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2章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锦苏杏眼一瞪,这个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要交代那么多。

  温子林表情严肃的叮嘱,“其他事都可以缓缓,唯有这事你最要记得...我走后不许再捡别的男人回家!”

  锦苏:“.......”

  .................

  温子林即将远行,这两日忙得团团转,都顾不上伤心。

  怕他在路上吃腻了烧饼,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没饭吃,锦苏还做了年糕。

  年糕容易保存而且扛饿,放在火上烤软就能吃。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宋落霞却提出要跟着温子林一起走。

  “胡闹!”锦苏茶水都来不及咽下就拒绝,“又不是游山玩水,你跟着去危险之地干什么。”

  “我只要在这一天,那家人肯定还会来找事,只要我不在,他也没法子找你麻烦。”宋落霞怕被嫌弃,有忙说:“我不怕苦,洗衣做饭,缝缝补补都会,也不需要受人关照,到了后给个能遮风挡雨的屋子就行,吃的我可以自己挣。”

  锦苏道:“不行,大丫头才几岁,你就要带着她去冒险?在这里虽然会被骚扰,但谅徐有材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顿了顿,她看了温子言一眼,“且说老实话,我担心你,也担心路上子林还要多照顾你们两母子,会被拖后腿。”

  不把话说重些,宋落霞不知事情严重!

  放在桌布下的手忽然的被牵走,锦苏瞪了温子林一眼,现在是黏糊的时刻么,没看见她在处理大事?

  宋落霞低垂着头,苦和死她都不怕,但不能成为妹夫的负担。

  温子林放在桌下的大手把玩着锦苏的手指,“若只是想在营里找一份活干也并非难事。”

  营地有男人,就需要妇人洗衣做饭,但能进军营也要颇多规矩,比如必须已经嫁人,也不能太年轻。

  锦苏一把抽回手,怒道:“连你都胡闹。”

  她霍的站起,甩袖离去。

  宋落霞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她真是该死,表妹救她出水火之中,可她却惹人生气。

  温子林徐徐起身,信步走出大厅。

  锦苏恼怒,又不想呆在家里,出门寻清静,走了半条街后实在是忍无可忍,回头低吼。

  “不想看见你,回去!”

  她也不管温子林,只顾自己大步流星朝前走,直到拐进了一条黝黑的巷子,前方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锦苏打了激灵,扭头一看,温子林果然没再跟上。

  “老娘气头上,连鬼都打!”

  她雄赳赳的朝着黝黑的巷子走去,还没走几步路就被蒙住了眼睛,双手也被擒拿动弹不得。

  锦苏心里一咯噔,想着莫不是遇到了趁黑打劫的。

  “大哥,只要你不伤我性命,一切好说。我家穷没钱财,荷包就在腰间,就当是送您的酒钱。”

  果然有一只手摸上了腰,却继续向上,探进了衣襟里,锦苏浑身一震。

  “大哥!有事好商量!我也不是绝世美女,你要是真想要,妹妹陪你一次。”

  那双探进衣服的手果然停下,锦苏松了口气,继续说道:

  “虽然没见过大哥的样,但光想就能知道肯定风流倜傥,妹妹愿意委身大哥,不过说好了,大哥可不能要我命。”

  风流倜傥?愿意献身?

  温子林脸色如黑锅,捂着锦苏眼睛的手背部青筋暴起,他缓缓的推着锦苏靠上墙。

  笑笑,你完蛋了....

  “大哥,再等一等!”

  锦苏又嗷嗷的叫,温子林脸色阴沉的停下,他倒是要看看锦苏还能使出什么花招。

  “大哥,咱们你情我愿的,你先松手,咱们也能玩得尽兴对不对?”

  很快,锦苏双手得了自由,她猛地抬高腿对方踹去。

  “去你娘的..”

  温子林老神在在的擒住飞毛腿,挪开捂住锦苏眼睛的手。

  “笑笑,不许说粗口话。”

  “去你娘的。”

  锦苏一看采花大盗是温子林,骂骂咧咧的又开了口,刚才她都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

  一条腿被捞着,锦苏只好背靠着墙壁保持平衡。

  “温子林,放手!”

  “说脏话,罚吻一次,不叫相公,再加一次。”

  温子林缓缓靠近,近到两人鼻息交融,玫瑰色的薄唇戏虐道:

  “继续说。”

  “.......”

  锦苏可不是任人调戏的性子,忽的冷笑声,食指勾起温子林下巴,抢占主动权吻了温子林。

  温子林身躯一紧,眸色浓而深沉,被反拨撩得浑身冒火,正要吻上锦苏却被推开。

  锦苏对温子林眼眸里的‘欲’视若无睹,拍掉裙子上的灰尘悠悠道:“气也消了,回家。”

  温子林:.....

  两人并排着往家的方向走,话题自然离不开宋落霞。

  “你真要让表姐跟着去?她从小到大连镇上都没去过,跟着你一同去肯定有诸多不方便...”

  “既然她是为你着想,我便愿意带着她,且王爷的军营没你想得那么危险,他们在后方,即便是撤退,也是无辜人员先走。”

  “那我也去...”

  “不行。”

  温子林深情的凝视着锦苏。

  “我可以给别人冒险的机会,但不允许你陷入危险。”

  “......”

  良久,锦苏换了个话题。

  “怎么不在屋里?过来干什么。”

  “屋内只有表姐,我一个男人呆着不合适。”

  虽然锦苏从未介意过这方面,但温子林颇为自律,只要锦苏不在,绝不和宋落霞一个屋檐下呆着,把为人夫的信念贯彻得很彻底。

  门口,宋落霞正提着灯笼着急的等着,看到妹妹和妹夫一同来才松了口气。

  温子林道:“表姐,你且收拾,一同启程,只不过路上艰辛,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保不了你。”

  “明白。”宋落霞说道,又小心翼翼的看锦苏的脸。

  锦苏叹气,上前拥抱宋落霞。

  “到了外头一切小心,什么时候想回来,托个人捎信也行,我让人去接你。”

  “妹妹。”

  宋落霞湿了眼,锦苏道即将分离,今天两姐妹要好好说说话。

  “笑笑,夜已深。”温子林忽的开口。

  宋落霞是过来人,心想两夫妻离别之时肯定要恩爱一晚,实在不好打扰,于是道还有东西要收拾,把灯笼一放扭头就走。

  锦苏也以为离别的最后一晚,温子林肯定想干个啥,恰好身边人问:

  “接下来要是没事,我们回房。”

  “有事,我去冲凉。”

  锦苏匆匆抱着衣服去冲凉房,刚才暴走出了一身的汗,若是今晚注定发生什么,她可不要一要留下一身汗味的坏印象。

  洗了澡,她一身香的走进房间,温子林招手。

  “笑笑,过来。”

  她坐下,脸庞热水氤氲的红晕还未消失。

  “笑笑,若是接下来没事...那我们.”

  “嗯。”

  锦苏有些害羞,更多的是紧张。

  “你先吹灯。”

  “为何?吹灯还如何给王爷写药方?”温子林一身正气,“我即将启程,若是今晚你没事,何不写出治毒药方?”

  锦苏翻了个大白眼,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不治,治不了。”

  “笑笑。”

  温子林无奈的呼唤。

  别扭了半响,锦苏表情才软化,她并不想和温子林之间有秘密,就算现在不说,以王爷和温子林的性格也一定会继续追查。

  “我之所以知道王爷和世子身上带毒,是因为那毒药就是我师傅而制。”

  温子林掩住诧异,并没有打断。

  “师傅是受人所托,但我不知是谁,也只能告诉你这些。王爷一时半会死不了,这半年估摸也没心思造人。

  我确实还有些事弄不明白,等你回来后,如果我已经找到师傅,那时再给你解药的方子。”

  “好。”温子林道。

  毕竟明日要离别,他心中沉甸甸的不舍,本以为锦苏也会彻夜难免,某人却沾了床榻后迅速入睡。

  锦苏暴走一晚,又洗了热水澡,舒坦得来不及悲伤就呼呼大睡。

  身边躺着娇软的心上人,鼻腔嗅的是淡雅的女人香气,温子林抱着锦苏忽略无法平息的‘火’,深深的叹息。

  次日一早,温子林离开。

  锦苏望着那辆马车渐行渐远,直到连马蹄声都听不见了才回头。

  看着空落落的院子,她的泪水簌簌而下。

  世子沉默的掏出手帕。

  “真丢人,我是小孩都不哭,大人哭不害臊。”世子尾音发颤,说完就跑回屋里偷偷抹眼泪。

  吃了中饭,锦苏问:“下午还找果果玩么?”

  “去。”世子点头。

  隔壁村的几个小混蛋最近敢跑到村子里耀虎扬威,他和果果还有其他一些本村小娃儿约定好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他和果果是领头人,不能不去的。

  世子午睡的时候,锦苏准备了些凉糕让世子带去和小伙伴分享,然后才提着酒壶出了门。

  她到好友江清如的家中打米酒。

  院子里只有江清如的娘在。

  “婶,清如呢?”

  锦苏客客气气的问,江大婶却白了她一眼,冷冰冰说:

  “她不在。”

  “去了哪?我正想同她说点事。”

  江大婶拎着酒壶,语气不咸不淡。

  “去远亲家串门,一时半会回不来。”

  锦苏没见到江清如,提着酒正要离开,忽的听见拆房传来异响。

  “锦苏!我在这!救我!”

第42章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