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说个鬼故事

  她都说出这种话了,寻常人就算是做个表象,也要适当的表示自己绝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可温子林只是沉默的吃起了饺子,速度还不慢。

  锦苏撇嘴,捞起个鸡爪继续啃。

  晚上睡觉,锦苏照旧打地铺,温子林睡床。

  黄土地又冷又硬,锦苏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知道温子林也没有睡。

  “温子林,你睡不着?”

  “嗯。”

  “伤口痛,还是冷?”

  现在冷,家里又四面通风,她怕温子林会感冒,影响病情恢复。

  “不冷。”

  黑暗中,温子林把这家唯一一条棉被准确无误的踢到锦苏身上,他只剩下个小毯子。

  瑟瑟发抖的锦苏捂着暖烘烘的被子挪到床沿,递过了一半被子。

  “还是盖着吧,身体弱不能吹风。”

  温子林没有拒绝,星眸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在长安,只要家中殷实的,家中梳冠之后,家中都会安排通房丫头,他所处的圈子更是如此。

  温子林从未碰过,只因没有兴趣。

  而如今跟一个乡下村姑共处一室,虽然心中没有绮旋的念头,但感觉却不坏。

  两个人在黑暗中瞪着眼,听着外头的风声。

  “温子林,你们读书人很会讲故事吧,说个鬼故事来听听?”

  温子林沉默,住进来后,他偶然听隔壁大婶吆喝过,现在这间屋子以前死过人,是凶宅,她侧头,刚好能看见锦苏的半边脸。

  这村姑...胆子真是肥!

  锦苏感慨,还没穿过来之前,她为数不多的爱好里,其中一个就是听鬼故事,兴许是穿来的时间久了,有时候穿越前的事就像是做的一场梦。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想着那些恐怖画面还是会怕的,不过现在床上睡着个男的,会喘气的,她不怕。

  “我不会。”温子林道。

  锦苏嫌弃的撇嘴,“你以前家境不错吧,居然连鬼故事都没听过,我对你太失望了。”

  温子林默默的忽略掉这句话,就是因为家境不错,才不会听这些乱七八糟的。

  “你一看家里就是有钱的,手那么修长细嫩,肯定没辛苦过,还有气质,普通人家养不出你这样的。”

  锦苏还在分析,“你的手虽然白皙,但是虎口处有茧,平日应该也把玩长枪一类的兵器,茧比武将的少,说明并不以此为生,家中养着个专门教武的师傅,在长安至少得有三套房。”

  三套房?温子林勾了勾嘴角。

  他本以为锦苏还会继续说,没想这人一开口就讲起了鬼故事。

  “床底下是很邪门的,晚上夜黑风高的时候,床下也会躺着一个人,只要你把脚伸出去,鬼就会抓住你的脚....”

  温子林没有被吓到,倒是锦苏越说越心虚,都不敢往黑黝黝的床底看,不动声色的朝外挪了挪。

  “说完,睡觉。”

  随便扯了两句,锦苏背过身去,把被子蒙过头。

  饶是这样也没逃过做噩梦的命运,次日醒来时累得和,第一件事就是去床底看看。

  温子林倚靠着床沿,淡淡说:“人有恶人,鬼也有好鬼,恶人比鬼还恐怖。”

  锦苏举起大拇指:“不愧是读书人,有学问。”

  温子林以往被人夸得多了,不知为何,被面前这村姑夸了几句,竟十分受用。

  “早饭就吃昨天剩下的,今天我要去赶集不在家,你好好养病看家。”

  说完就让温子林挪了挪,从床沿里扣出了几吊钱。

  “这里都能藏钱。”温子林下意识的环顾这破败的房子,从住下到现在,他至少见过锦苏从七八个地方挖出银子。

  “是不是很配合我?”

  温子林看着得意洋洋的锦苏,英气的眉眼柔和不少,低声一笑。

  “啧啧,你居然是虎牙。”锦苏靠近,“再让我看看。”

  面对一脸好奇靠过来的人,温子林收了笑,玫瑰色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不管虎牙是什么,这小村姑越是好奇,他就越有逗弄的心,不给看。

  倒是再对我多些好奇心...

  温子林气质淡,锦苏则热烈,一人说个不停,一人静静的听,倒也很和谐。

  闹了一会,温子林适当的满足了锦苏的愿望。

  除去那两颗虎牙,温子林的牙齐整洁白,锦苏欣赏了会才去打水洗漱。

  她一走,温子林垂眸看着地上的棉被,表情不似刚才阳光。

  昨夜,锦苏一直在梦呓。

  她哭,还说了梦话,道什么不应该陷入太深,不应该自不量力,又道心里难受。

  一些温子林听懂了,一些没听懂。

  温子林抚着手腕,昨日见她扑腾得厉害,本想将人推醒,却被紧紧抓住了手腕。

  锦苏嘴里一直喊着救命,水...之类的话,抓着他的手就像是抓着浮萍。

  当温子林心生不忍时,锦苏却忽然砸了砸嘴,嘟哝了一连串的菜名,有些听着像是吃的,却还是第一次听见。

  火锅是什么?电冰箱又是什么菜?有个冰字难道是冷盘?

  这个女人看似没受过良好的家教,可是却有一身的本事,医术牛,厨艺好,人又激灵,对人不卑不吭,年纪轻轻还想到买个相公入赘。

  要是鬼怪所变,也就是这样了吧。

  温子林若有所思,如果真的是山野邪崇,她应该是狐狸精一类的。

  他倒是听过不少狐狸精与书生缠绵的故事,虽从未见过,但也相信大千世界无所不有。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锦苏许多异于常人的行为就都能解释得通。

  因为是修行多年的狐狸,见多识广,所以会医术不是什么稀罕事。

  而且狐狸对男女之别也不看中,说不定她到灶房做饭,每一次都是用的法术!

  灶房内烧火做饭的锦苏不知道,屋内的某个人正在异想天开。

  吃过了顿简单的早饭,温子林慢吞吞的起身跟在锦苏身后。

  “我跟着去。”

  “别了,山路难走。”

  可是温子林就是跟着她,亦步亦趋的出了门。

  门槛处,两人僵持不下,锦苏先妥协,道:“也行,带你出去亮亮相,省得王氏还死心不改,想把我嫁出去。”

  锦苏出了一趟门,带回了一个消息,今天负责给人修补铜镜的王大哥也要道镇子上去,拉他们来回四文钱。

  锦苏和温子林同时亮相,在这不大的村子炸开了锅。

  昨天在河边洗衣服的妇人早就把锦苏家里有个男人的传得人尽皆知,现在谁都想看看,那个被吹上天,据说相貌很好,还是来自长安的男人。

  虽然走路慢悠悠的,体格弱不经风,肯定是个干不了农活的,但毕竟是长安来的人,村民十分好奇,跟着王二麻子的牛车走。

  牛车有个大棚,棚里坐的不止是锦苏和温子林,还有一些同样去赶集的男女。

  牛车颠簸,人多拥挤,温子林不动声色的把锦苏护在一角,手臂挡在她面前,不让她被人碰到。

第9章 说个鬼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