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

  “唉,也是爸爸太急了。您晕过去的那一天,医生说您可能要睡很久。爸爸等不住了,就收买了刚入职没多久的李琪漾。李琪漾办事倒是利索,可就是收不住民心。大家听说是她办的案子,纷纷议论说是这中间有猫腻。法院因民怨太重,才重新下了死命令,让您查这个案子。”

  “你们家那么有钱,为什么不去贿赂法院的人?”我问。这确实很奇怪。

  “收买法院的人简直就是不要命的事情。他们的性格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那是又臭又硬。罪加一等的事情我们是肯定不能干的。”

  “我问你,”我眯着眼睛,像一只危险的狐狸,“花黎是不是你杀的?”

  他听了,愣住了。差点把车开上了旁边的大树上,本来我就刚从医院出来,可再也不想进去了。我拉住了他握在手里的方向盘,转到了安全的地方停靠。

  他渐渐回过了神,额头上的汗珠滴个不停。

  “看来是你杀的了。”我说。

  “不是我。”他马上就反驳了我,“花黎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可能会杀了她。”

  “可是你们闹了矛盾,她想结婚,你不肯。”

  “先生说的没错。不过,这并不能算作是证据。我真的很爱她,但是花黎的身份又很卑微,爸爸是肯定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的,所以才会一直拖着。本来我是想与她一起远走高飞的,可是,可是她却死了。”杨启航用力挤出了一滴泪水,我在心里忍不住吐槽。

  我从小栗子那里听到的版本明明与他所说的不一样,肯定是他在说谎。不知道为何,我一下子就认定他是凶手了。

  杨启航定了定心神,又重新上路了。这一路上,他再也不敢再多嘴一句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扇雕刻着富贵牡丹的朱红的沉香木门前。到底是有钱人家,这扇门高的就像是一座小山,厚实的就像是万里长城的城墙那般。我在心里哀叹了一声,不怪袁清明放弃所谓的正义。毕竟,摆在面前的才是真实的。生活的苦难折磨着每一个人,弱肉强食的生存之道,让人没办法不低下高傲的头颅。

  “先生,爸爸已经在等你了。”杨启航在前面带路。穿过了长长的红色围墙包围起来的走廊,眼前的景色变得精致不已。小小的荷塘里飘浮着用金子做好的各色的芙蓉花和荷叶,荷叶下还有半米长的肥美的大锦鲤。大家都说这个锦鲤是不能吃的,家境本来就不好的我连锦鲤都养不起,自然也无暇去顾及吃的问题了。不过,也真是可惜了这么肥美的鱼。

  “先生。”杨启航搓着双手,看来心里憋着的话也是难以开口。想来这是有求于我了。

  “怎么了?”

  “先生,花黎真的不是我杀的。可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自己就成了杀人凶手。我知道平时我有些混蛋,但是也不至于去做杀人放火这样的事情毁了自己吧。”他努力地解释着,可是我已经不愿意相信他了,现在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判断和小栗子的话。

  “嗯。”我象征性地回了他一句。

  “其实今天我是有私心的,我希望您能告诉爸爸我不是杀人凶手。”

  “你怎么不自己去说?”

  “爸爸不相信我,他说这是您的判断结果,他信您。我也不知道您为何会有这样的判断,这可真是深深地冤枉了我。”杨启航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看起来很是无奈。

  不过,在我看来,他不过是在为了自己在杨望心里的形象做最后的挣扎。杨家这么大的家业以后要是交给一个杀人凶手,想必杨望也心有不安吧。也难怪杨启航会如此着急撇清这杀人凶手的罪名。

  对他而言,真正能决定他生死的还是他最亲的父亲杨望吧。至于警局,只不过走走过场而已。

  这个杨启航穿着一身皮衣皮裤,耳朵上的骷髅头样的耳钉和脸上的粉底液让他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别说袁清明怀疑他了,是个人都会怀疑他吧。

  “先生,您终于来了。”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客厅,老狐狸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杨董事。”我鞠了一躬以示礼貌。

  “先生不必客气,请坐吧!”对于名侦探的一鞠躬,他还是很受用的。这让我感觉接下来的事情可能没那么麻烦了。

  “先生,今天您来我这寒舍的目的是什么?”

  杨望还真是谦虚,这样的豪宅都叫寒舍,那我住的小楼岂不是破庙了!

  “我们明人不说暗话,约定我记得。不过,要我老老实实地履行,就得让我接回我的妈妈。”我面带微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真诚可信。

  杨望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他大概猜到了我的来意,却没想到我这么直接。没错,我不喜欢绕没必要的弯子。大家既然都心知肚明,不如就摆在明面上说个清楚。

  “先生,您这话从何说起。您的妈妈在我这里过得很好,是您把她放在我这里的啊!”杨望这么说,我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周围还有许多仆人,他的脸面和名誉还是要的。毕竟要想不被人乱传,就得把话藏在心里。

  不过,他这么说让我也剩了不少麻烦。

  “杨董事说的不错。家母在您这里受照顾了,今天来我就是来接回她的。”

  “不行!我们有约在前。”

  “世事难料,人心也同样难测。一日一个说法,一日一个做法,皆不过是为了让今日的事情更容易些而已。杨董事何必斤斤计较,而坏了更重要的事情呢?”是的,拥有恋母情结的我决不允许妈妈受到伤害。若是那种事情发生了,我铁定是会破釜沉舟的。

  “清明先生是在威胁我。”

  “杨董事,在这始城里没有人可以威胁您,我也不例外。只要妈妈能健健康康地回到我的身边,什么事都好说。我不想过着靠一封信来沟通感情的日子。”那日,我从袁清明身上拿出来的那封信上并没有信封和地址,说明这封信应该是送到一个住的很近的地方的。我猜测,花逝一案期间,袁清明并不能见到她的妈妈,只能靠一封信来说明自己的状况。

第五十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