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鱼丸,你看没有,昨天微博还有各大新闻,反应都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是童羽心出席了你的生日会,引起的关注度还挺高的。没想到,她的影响力确实还是挺大。”安迪坐在于之南旁边,刷着手机。

  “安迪,你昨天为什么通知了那么多媒体来啊?”于之南问。

  “替你造势啊。”安迪笑笑。

  于之南一脸疑惑地看着安迪,问道:“什么意思?”

  “张贤导演那边给我回话了,基本上定了。”安迪说。

  “啊?真的吗?”于之南很是欣喜。

  “好好准备吧,我准备这两天抽时间约张贤一起吃个饭。”

  “好好好。”于之南说,“对了,你们谈的是哪一本啊?《地铁奇遇记》还是《消失的自己》?”

  “《地铁奇遇记》,他们现在比较喜欢这个故事情节。反正张导说,如果反响不错的话,后续可以再跟你聊其他的。而且关于主创人员,女主角现在他比较倾向于沈弯弯。你们这个组合,再加上你的书和她现在的影响力,估计是个不错的卖点。”

  “他准备找弯弯拍啊?真的吗?”

  “只是一个计划,后面的主创人员他应该不会跟我们聊,我们也就无权干涉了。”

  “行,我知道了。”

  暖阳咖啡门口一大早就排起了长队,自从昨天于之南开完生日会,这里便变成了网友们口中的“网红打卡地”。

  鱼丸,你这真的是给我创造了不少的收益呀!

  阿波给于之南发去了微信。

  啊?什么意思?

  于之南回复。

  今天早上我刚到店上,外面都已经在排队了。这以前啊,基本上都是M大的学生居多,偶尔客人多些,也没达到现在这种境界。

  是吗?那是好事,哈哈。

  有空请你吃饭吧,当是谢谢你。

  等我有时间请你吃饭吧,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报酬也不收,早知道你这样我当时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好。

  于之南最近在筹备发新书,都比较忙。她突然想到很久都没跟阿香联系了,又想到她在M城是联系不上阿香的。她想回去看看,可是转念一想,A城的时间又不会流逝,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想想,好像也挺奇怪,为什么M城的时间会流逝而A城不会呢?可能就是像阿波说的那样吧,这个世界真的有一个人在过自己现在的理想生活,那自己算不算是剥夺了别人的生活呀!

  于之南放下了手机,揉了揉太阳穴。她决定还是先回去面对自己该面对的事情,她可以把M城当做是自己一个放松的地方。于之南摸了摸额头,还有些隐隐作痛。

  回到了A城,时间还在早上上班的时候。于之南整理好了心情,微笑着跟碰到的同事打招呼,然后往办公室走。

  “你疯了吗?离婚的时候都说好了孩子归我,现在回来了知道要孩子了?你是在外面玩儿够了没有女人愿意给你生孩子了,现在才想起回来要你女儿了是吧?”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于之南听到办公室里传出了王小优的声音。她通过门缝看了一下,一个男人背对着门,王小优正情绪激动地跟男人说着话。

  “你听我说,小优,你听我说。”男人伸手去拉王小优。

  王小优非常敏捷地甩开了他的手。

  “小优,以前是我不好,如果你愿意原谅我,我们就和好好不好?我父母年纪大了你知道,你不让爷爷奶奶看孩子也不对啊!”

  男人先是恳求的语气,继而开始激动。

  “你走吧,我只是按照法院的判决在办事,你这个样子我可以去告你的。”王小优说。

  “小优,小优,再给我一次机会。”男人说着,上前抱住王小优就要强吻。

  于之南见状,正准备推门进去阻止。还没等于之南推门,王小优就一把推开了男人,顺势再甩了他一巴掌。

  男人有些惊讶,捂着脸对着王小优发狠道:“你给我等着。”

  说完,男人推开门走了出来。用仇恨的目光瞪了一眼门口的于之南,吓得于之南打了个冷颤。

  “小优姐,你没事吧?”于之南推门进去。

  王小优现在办公桌前,摩挲着自己的胸口,还在大口的喘着粗气。

  “小优姐。”于之南走向前去,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

  “啊?”王小优这才回过神来。

  于之南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递给王小优。王小优接过水,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终于缓过了神。

  “没事吧?”于之南又问。

  “我没事,你工作吧,我出去透口气。”

  说完,王小优走出了办公室。

  于之南从柜子里拿出白大褂穿上,再打开了自己的电脑。她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拿出了手机给阿香发消息。

  阿香,我跟你说,我们科室主任的前夫刚刚又来找他了。我都撞见过两回了,那个男人太恐怖了。

  啊?上次你说他去医院闹事,这次又是去干嘛?

  我在门口听到,他说想要复合,还说什么孩子爷爷奶奶之类的,反正扯了很多。不过我们主任还是一如既往地强悍,没有受欺负。你说,一个女人到底要经历过些什么才能这么强大呀?但是她前夫走了之后,我感觉她还是挺后怕的。

  女魔头肯定是名不虚传的,只是作为一个女人她自己一个人把孩子带那么大还是挺不容易的。我先不跟你说了南南,我接孩子了。

  好。

  收起了手机,刚好王小优走了回来,她已经完全调整好了状态,完全让人看不出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之南,等会儿你先跟护士一起去查下房吧,我就不去了。这边医生有个术前会诊,我要去参与。”

  “好,我知道了。”

  “对了,我们办公室现在不是只有我们俩人嘛,可能下个星期会再来一个实习医生,你有空就把那个桌子收拾一下,给他腾出来吧。”王小优指了指于之南旁边那张桌子。

  “好,小优姐。”于之南说,“对了,小优姐,中午一起吃饭吧。”

  王小优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到了午餐时间,于之南先去医院食堂打了饭,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下来等王小优。

  “小优姐,这边。”

  看到王小优从入口一进来,于之南就向她招手。

  “都打了些什么菜?”王小优边坐下来边问道。

  “我随便打的,我来得早一点,食堂人还没多少打的品种还比较多,你看现在都排起长队了。”于之南说,“快吃吧!”

  王小优拿起筷子,夹了点菜往嘴里喂。在于之南眼里,她看起来依然是那个独立自信的女人。可是回归家庭,作为一个单亲母亲,她显得好无助。

  “小优姐,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分享分享,说出来可能会好一些。”于之南说。

  王小优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立刻躲闪了她的眼神,然后把手中的筷子靠在了餐盘边。

  “之南,有些事情不是说跟别人分享了就可以变得轻松。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感同身受的。可能你会说理解,但是你的理解就像是你做语文的阅读理解题一样,总是会词不达意。当成绩下来后,你发现自己考得不好,然后在老师讲题的时候你才发现原来作者想表达的意思,跟你想的完全不一样。”

  “就算学生不理解,但是老师理解。老师之所以会理解,是因为有人告诉了他正确答案。后来学生会懂,也是因为老师把正确答案教给了他。再或许,有些学霸本身就会解这题呢?所以你分享给我了,我就可以试着去理解。”

  王小优笑着摇了摇头,说:“真是年轻人。”

  “释放一下吧。”于之南笑道,“如果我是个差生,那你更能畅所欲言。”

  王小优看了看窗外,然后开口:“我跟我前夫离婚快六年了。”

  “六年,那不是你女儿刚出生不久?”

  “对,我怀孕的时候就发现他出轨了。”王小优说,“我当时其实特别地纠结要不要留这个孩子,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我真的是要炸了。知道那天我直接打了个车来了医院,二话没说约了个手术,可是他父母追到医院,又是下跪又是求情。本身这就是我的单位,这样真的搞得我很尴尬。”

  “那他呢?你前夫是什么态度?”

  “他那个时候郎情妾意的,哪儿有时间管我啊?我也是当时脑袋一热,就跟着他爸妈回去了。后来我爸妈也劝我,孩子都已经有了,就好好把孩子生出来。我也是想到这一点,觉得孩子是无辜的,我就想生了孩子之后就马上跟他离婚。结果孩子出生之后,他爸妈发现是个女儿就不是很上心了,离婚还是挺顺利的。不过好像是因为他那个出轨对象到现在都生不出孩子,他们又打起了我女儿的主意。”

  “一个人带孩子一定很辛苦吧?你后悔吗?”

  “有什么后悔的?她很可爱,也很懂事。你还没见过她吧?我以前带她来办公室玩过,那个时你还没来。来,给你看看照片。”王小优说着,翻出手机相册递给了于之南。

  于之南翻着相册,小女孩笑得甜甜的,不知道的人不会觉得她像是缺失了任何的爱的孩子,没有压力也没有负担,就是一副美好的样子。

  “来。”于之南将手机递还给了王小优。“真可爱,长得也像你,真漂亮。”

  “漂亮又有什么用?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话叫: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我宁愿她是个有趣的人,以后也遇上有趣的人,生活得永远自在快乐。”

  “小优姐,你有烦恼吗?”

  “我?我觉得没有吧!也不能完全这么说,看我都跟你絮絮叨叨了这么一大堆,可能是有,但是我从来不会让我的烦恼影响我,所以我也从来没把任何事当成过烦恼。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总是不能吃苦,遇上一点小事情就觉得天都要塌了。我手上带过很多实习生,其实你们给我取的那些外号,什么“女魔头”、“摧花大师”、“王铁棍儿”,我都知道。我其实也只是想对你们负责,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不是温柔的。”

  于之南有些不好意思,她笑着说:“其实我们也没有啦。”

  “头还疼吗?”王小优问。

  “不疼了,上午去换了个药。”

  “早上请假是因为不想来上班吗?”

  于之南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站在病人家属的角度,你就很能理解他们。今天上午我们开会的时候,也专门说了昨天这个事情。听说死者是个小包工头,因为被老板拖欠工资,带着手下的员工一起去讨薪。结果出来以后莫名其妙的出了车祸,送医不及时就没救过来。其实仔细想想,谁都知道这里面可能会有怎样的内幕。听家属说,在这之前建筑工地的老板就已经反复去他家恐吓了,后来就出了事。他们家她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也生病卧床,妻子没有工作,孩子还不会说话。家属可能是因为着急,所以行为方式都不对。做我们这一行久了,其实生死都看淡了,其他的你就没什么不能理解的了。”

  “小优姐,我其实真的很羡慕你。即使经历了再多不公平的事情,还能依旧过得这么漂亮。”

  “之南,一个女孩最不能放下的就是自己的姿态。这也就是我现在工作雷厉风行的原因,我希望身边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但是我也知道,不可能什么都像我想的那样,所以我就尽量地活好我自己。你还年轻,以后做什么事都一定要擦亮眼睛。”

  “小优姐,那你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个理想的世界。那个世界里的你,什么都是最好的,也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吗?”

  “理想理想,说了是理想那就不是现实,好好过好当下吧,其他的想多了也没用。”

  于之南没再追问,她想,王小优可能就是未来老者口中那一类接受自己生活现状的人。但她一直以为,只有像阿香那种每天都无忧无虑的人,才会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这一刻她好像突然懂了,喜欢的方式之一叫“接受现实”。

  “谢谢你小优姐,谢谢你愿意跟我分享这么多。”于之南说。

  “谢谢你愿意听我唠叨,其实我平常都没有人说这些。好像真的像你说的那样,说出来轻松多了。”

  “如果你愿意,以后我都可以做你的听众。”

  “谢谢。”

  于之南下班回家,林以北没在家给他发微信也没回。那一晚上林以北好像都没回家,于之南做了些菜放在桌上热了又热,最后终于放进了冰箱。

  于之南又把kk放进了自己的房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事情,然后在等待中睡了过去。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