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堪比过年

  “多做好事没错的,”锦苏自我安慰道,“说不定哪一天感动了各位神仙大佬,把我送回去呢!”

  这话只是锦苏的呓语,可听觉向来灵敏的温子林却听得清楚。

  送回去哪里?她的家乡不就是在这么?虽然没问,但他却有些好奇。

  “你不能吹风。”锦苏甩掉药材上的水珠。

  她起得太快,一时间脑袋发懵,眼前一片黑,身体往后倾斜,再踩着软土的那一刹那,锦苏已经做好了成为落汤鸡的准备。

  一只手牢牢的扣住她的肩膀,等她站稳了立即松开。

  “吓死我了。”锦苏擦了把冷汗。

  温子林的视线投向了锦苏的脚跟,似是在防备她再一次摔倒。

  锦苏朝着远处还在吵架的黑寡妇喊。

  “婶子,你家的鸡还有没有,我要一只老母鸡,给选一只膘多的,我多付你五文钱,在来两个鸭蛋,十个鸡蛋,不赊账。”

  黑寡妇在市场有个卖鸡鸭的摊位,听锦苏来照顾生意,哪里还顾得上和章氏吵架,吆喝道:“行,婶子给你挑好的,保准你满意。”

  锦苏对温子林说:“给你补一补。”

  那边黑寡妇喊:“老母鸡要几斤重的?”

  锦苏回道:“我相公身体不好,您看着来挑,经婶子选过的鸡,不用看都知道是好的,以后还要经常去你加买鸡。”

  黑寡妇满脸堆笑,“成!冲你这句话,婶子再送你几个闷蛋,男人吃了好。”

  闷蛋就是还在母鸡肚子里,没生出来的蛋,本地有说法,这种闷蛋男人吃了好,但是小孩不能吃,吃了会不聪明。

  那黑寡妇麻利的收拾衣裳准备回家挑鸡,随口问:“妹子,什么时候成亲的?”

  锦苏做娇羞状,“其实以前我给人帮工的时候就成亲了,不过那时他还在京城当差,好一段时间都在京城里料理事情,现在才来找我,所以婶子才不知道。”

  温子林在这时候也很配合的说了句:“外面凉,你穿得单薄,早些止住话头回家去。”

  这男人看着挺关心婆娘的嘛,黑寡妇和其他妇女对看着。

  锦苏做小媳妇状,垂眉顺多:“听你的。”

  那些在河里洗澡的伢子听锦苏有男人了,就编话来大声嚷嚷:“被人赶出来的狐狸精家里藏着一个男人!”

  锦苏做出挥舞拳头,要追赶的样子。

  那些伢子笑哈哈的。

  温子林站在锦苏身后,清冷的眸带着冷。

  在他冰冷得不带温度的眼神凝视下,那几个男孩子浑身不自在,也顾不上玩水,各自散开。

  “这些小东西,以后早晚都有媳妇管。”锦苏笑眯眯的转身朝家里的方向走,忽的停下,一手拿着草药,另一手拉着温子林的食指,叮嘱:“看路,你要是再摔一跤,伤口又得崩。”

  温子林起初有些不适应,走了几步后跟上了锦苏的步伐。

  那些洗衣服的妇人还在念念叨叨。

  “居然是京城里的,大地方的人长得就是人模人样,不过就是弱不经风,这种样子哪里能干什么活。”

  “能嫁人就不错了,锦苏还是命好。”

  “唉,我家闺女比她好千千万万倍,希望以后嫁个更好的。”

  回到四面通风的破屋子,锦苏从地下又挖出几吊铜钱,吩咐温子林好好看家。

  “躺着别乱动弹,碰了哪最后还是得花我的钱买药。”

  温子林当真合衣躺下,应了一声,在锦苏要出门时忽然开口。

  “在山上你怎么发现我来了?”

  就算他现在受伤,也不至于连生活在乡野的小丫头都骗不过,有时候,面前这人表现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锦苏笑眯眯的用那些伢子的话打趣,“你没听那些人说么,我是狐狸精,只要男人靠近,我鼻子立刻就能闻出来。”

  温子林意味深长的看着锦苏的背影。

  .......

  黑寡妇早就抓好了鸡在门口等着锦苏。

  她选的鸡又重又肥,鸡蛋和鸭蛋个头也都不不小,她还拿了一颗鸡蛋摇给锦苏听,鸡蛋沉甸甸的摇不动,证明是刚下的新鲜鸡蛋。

  锦苏付钱后,拎着鸡兴高采烈的回家。

  出门前她就煨了热水,鸡先割脖子,血装起来,放一点盐巴使其凝固,接着就是焯水拔毛。

  想一想,已经很久没有吃鸡了,今天跟过年似的。

  她知道温子林搬了个椅子坐在屋檐下,抽空说:“今晚大餐,给你吃点上档次的。”

  鸡骨头熬汤,鸡肉可以坐辣子鸡,酱汁鸡,鸡的内脏啥的还能弄个包厢鸡杂,想一想都激动!

  那只鸡被割了脖子还没死透,到处扑腾着,地上都是鸡血。

  锦苏手脚麻利的按住母鸡的翅膀,嘴里嘀嘀咕咕,“早死早超生,下辈子你要跟阎王多沟通,争取做别的。”

  她把鸡放热水里,手脚麻利的拔鸡毛。

  温子林很安静,心里却想着,这要是狐狸精也未免太接地气,在大户人家,只要能得主子欢喜的,杀鸡拔鸡毛这些事,怎么都轮不到丫鬟手上,自然有粗使丫头和老妪去做。

  而锦苏下手快狠准,显然非常有经验。

  锦苏手脚快,一只鸡很快就做了多种用途。

  鸡骨架拿来熬汤,鸡油可以炸,炸的油拿来炒菜,沫子吃着脆生生的,可以当零嘴。

  她又鸡翅,鸡爪和脖子,鸡胗这一些做成卤菜,鸡胸肉比较柴,所以煮熟后撕开拌着韭菜饺子吃。

  家里面粉少得可怜,做了饺子就没剩下什么,她干脆都取了出来,把白面混水做丞裸子,下到鸡汤里。

  整个小院都是香喷喷的。

  屋里没有桌子,她就把菜都放在椅子上,坐在地上吃饭。

  两人面前都有一碗鸡汤裸子。

  温子林的碗里堆满了鸡肉饺子,而锦苏的碗里裸子比较多。

  “我没有吃过这个。”

  温子林不动声色的指着来裸子。

  “我爱吃这个,你想吃也没有。”

  锦苏又把卤菜往自己这一边挪:

  “受伤吃辣不好,这一盘你有不能动。”

  这卤菜放了很多小米辣,有卤得很入味,锦苏从小就特别好这一口,此时口水都要流下,鸡胸肉虽然肉多,可是味道很一般,哪里比得上这一些!

  温子林垂眸,在他的认知里,鸡爪,鸡脚都是下脚料,哪里是人吃的东西,以往根本就不会出现在餐桌上。

  他看着护食的锦苏,心情复杂,夹了鸡胸肉饺子递过去。

  “你吃你的,我不爱吃。”

  她这么说,只会让温子林心绪波动得更大。

  锦苏抓着个鸡爪满足的啃着,麻辣的感觉真是太爽,看温子林目光始终不放,她好心安慰,”“要是想吃,等你身体好了再做。”

  她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委曲求全,温子林慢慢也察觉出是自个想太多,问;“这些有什么好吃的。”

  “这就是你不懂欣赏美食。”锦苏笑眯眯的,忽然想趁着这机会得和这入赘的相公好好沟通夫妻相处之道,放下鸡爪端坐,“既然你已经入赘了我家,姓嘛就不勉强你改,但有些规矩还是得照办,比如不能惹我生气,我喜欢吃的,你不许抢,要是我和别人吵架,哪怕是我错了,你也要无条件的站在我这一边,还有其他的,等我想起来再补充。”

  她也是随便说说,这几日混得熟了,就开些玩笑话,本以为温子林会很嫌弃的回怼,没想他听得十分认真,还口述了一遍,末了道:“记住了。”

  “那继续吃饭,你要赶紧好起来,现在天气凉,伤口不容易发炎,等天气热一点就会很麻烦,还有要过年了,咱们家年货也没有着落,也得赶在大雪封山前弄点山货去卖。”

  “你就不怕我赶紧好起来,离开你,最后人财两空?”

  “怕啊,不过人世间不就是如此么,忘恩负义总比感恩的多。”

  锦苏笑笑,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再痛彻心扉的经历都有过,现在就算温子林走了,她也不会太伤心。

第8章 堪比过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