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9章 疼你入骨

  早上走得急,剁椒鱼头还没坐,买来的胖头鱼早就翻了肚皮。

  除去今日要做的菜,锦苏又做了虎皮青椒,风干的腊肉也取下一块上蒸笼,最后摆到桌子上也有七八道菜的。

  ............

  一家三口都窝在厨房里,世子山珍海味吃惯了,反而对农家的灶台很感兴趣,用温子林的话说就是杵在这碍眼。

  如今温子林除了不会烧饭外,洗碗烧柴做得都不错。

  酸萝卜老鸭汤是餐桌上的重头戏,锦苏勺起一勺放小碟里尝了尝。

  “好像淡了,你试试咸淡?”

  锦苏正打要打开橱柜再拿个小碟,温子林却牵引着她的手腕拉近,就着她喝过的碗沿也喝了口。

  “是淡了。”

  锦苏朝锅里放了撮盐,有意识的不去看被两人触碰过的汤碟,耳朵微红。

  “我看也不用多盖房子,现在虽然挤了了点,但之后你和糯糯走了,这三间够我们住的。”

  温子林烧火的动作一顿,连世子都察觉了凝固的气氛,抬头看着两人。

  “表姐母子初来乍到,怕不愿和我们一同上桌吃饭,我去她屋里支张桌子,让两母女痛快的吃。”

  锦苏把秀发挽到脑后,脚步匆匆的离去。

  温子林直到看不见锦苏身影才收回视线,引着火光的眼神晦暗不明。

  一大家子吃着迟来的中午饭,锦苏到宋落霞看看情况。

  大丫还是第一次喝到满是油光的鸭汤,而且碗里居然有个大鸭腿!

  宋落霞可算是相信这家真的是妹妹做主,这几荤几素,过年都吃不上这么好的,不当家没底气这么挥霍的。

  “这得花多少油啊。”

  “油重要还是人重要?你们就敞开了肚子吃,这顿当作是接风洗尘。”锦苏笑着给宋落霞夹菜。

  外头忽然传出一声温子林的一声清咳。

  宋落霞寄人篱下,心思透透的,忙推着锦苏往外走。

  “我们母女两在这吃就行,你赶紧去陪相公女儿去,又不是三两岁的孩子,用不着你这里看着。”

  温子林和世子都没有动筷子,一大一小四平八稳的坐着,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

  宋落霞送走了妹妹,回屋看女儿光喝汤吃白米饭,桌上的菜一点都没动。

  “吃吧,这里是你小姨家,不用客气。”

  “娘,丫头不饿,咱们把鸭腿包起来藏着。”

  大丫是饿怕了,有吃的下意识就想藏起来屯着,可那小眼睛迸发着对肉的渴望。

  宋落霞看得心酸,把鸭腿塞到孩子手里,道:“留着都坏了,吃吧。”

  她教导女儿,“你姨母帮咱们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你要记住姨母的情,娘没本事还不了,今后得你来还。”

  “知道了娘!”大丫脆生生的喊着,这才幸福的吃着鸭腿。

  外边的屋子,锦苏一家刚撂筷子,宋落霞就出了屋主动收拾,说什么都不肯让锦苏动手。

  招呼着大丫把碗筷搬到水缸旁,勺水洗碗。

  锦苏拗不过,就随她去了。

  饭后,宋落霞顶着温子林灼灼视线叫走了锦苏。

  “妹妹,我虽然只是妇道人家,但种田种菜样样精通,我打算开春后就去租块桑田,桑叶可以自家养蚕,还可以卖给商人,总归是饿不死的。”

  她之前还在婆家时就见过来收桑叶的,给价合理。

  女人家力气小,种田不足以温饱,去城里帮工女儿又无人带,种桑树最好,既能在家中忙活,又有收入,也不用和大丫分开。

  可是她没钱,租桑地的第一笔银子还得和妹妹家借,再加上租赁也得开春,在此之前还得麻烦妹妹妹夫。

  大丫依偎着宋落霞坐着,小脑袋东摇西摆,强耸着眼皮。

  锦苏对世子道:“糯糯,带妹妹回屋里睡觉。”

  大丫一听忙坐直了腰杆,怯生生的看着面前精致漂亮的女孩子。

  “走吧。”

  世子不喜欢和女孩子玩,更不喜欢闷葫芦似的女孩子,抬脚就朝着屋里走。

  宋落霞拍女儿肩膀,柔声说:“娘和小姨说事,你跟着姐姐去屋内睡觉。”

  大丫这才怯生生的跟着世子,始终保持三步远的距离。

  进了屋,世子言简意赅的说:“躺上去,睡觉。”

  大丫忙小跑上炕,一挨着铺子立刻闭上眼睛,连呼吸都轻轻悄悄的。

  “这是什么?”

  大丫睁开眼睛,看到世子拿着阿娘做的小玩意翻来覆去的看,确实很有兴趣,半响才怯生生的开口。

  “口哨。”

  “怎么玩?”

  世子兴冲冲的问,尝试着吹了吹,只弄出了些气流声。

  “我教你。”

  大丫胆子大了些,伸手拿过来,使用巧劲吹出了鸟儿的声音。

  世子迫不及待的拿走又试了试,依旧只弄出了一两声。

  看到好看的姐姐皱眉头,大丫忙说:“这个还不是最好的,以后我找到好的柳条,做得精细些你就能吹了。”

  “行,咱们现在走。”

  “.....”

  世子带着大丫从后门出去,而锦苏一行人在前院,等商量完了事到屋里一看,两小孩全不知所踪。

  大人顺着敞开的后门去找,在小山坡上找着了人。

  世子正在树下打盹,大丫爬上了树不知在摸索什么。

  “你这孩子,怎么把姐姐带到这来了!”宋落霞忙把女儿呼下。

  “我家孩子调皮,肯定是糯糯的主意。”锦苏弯腰看熟睡的世子,戳他婴儿肥的脸蛋。

  大丫捧着捡到的柳条说了来意,宋落下一听糯糯喜欢,当场又做了个简易的哨子。

  温子林没见过,也好奇的看了几眼,就世子睡得浑然不知。

  入夜,宋落霞那屋早早熄灯。

  锦苏在屋内给世子讲故事,这一讲就是半个时辰,独守空闺的温子林忍无可忍的过来提人。

  进了屋,温子林坐在床榻上看着锦苏卸掉发饰,脱下外袍。

  虽然穿着中衣,但还是能看见玲珑有致的身材。

  外头冷,锦苏进了被窝却暖洋洋的。

  温子林已经提前将被窝暖好,又拉过她冰凉的小手放在怀里。

  锦苏睡觉不老实,又喜欢弯腰蜷缩着睡,从温子林的角度是不是就能看见衣襟里的春光。

  他忍住邪火,不动声色的朝抗外移动,想要隐藏身体的反应。

  还未睡着的锦苏噗嗤笑出声。

  她在府里的时候,乔亭笙十二岁就有通房丫头,但是看温子林的样子,对男女之事表现僵硬,只不过看她露了些锁骨就脸红。

  “你从小到大,府里就没安排个暖床的?”

  “我不屑要。”

  温子林背对着锦苏闷闷道。

  没良心的小丫头,他洁身自好有何不对,为何要笑他?!

  锦苏戳温子林宽阔结实的后背,满意得不得了。

  这年头要找到如此纯情的男人,真难得。

  她带笑的目光逐渐温柔,温子林身体的反应她是知道的。

  有时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既然两情相悦,如果他要,那么她就给。

  男女之事,并不是男方才享受到了欢愉,也没有谁吃亏的想法。

  可,温子林一次都没提起过,哪怕去冲了数次凉水。

  有人视你如珍宝,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

  过了几天,锦苏去镇子上将之前定做的工具取回来,要不是忽然发生清北王那些事,她早就给温子林动了手术。

  为了保证安静,今日宋落霞带着大丫和世子道外头逛街。

  锦苏起了大早,熬了麻沸散。

  止疼麻醉的曼陀罗花并不难买到,加上羊踯躅,当归,茉莉花根,石菖蒲等。

  温子林上半身露出精细的胸膛,举着小刀烤火。

  锦苏端着麻沸散进屋,结果烤火的任务。

  温子林伤口长了肉,需要割开取出腹部的东西,否则伤口永远长不好。

  “若是失败,你可能会大出血,怕不怕?”

  “我最怕的是出事后没人照顾你。”温子林看着锦苏的眼眸充满了爱意,“你且记住,这命是我心甘情愿送到你手上,要是出了事我心甘情愿,你莫要自责。”

  锦苏可是脑科专家,开脑的事都不在话下,怎么会怕一个小小的外科手术。

  可兴许是爱之深,此次真的有些紧张。

  她当年上医学院时,教授在第一堂课就说,外科医生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医生不给家里人和朋友动手术,如今终于亲身体会了一把。

  温子林接过麻沸散,温情的看了眼锦苏,大口吞下。

  他是真的可以把命交出去,若是醒不过来,最后一眼也够了。

  他再次睁开眼睛已是掌灯时,世子正守在一旁,见他醒了就要叫。

  “别嚷。”

  温子林口干舌燥,又觉腹部抽抽的疼,忍着不适问:

  “可是笑笑让你守在这的?”

  “娘才走不久,她说去屋内躺一会,让我看着点。”

  “让她去睡。”

  温子林嘴角勾着笑,掀开被子看着裹满纱布的小腹。

  “大夫在不在?”

  外头有人呼唤,温子林蹙眉,让世子出去将人打发了。

  宋落霞早一步去开了门,来人急匆匆的。

  “女大夫是不是住这里?我家男人羊癫疯犯了,现在正发作得厉害,想请大夫过去瞧瞧。”

  “我娘不在家!”

  世子压低声音道。

  外头的动静还是吵醒了锦苏。

第39章 疼你入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