

  于之南看着院子里的林以北,正陪着凯凯玩得很开心。想必,他应该很喜欢小孩吧!

  “林总,谢谢你来看我们。”童羽心走向前。

  “张太太……”

  “我叫童羽心。”还没等林以北开口,童羽心便打断了他。

  “童小姐,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后续的处理情况我就让南南替我转达给你,你有什么需要也可以直接找我,或者找南南转达也可以。”林以北从西服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童羽心。

  童羽心接过名片,说:“谢谢。”

  “那我们先走了。”于之南拍了拍童羽心的胳膊。

  童羽心点点头。

  “凯凯,我们走了。”林以北又蹲下捏了捏凯凯的脸。

  “林叔叔再见。”凯凯说。

  于之南很是惊讶,她见过凯凯两次都没有开口跟她说话,林以北这么一会儿就把凯凯收买了。

  告别了童羽心,于之南和林以北一起走回了停车的地方。这期间,他们也没说话。他们俩坐在车上,林以北没急着发动车子。

  “你们是朋友?”林以北问。

  “算是,也不算是,有过几面之缘。”于之南回答。

  “对了,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于之南问。

  “你说。”

  “童羽心的丈夫,就是你的那个员工张龙。在家里经常家暴她,我以前劝过她离婚,可是她是一个性格比较唯唯诺诺的人。现在出了这个事情,我觉得可以借此机会把婚离了。你可以让你的律师帮帮她吗?”

  “家暴?”林以北有点惊讶。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开口说:“你放心,包在我身上。我是真的很失职,居然手底下有这样的员工都不知道。工作上贪污吃公款,还拖欠恐吓手底下的员工,以至于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生活中竟然还打骂自己的妻子,看上去他妻子应该比他小好多吧。你知道吗,我是因为之前在A镇投了个项目,过去调研的时候认识的张龙。当时觉得这个人还不错,有点脑子,然后就签了他回公司,没想到心思都放到这些地方的。”

  于之南看林以北紧锁着眉头,满面愁容。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伸手去抹了抹林以北的眉毛,然后对他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事情没有发生之前谁也不会预料到。但是在事情发生后,你积极的在处理,既照顾到了受害者,也没有忘记肇事者的家属,你已经考虑得很周全了,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还有,你还帮了我的忙,当我知道了童羽心的事情之后心里一直都压抑了好久,我想要救她于水火之中,可是我也无能为力。”

  是啊,林以北答应帮她,就是救赎了童羽心,也救赎了于之南心里的正义感。

  两人就在车里那么四目相对,好久好久。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