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昨天晚上等着等着,于之南就睡着了。期间听到了林以北回来的汽车声,但因为太困了她没起床去看。

  于之南收拾好准备出门上班,刚一打开房间门,她看见沈弯弯开门从林以北的房里出来。于之南吓得马上又折返回房间里,蹑手蹑脚地把门关上。本来跟在于之南身后的kk,也受惊一般地跟着于之南跑回去,还“汪汪”地叫了几声。

  “嘘!”于之南摸了摸kk的头。

  所以,他们俩昨天晚上在一个房间睡了一晚?林以北还说要分手,看来关系更进一步了还差不多。

  于之南站在门前,理了理衣服,又跑去窗前看了一下,林以北正在院子里浇花。

  “kk,你先出去。”

  于之南把房间门打开,kk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见于之南没跟上去,它又跑回来房间找她。

  “走吧走吧,那我们一起出去。”

  于之南跟着kk下了楼。

  “南南。”

  于之南看到沈弯弯在厨房里忙活,原本想蹑手蹑脚地避开她直接出门,结果还是被她看到了。

  于之南定格的身影缓缓转了过去。

  她对着沈弯弯笑得很尴尬。

  “我做了早饭,一起吃点吧!”沈弯弯说。

  “不用了不用了,医院有食堂,我每天早上都过去吃。”于之南连连摆手。

  “你是个医生?很好的职业嘛!”

  于之南又对着她尬笑。

  “来嘛来嘛,一起吃点。”沈弯弯走到于之南面前,拉着她的手臂往厨房走。

  “真的不用了,我要迟到了。”

  “人家不想吃你就别勉强。”这时,林以北从院子里走了进来。

  “我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酒,今天早上还想着起来给你做早餐,就是想着大家能一起吃顿早餐,我有什么错吗?”沈弯弯松开了手。

  于之南又被推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

  “要不我吃点吧,正好我饿了,等会儿到了医院万一有病人来不及去吃饭,肯定都饿死了。好香啊,你做了什么?”于之南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我做了……”

  “你不是说你要迟到了吗?走,我送你。”林以北走到客厅抓起沙发上的外套就要往外走。

  “啊?”于之南呆在了原地。

  “先吃点吧,做了这么多不吃多浪费……”于之南又开口。

  “走不走?”林以北站在门口问道。

  于之南低头看了一下手机,如果不走的话的确要迟到了,她可不想再体会王小优的威力了。

  “走,走。”于之南说,“那我先走了。”

  于之南拍了拍沈弯弯的手臂,然后跟着林以北走了出去。

  院子里传来了车子发动的声音,沈弯弯去厨房将火关了,把锅里熬的粥也倒掉了。

  “kk,你说我一个当红的女演员,那么多人喜欢我,我要什么得不到?而我非得要执着于这个怎么都得不到的人,我做再多你爸爸都以为我是在演戏,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啊?”沈弯弯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怀里抱着kk。

   kk也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样,陪着她哼哼了几声。

  “这架秋千还是之前我说我喜欢,然后他就买来放在了院子里。他当时让我搬到我家去,我非得要放在这儿,后来就总是以想来荡秋千为理由到他家来。谁稀罕一架秋千啊!可他一点都不懂,臭林以北。”沈弯弯边说着边捋着kk的毛,突然用劲儿疼得kk叫了几声。

  “对不起对不起,kk你没事吧!”

  沈弯弯连忙抚摸着kk,而kk从她身上跳了下去一溜烟儿地跑进了屋里。

  “你怎么也不吃早饭就出来了?”于之南坐在副驾驶,余光撇了好几眼林以北终于开口。

  “赶着开会。”

  “好歹人家也是一大早起来给你做饭,这个样子会不会很伤她的心啊?”

  “那你也不是没吃?”

  “我……”于之南竟有些无言以对。

  沉默片刻,于之南又开口,“你们昨天晚上几点钟回来的?”

  “到家大概一点过一点。”

  “我本来是在等你的,给你发了一条微信你没回,我就在床上睡着了。”

  “哦。”

  于之南见林以北好像不太想说话,就没再开口。

  “昨天她喝多了,在外面情况搞得挺复杂的,我也找她经纪人谈了一会儿所以回来得比较晚。”林以北说。

  “哦。”

  于之南突然想到今天早上的那一幕,小声嘀咕了一句,“所以谈完的结果就是带回了家吗?”

  “啊?你说什么?”林以北问。

  “没什么没什么。”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不用藏着掖着。”

  于之南思考了片刻,小心翼翼地说:“那你昨天晚上怎么把她带回家了呀?”

  见林以北没说话,于之南马上又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问,你不想说就不用……”

  还没等于之南说完,林以北突然笑出了声,继而咳了两声又绷了回去。

  “又是她经纪人安排的,只是在我家住,我们俩可没有住一起。”林以北说,“就像你想的那样,昨天晚上又商量无果了。她经纪人不同意现阶段公布分手,不过也差不多提上日程了。”

  于之南也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于之南放下了车窗,看着窗外的风景又露出了笑容,突然好像心情都明朗了。

  到了医院门口,林以北靠边停了车。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于之南下了车跑向了一边。

  不一会儿,她手里提了些吃的回来。

  “给你。”于之南从驾驶室的车窗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林以北。

  “什么东西?”林以北问。

  “手抓饼啊!”于之南说,“你没吃过吗?”

  林以北接了过来,说:“谢谢。”

  “谢谢你送我上班,我先上去咯,路上小心,拜拜。”说完,于之南跑进了医院。

  林以北打开口袋闻了闻,将手抓饼放在了一旁,启动车子离开了。

  “小于,快快,快换衣服,去手术室。”

  于之南还沉浸在刚刚的幻想里,刚开门进办公室,就被王小优急促的声音催去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灯持续亮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熄灭,被推出手术室的病人已经盖上了白床单。

  手术室外等候的家长一股脑地往前冲,对着尸体哭喊,对着医生咆哮。

  “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刚刚送进来的时候人明明还是清醒的,怎么可能就救不活了。”一个中年妇女抓着主刀医生的手臂哭喊道。

  “阿姨,您先别激动,注意身体。”于之南向前,扶起了女人。

  “怎么可能,我儿子怎么会死,是不是你们把他害死了,啊!”女人的激动情绪突然直指于之南而去。

  “阿姨,阿姨!您节哀顺变,病人在送进急救室时已经没有意识了。”于之南解释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这些杀人凶手!就算我儿子救不活了,你们也应该事先通知我们这些家属一声,怎么就能自己做主给他盖上了这白布。”女人的哭声越来越大。

  旁边一个年轻一点的女人也突然上来应和,她大概是中年妇女的儿媳。一顿推搡中,于之南被推到了旁边撞到了墙上,额头破了好大一块。

  “病人家属,请你们不要在这儿喧哗,这里是医院请你们保持安静,有什么事情去办公室说。死者已经离世了,你们在这里大闹,只会让他也不得安宁。他是您的儿子,出了这种事情您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可是因为病人车祸送医不及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您去怪罪主刀医生,甚至将我们刚出来工作的年轻医生打伤,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伤心所谓的不愿意接受现实吗?我们已经可以当你是扰乱公共秩序,也可以告你故意伤害了。但是看在现在这件事情的份儿上,暂时不跟你们计较,请先去处理好眼前的事情。”王小优突然出现在了手术室门口。

  说完这话,她扶着于之南离开了手术室门口。

  “你还好吧?”

  王小优带着于之南去包扎了伤口。

  “小优姐,我没事儿。”

  “你也真是的,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了,怎么还处理不好?”王小优说,“家属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但是你在风口浪尖上去给他们做再多的解释他们都听不进去,还有可能给自己造成伤害,你说何必呢?”

  于之南低着头没说话。

  “好了好了,伤得不严重就好,包扎完了回办公室休息一会儿。”王小优起身拍了拍于之南的手臂,然后就出去了。

  于之南的额头上,贴了一小块纱布,只是被划破了流了些血,好在不是很严重。

  回了办公室,王小优不在。于之南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突然就哭了。

  这就是她不喜欢这份工作的原因,好多时候让她真的很累很累,可是她无法去反驳,甚至都无法去保护自己。

  门突然开了,于之南立马用两只手糊了一把脸,将眼泪擦掉。

  “南南,你没事吧?”进来的人是小艾。

  “没事。”

  “你哭了?”

  “没有。”

  “你这声音一听就是哭过了,没事的,我们这一行这是常有的事情。不过你要保护好自己,被骂骂没什么,受伤了疼的可是自己。”

  听到这话,于之南的眼泪又出来了。

  小艾见状,马上在自己的白大褂口袋里摸出了一包餐巾纸,抽出一张塞进了于之南的手里。

  “没事没事,南南,别哭了。等会儿王主任看到了,肯定会说你。”

  小艾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

  “哟,还哭上了?”是王小优。

  于之南立马用手中的餐巾纸擦干了眼泪。

  “小优姐,没有。”

  “南南,我先走了。”小艾说完便跑了。

  “多大的事情啊,有什么好哭的?你们年轻人就是经历得太少了,我当年被骂被打那都太多了。我以前还不是在这大医院,刚出来实习的时候在乡镇上的小医院,那些地方家属有意见了都是成群结队的找上门来,根本就没人管得了。我还不是过来了?”

  “可是他们也不应该打人啊!”于之南抽泣着说。

  “好了好了,他们为什么这么激动,我想你心里肯定也是理解他们的,差不多就行了哈。”王小优说,“你差不多休息一下,下午有个新入行员工的培训会,你去听一听,也能得到些经验,就当放松放松。”

  “好。”

  下午的培训会,就在医院的会议室开。于之南也在培训会上成了讲师的一个新案例,但她一点都不开心。

  培训会结束,差不多也到了下班时间了。于之南突然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她摸了摸被撞伤的地方,碰到就很疼。

  好在林以北的家里医院不是很远,她决定打个车回去。刚刚走到医院大门外,于之南就看见了林以北的车停在那儿。

  砰砰砰。

  于之南上前敲了敲车窗。

  “你在这儿有事吗?”于之南问。

  “你不是这个时候下班吗?顺路就过来等你。”

  “那你应该给我发个微信,我就好赶紧出来,有时候有事耽搁了就不会这么准时。”于之南很是开心。

  “你……”林以北指了指于之南的额头。

  于之南摸了摸,说:“没事。”

  说完这两个字,于之南心里又泛起了一阵委屈。她马上跑去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上了车。

  一路上,林以北通过后视镜不断地在看于之南。她一会儿叹气,一会儿又在仰头抹眼泪。但是,林以北都没有开口问她什么。

  “一起吃饭吧,我买了吃的。”

  刚一到家,于之南就往楼上房间跑。

  “不用了,你吃吧!”于之南说。

  林以北没再开口叫她。

  夜深了,林以北从院子里看到于之南的房间灯突然亮了。

  砰砰砰。

  林以北去敲了于之南的房门。

  “有事吗?”于之南开了门,声音已经略微有些嘶哑。

  “喝点粥吧,受伤了更要吃点好的。”林以北手里端着一碗海鲜粥。

   kk跟着林以北身后,门一开就冲进了于之南的房间。

  于之南吸了吸鼻子,肚子就在那一刻也不争气地响了。

  “谢谢。”她接过了粥。

  “我晚上点的,刚刚热了一下,你看看合不合你胃口。不喜欢吃的话,我下午买的东西厨房也有。”

  “谢谢。”再一开口,语气又委屈得要哭了。

  “你先吃吧先吃吧,我回房间了。”林以北看到于之南的样子,有些手足无措,只想到了先回房间,“kk,kk,出来,跟我出去。”

  林以北对着屋子里唤kk,可是kk趴在地上动也不动。

  “没关系,就让它在这儿吧。”于之南说。

  “好,那你吃了早点休息,不够的话厨房还有。”

  “嗯。”

  说完这话,林以北就回房间了。于之南端着粥进了房间,坐在椅子上,将粥放在梳妆台上。用勺子舀一点点喂进嘴里,又伸手摸摸kk。吃了几口,她回想着白天的事情,又枕着手臂趴在了桌上。

  林以北又跑到院子里,时不时地往于之南的房间望。灯一直都开着,他也在楼下辗转。一会儿在秋千上坐一下,一会儿又坐到椅子上。一会儿拿着喷壶浇浇花,一会儿又打开手机刷刷微博。

  直到于之南的房间灯灭了,林以北才像是松了一口气。

  他关了院子里的灯,也关了院子里的大门,回了房间。

  晚安。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