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 卖女又卖妻

  并不是没想过带着锦苏一起走,可又怕外面凶险,还不如这里安稳。

  “我不管,就不让你走。”

  “好,我不走。”

  温子林用指腹为锦苏拭泪。

  ...............

  锦苏知自己性格,虽现在说得刁蛮,末了还是会让温子林走。

  她拉过温子林的手狠狠咬下,直将温子林的虎口处咬出了一排带血的牙印。

  “你出去,我想静静。”

  锦苏闷闷说道,本想装得大体,结果还是哭得稀里哗啦的,丢人!

  “笑笑,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会回来的,我见过无数的阴谋,每一次都大难不死,你要对我有信心。”

  温子林十三岁战队清北王,和太子一派作对,被温老爷当成是眼中钉肉中刺,如今他二十三,十年风雨,每一次都无所牵挂。

  成了,千古留名。

  败了,也只是一堆尸骨,所以无所畏惧,可如今有了锦苏,确实想活不想死。

  死了,她会哭的。

  死了,她会被别的男人抢走,从此一日三餐,喜怒哀乐都和别的男人有关系。

  他才不准!

  锦苏收了泪水,正要说话,两人都听得世子兴匆匆的声音。

  “人呢??”

  锦苏探头往窗外看,世子挎着个大篮子,小脸蛋跑得红扑扑的,篮子里的红辣椒满得溢出来。

  “这是我摘的辣椒!”

  锦苏和温子林走收拾妥当走出屋,看在台阶上看着兴高采烈的世子。

  “做剁椒鱼头正需要辣椒呢,谢谢糯糯。”锦苏笑眯眯道。

  “小意思。”世子昂首挺胸到,伸手去揉发痒的眼睛,忽感眼睛刺痛,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淌。

  锦苏忙拉着世子的手,“摘了辣椒又去揉眼,当然疼。”

  她忙从水缸勺水给世子洗眼睛。

  折腾了会,世子泪汪汪的抬头,心里发誓再也不去折腾辣椒,见锦苏眼眶也是红的便问:“你也揉了眼睛。”

  “我哪有那么傻。”

  世子黑溜溜的眼珠一转。

  “那就是被爹给骂了?”

  “呸,他一入赘的哪里敢招惹我。”

  温子林就呆在柱子下,捧着干燥的毛巾,一人递了一块,无奈道:

  “别在水缸旁闹腾,小心摔跤。”

  午饭是三人一同做的,听说辣椒辣手,温子林就担负起了剁辣椒的任务,锦苏剁着洋葱,两夫妻被洋葱辣椒熏得眼睛泛着泪光。

  世子坐在小板凳上剥毛豆,锦苏说了,毛豆是饭后点心,跟着大料水煮后,再放到调好的酱汁里捂着,闲香辣特别开胃,说得世子甘心做活。

  “大妹子?”这时候有人来敲门。

  锦苏听出来是村子里弹棉花的斐老伯,便去开门。

  温子林跟着她一同出了灶房。

  弹棉花的斐老伯拉着弹棉花的工具一脸的着急,道:“你表姐要被送到官府去了,两口子赶紧去看看!造孽啊,好好的一个人被打得没有人样。”

  斐老伯走街窜巷弹了一辈子的棉花,锦苏还没被抵押给清吟小馆时和宋落霞经常到棉花摊子玩闹,斐老伯算是看着他他们长大的。

  温子林问:“可是犯了什么事?”

  斐老伯召集道:“说是偷了银子,我看不像,肯定是那混小子偷的,被抓了就栽赃给媳妇。她那家婆又鸡贼,宁愿让儿媳妇被打死,都不愿意把儿子偷的银子拿出来。”

  锦苏听得怒火中烧,如今宋落霞在这没有半个亲人,要是她再不管,那个可怜的女人下场一定很惨。

  “斐伯,谢谢你,进屋来喝口茶。”锦苏真心实意的说。

  斐伯摆手,催促两夫妻赶紧去,然后推着弹棉花的平板车唉声叹气的走了。

  锦苏关院门,从带回来的包裹里拿了几张银票,对温子林道:“你们先吃饭,我去一趟。”

  本来让温子林去了更好,有个男人在场也好增加底气,可也不能把世子一个人撂在家里。

  锦苏匆匆走出院子,去解马缰。

  当初买这匹马是为了给温子林离开时代步,暂时用不上就出租给马夫,一个月能挣一只鸡的钱。

  温子林看她英姿煞爽的跨上马,问:“你会骑马?”

  “技术一般,跑起来没问题。”锦苏调整着坐姿。

  她和乔亭笙互生情愫的那段时间,确实也学了不少东西,比如骑马。

  “我去卸车,带上糯糯一起去。”温子林严肃道。

  这倒是个办法,锦苏又下马,帮着温子林卸车。

  温子林带着世子,锦苏独骑一匹,三人匆匆出了门。

  马比马车快了不少,一个时辰不到就进了宋落霞嫁过去的村子,打听到了住家。

  低矮的茅草房外围着不少人,其中有一波凶神恶煞,男的女的将缩在角落里的宋落霞团团围住。

  宋落霞头发凌乱,嘴角高高肿起,贴着墙角无助的坐着,却忽然朝一处吼。

  “不是叫你到别处玩!”

  大丫头怯生生的站着,搅着手指含着泪水不肯走。

  领头的男人道:“不把偷的东西交出来,这小姑娘就得跟我们走。”

  宋落霞的家婆姚桂梅早就不想养个赔钱货,巴不得大丫被带走,闻言豪爽得很,“我家儿媳妇不检点,这小丫头你要带就带去。”

  宋落霞怕的就是这个,所以刚才才让丫头躲走,她像是困兽般扑过去,把孩子护在身后,瞪大的眼睛满是惊恐,顶嘴:“不行,她不卖,钱不是我偷的。”

  “你还敢横!”宋落霞的丈夫徐有材扯过妻子甩了一巴掌,“娘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不是你偷的是谁偷的!”

  宋落霞哀怨的看着丈夫,后者使了警告的眼色。

  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顿,把大丫头送走以后还能生,怕什么,现在不走以后也是要卖的,女孩子赔钱货,要来没用。

  看着丈夫和家婆合伙诬赖的嘴脸,宋落霞打碎了牙,委屈往心里咽,说什么都不肯。

  来人烦了,问:“要不还钱,要不赔人,不然就跟着去见官府。”

  “别啊,大哥,有话好好说。”徐有材拉了宋落霞一把,压低声音说:“你要他带走大丫,不然回头县令知道是我偷了东西,抓的是我!你就舍得看我去蹲大牢?以后这家还要不要了?”

  “是我偷的。”宋落霞爬起来给男人磕头。

  “行吧,既然你承认了,那就把钱还来。”男人道。

  “我没有钱。”宋落霞小小声的说道,哀求的看着丈夫,只希望丈夫能把偷的银子交出来女儿

  徐有材狠狠的瞪着妻子,头一扭不管事。

  “那没钱就得拿你女儿抵债。”

  “她欠了你多少钱。”

  一声清脆的声音,众人回头,外围的村民自动让开一条道。

  锦苏一家三口冷冷的靠近,表情是如出一撤的阴鸷。

  宋落霞动了动嘴,却收到锦苏稍安勿躁的眼神。

  “你又是哪个。”来人狐疑的看了徐有材一眼,后者也迷茫摇头。

  锦苏不耐,“你别管我是谁,总之她欠你多少钱。”

  男人打量锦苏,见一家三口穿的一般,气势却足,特别是那男人和小女孩,姿态高贵,不似乡下人。

  男人说:“五两。”

  锦苏对着宋落霞说,“我帮你付了这五两,你们的债主就是我,这娃儿的跟着我。”

  姚桂梅不知为何赔钱货孙女忽然这么多人抢,下垂眼里透着贼光,忽然道:“你要的价和他要的价不一样,得加钱。”

  “加多少。”

  一听锦苏的口气,宋落霞的家婆反而犹豫,好不容易来个肥羊,加少了怕亏本。

  温子林忽然对着一看热闹的小女孩道:“我看这个就不错。”

  小女孩的娘亲赶紧拉过女儿,“呸呸呸,我女儿不卖!”

  “加二两,就加二两,小孩给你们。”宋落霞的家婆赶紧开腔,这村里女娃多,就怕面前人看上了,不要他们家的了!

  锦从怀里掏出了七两,冷笑的看着追债的男人。

  “你要一个小丫头有什么用,既然他们家偷你家银子,小姑娘归你,我宁愿给你七两银子,转手卖不卖?”

  “卖。”

  男人笑呵呵的说,那黄毛丫头又瘦又脏,身上都没有几两肉,一脸的丧气,他动手就要去抓大丫。

  姚桂梅忙去阻止,高声喊:“六两,六两你把孩子带走。”

  锦苏托着银子,抬高下颌看向宋落霞。

  “我还缺个洗衣做饭的大婶,这女人卖不卖。”

  徐有材犹豫,“这是我媳妇,不卖的。”

  锦苏道:“巧了,姑奶奶就爱跟着人对着干,这个十两,我买了。”

  她的样子就好像暴发户,嚣张得很。

  徐有材和老娘互看,乖乖,那可是十两啊!当初买苏翠姗也才花了二两银子,这些年把她当成不要钱的丫鬟使唤,现在还能十两卖出去,划算!

  村里有人朝着徐有才吐口水,不要脸,连老婆都卖。

  锦苏神色不耐,“我没耐心等,快点。”

  姚桂梅说:“卖卖卖,夫人,我这儿媳妇脏,别冒犯了您。”

  宋落霞垂眸,心凉透了,她这些年跟着徐有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家人没有人性!

  “我看还是算了。”徐有材咬咬牙说道,虽然十两银子很心动,不过身为男人卖老婆太丢脸。

  姚桂梅气得跳脚,扯着儿子数落,“算什么算,回头娘再给你买一个黄花大闺女,要怎么伺候你都行,还能生儿子。”

  大孝子徐有材听老娘的,心一横,摆摆手同意卖了。

第37章 卖女又卖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