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给世子看病

  衙役扫了眼银子,藏进袖子里,这才不紧不慢的说:“你后娘王氏,她说你是远近驰名的神医,什么病都能治。”

  锦苏气得牙痒痒。

  .............

  温子林示意锦苏不用争辩,道:“拙荆少外出,怕冲撞了世子,两位且稍等,我们打点一二,随后便去。”

  衙役刚得了银子,再说只要锦苏识不给他们添麻烦,等一等也无妨,便催促道:“快点!耽误了事谁都赔不起。”

  温子林拉着锦苏进屋,铺纸拿笔,道:“娘子,研墨。”

  锦苏闻言取了水,倒在砚台中,边研墨边看温子林写字。

  “温子林”

  三个苍劲有力的字跃然纸上,锦苏内心暗自叫好。

  “好了没有!”外头压抑不耐烦的催促。

  锦苏应了声,问:“你写自己的名字做什么?”

  温子林蹙眉犹豫,把纸张揉成小团塞给锦苏,吩咐道:“要是出了事,就把这张纸交出去,可保你不死...要是一切平安,找个机会毁了这字,别让人看见。”

  锦苏看温子林面有挣扎之意,显然并不是很想暴露,便小心翼翼的接过藏好,郑重说:“我知道了。”

  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把温子林置身于险境之中的。

  温子林帮她收拾看病的器皿,见她神色紧张不安,便拉着她的手摇了摇,温声说:“大胆的去,我保你周全。”

  锦苏紧张,下意识想回嘴,“要真有事,我人头落地了,消息还不一定传到你耳朵里呢。”

  可话到嘴边她又给咽下去,温子林好心好意的,她没必要说这么刻薄的话。

  “好好看家,我办完事就回来。”她故作轻松的吩咐温子林。

  锦苏简单收拾好,跟着几个衙役出了门。

  温子林一直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直到出了村,衙役压着锦苏坐上马车后才停下,修长的身体倚靠着村口的石头,眼神晦暗不明。

  锦苏上了马车,才发现被马车内还有几个面色惶恐的大夫。

  他们各个都是小地方的土郎中,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各自缩在一角唉声叹气。

  清北王那么大的头衔,他们的小命如同蝼蚁,就怕治不好世子的病掉脑袋。

  锦苏是唯一的女大夫,相貌又年轻,上车后朝着几个熟悉的面孔笑了笑。

  大家都是周围乡村的土郎中,互相抢过不少生意,不过当下也顾不上计较,都在想着怎么治小世子的病。

  马车畅通无阻的进城,越是靠近驿站就越多守卫,一趟车停了四五次。

  驿站大门有重兵把手,锦苏悄悄的掀起帘子。

  以往她作为贴身丫鬟,跟着乔亭笙来过这里拜访过不少贵人,有时候是朝廷命官,有时候是风靡中原的大文豪。

  马车绕过正门停在侧门,衙役堆着笑掀开车帘,对着守门的侍卫道:“爷,都是给本地的郎中,给世子看病的。”

  侍卫扫了马车一眼,就让众人下车跟着进驿站内。

  锦苏一下马车就被拦下,侍卫呵斥,“谁让带家属的!”

  没看我背着药箱么,锦苏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杆,“爷,我也是大夫。”

  她年纪小,长得还嫩,侍卫好一阵怀疑,直到几个郎中都作证才放锦苏入驿站。

  驿站外围是高墙灰瓦,可是里面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假山堆叠相得益彰,美得恨。

  “别乱跑。”侍卫让他们站在一处。

  几个人唯唯诺诺的应了声,年纪大的郎中规规矩矩的,连眼睛都不乱瞟。

  等了一炷香,大家都有些站不住,忽然听见远处声音吵杂,七八个侍卫押着十几个步履匆匆的男人。

  这些人有老有少,锦苏还看见之前负责收购草药的药铺掌柜,正捂着淤青的眼睛夹在人群里。

  锦苏心里一咯噔,这可怕的医患关系,治不好就打?

  之前让他们等待的侍卫走在最后,厉声道:“王爷说了,连一点小病都看不好,放出去也是祸害百姓,各个都先关个三天,勒令以后都不许行医。”

  锦苏撇嘴,大夫又不是神仙,有本事王爷自个上。

  她只敢腹诽,头低低的,表情十分虔诚乖顺

  此时,有个丫鬟快步走来,朝侍卫摆手。

  “跟上!”侍卫吩咐锦苏。

  锦苏跟着众人拐过长廊,到了一处花园,石桌旁坐着个威严的男人,目测不超三十岁,身材很是高大威猛,五官虽不出众,但贵气逼人,特别是神态,绝对是上位者才有的气势。

  “王爷如此年轻。”锦苏内心戏份满满,跟着所有人一道下跪。

  大理石地面十分坚硬,她跪得又猛,膝盖哐当的砸在地上,响声异样的清脆,疼得她表情扭曲。

  清北王陈景遂凌厉的扫过众人,目光在唯一的女大夫身上稍稍停留,随即道:“世子途径本地,却染上恶疾,今日请你们过来诊治,若是治得好,金银珠宝随便取,要是让世子更加痛苦....”

  众人都知道这几句话里的分量,吓得哆哆嗦嗦。

  锦苏低头,已经在想被关进牢房里后,温子林会不会来送饭等问题。

  侍卫随手点了一个大夫,道:“你,进去。”

  那大夫应了声,颤巍巍的跟着侍卫进了屋。

  诺大的园子,数十个人鸦雀无声,连落叶坠地声都十分清晰。

  等待大夫诊治的过程中,清北王看向跪在边角的女大夫,不悦蹙眉。

  “哪个大夫的家属?”

  带着锦苏进驿站的侍卫站了出来,“回王爷,不是家属,是大夫,她家里人揭了榜,就一并带来。”

  “胡闹。”清北王语调已是浓浓不悦,“黄毛丫头都敢给世子看病,要你何用,下去领罚。”

  侍卫抱拳称是,弯腰朝西边走去。

  锦苏垂眉顺耳的跪着,好似王爷说的不是自己。

  清北王身边的贴身侍卫名唤追穹,此时喝道:“还不滚出去。”

  锦苏眼波粼粼,老实起身,回了个‘遵命’转身就走,惶恐的表情渐收,脚步都变得轻快。

  她才不要当出头鸟,这时候赶回去,说不定还能吃上晚饭,至于世子的病,那么多大夫都看不好,她看没那么大的自信。

  眼看着要拐弯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不知道谁喊了句:“王爷,她虽然年纪小,可连死人都可以医活。”

  听那娘娘腔的声音就知是隔壁村另一个姓章的大夫,技术一般,就是能说,老是忽悠老百姓看病,人家姑娘来月事肚子疼,活生生被他说成是得了不治之症,趁机讹钱。

  锦苏行医后,抢了这章大夫不少病病患。

  追穹看了眼清北王,喝:“回来!”

  锦苏微不可闻的叹气,鸵鸟状的又挪回了队伍里,重新跪下。

  “你,跪到前面来。”

  锦苏心里苦,只好又起身,绕过众人跪在第一排。

  “抬头。”这次不是侍卫长追穹的声音。

  锦苏抬头,看着清北王陈景遂的蟒袍,声音抑扬顿挫道:“给王爷请安。”

  除去这略微怪异的腔调,陈景遂打量着她,虽是个村姑,但因皮肤白皙,倒没有乡下女人的粗鄙,眼神清澈,且跪得还挺端正。

  锦苏哪里知道王爷居然对自个的跪姿最满意,反正王爷让抬头,她就抬头,哪怕下一秒王爷让磕头,她也会毫不犹豫照做的。

  小命珍贵,保命要紧。

  小小年纪,能看过几个病患,陈景遂心中思量着。

  此时,恰好第一个老大夫被带出来,噗通跪下。

  “王爷饶命。”

  两名侍卫架着老大夫拖走。

  陈景遂勾了勾手指,追穹看向锦苏。

  “你,进去。”

  锦苏认命站起来,手心全是汗水。

  陈景遂当然看到了这村妇时不时把掌心往裙上蹭,表面却又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

  锦苏进屋,室内药味与檀香味都十分浓郁,她扫了眼禁闭的四扇窗户,只好憋着气少闻。

  屋内摆设古朴也却上档次,黄花梨的大床挂着重重帷幔,数个婢女垂首站在床榻旁。

  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孩子身陷入锦被中,脸色苍白,眼窝凹陷,呼吸迟缓笨重。

  “世子。”锦苏轻声呼唤。

  那小男孩睁眼,恹恹的看着锦苏。

  锦苏把袖子挽到手腕上,柔声说:“我且为你诊治,身体有哪些不舒服的也一并告诉我,可好?”

  世子点头。

  陈景遂也踱步进屋,示意奴婢不用请安,悄无声息的站在锦苏身后。

  锦苏为世子把脉的时间极久,秀眉也越皱越深。

  “世子,请伸出舌头。”

  陈景遂示意下属不用管,目光沉沉的凝视着锦苏的背影。

  看了世子的舌苔,锦苏又去按世子的肚子。

  “要是疼,就说。”

  她边按边看向世子的表情,后者频频摇头。

  锦苏开始解世子的裤子。

  世子按住裤头,满脸的不愿意。

  锦苏温声道:“世子莫怕,我只是在找病因。”

  世子握着裤头僵持了一会才松手,锦苏只扯下一点,当按到右下腹某一处的时候,世子痛苦的叫出声。

  整个屋子的人表情都跟着一动。

  锦苏松手,给世子拉好裤子。

  世子这是阑尾发炎,要是放到现代,也就是个小手术,可在这里,给世子开刀动手术无异于把脑袋双手奉上。

第21章 给世子看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