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

  我的车在上一次车祸中已经毁了,虽然是一部老式的的轿车,但在我的心里还是十分心疼的,因为毕竟坐在里面很是心安的。我看着面前有些骚包的豪华轿车,冷静地走了过去,坐在了后座。

  而开车的正是我的新助手杨启航,前往却是他杨家府邸的方向。

  是的,他没走错。这是我的要求,因为我想见一见袁清明的妈妈。

  我是一个有着恋母情结的人。自我出生以来听到的都是妈妈过得不幸福的事情,尽管她是一个好女人,但是却被男人和命运耽误了一辈子。我想我出了车祸的事情一定让她悲痛万分,还真是不幸啊!

  这个古怪陌生的大城市的街道不是直的就是圆的,没有高架桥,也没有地下通道。路边的大树洋洋洒洒地挺立着,骄傲地俯视着附近的房顶。它们的树干粗的不像话,生生地遮住了一间十平米左右房屋的小半。看起来就像是活古董似的。

  我看着外面的风景出了神,这是我的习惯。我喜欢一个人冷静地思考。仿佛一个人的时间过得总是很静谧,很安详。

  “先生,你在想什么?”年轻的男孩子总是很浮躁,而且还不懂礼貌。

  我没有说话,依旧看着窗外。

  他也算是有些脑子,见我不说话也就不再刮躁了。

  我想,这个地方应该有很久很久的历史了吧。

  “最近的城市是哪里?”我突然间发问。我觉得这个地方总不至于只有这一个城市吧。

  “最近的地方有四个大城市,分别是离城、罪城、妄城、承城,我们所在的是始城。”杨启航说,可能觉得有些奇怪吧。他又问:“先生,您不知道吗?”

  我看着他,表情严肃。我并不打算回答他的话,他必须学会见眼色行事这件很严肃的事情。

  “先生,你怎么又沉默了?”

  对于“你”这个称呼,我的心里是非常不开心的。毕竟我是一个名侦探,而且他是我的助手,对我起码的尊敬他也是该有的。

  “杨启航,你的父亲有教过你礼貌这个东西吗?”我并不打算和他绕弯子,直接了当就说出来了心里话,而且还阴着脸。

  “教过。”

  “那么你该怎么称呼我?”

  “我就叫你先生!”他没一点犹豫就说出了口。

  我有些无奈了,看来我的明示在他这里算是很深奥的暗示了。

  正当我想好好教育一下他的事情,他就说了一些让我很在意的事情。

  他说:“先生,你不觉得我们这五座城市的名字都很奇怪吗?包括这个世界在内。”

  “离罪妄承始。这个世界的确很奇怪。”

  “错了,应该是始离罪妄承。”杨启航打断了我的话说,“先生,你不会是真的失忆了吧!”

  他的表情就像是把头从地洞里露出来的黄鼠狼一样狡黠,我的心跳有些不自主地加快了。这个时候暴露我的身份对我来说可是致命的事情。

  “先生,若是这是真的,那可就难办了。”

  “噢!什么事难办了。”直觉告诉我,我若是说出了身份的事情,杨启航可能会直接除掉我。毕竟偷天换日是大罪一条,更别说替换的是人人敬仰的大侦探了。

  “您若是忘记了我们的约定,爸爸可是会——”他笑了一声,让我忍不住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冷静了片刻,想了想说:“你终于记得对我的敬称是‘您’了。你所说的约定不就是用隐瞒花逝一事的真相为代价交换我的妈妈和那些钱嘛,这么合理又对我的生活有着极好的利处的约定我怎么会忘记?”

  我很紧张,我在赌。我细细地悄悄地观察着镜子上杨启航的表情,他皱起了眉头,很是严肃。

  难不成猜错了?若是如此,今日我的命也便到头了。

  “先生真是好记性。这件事情是我和爸爸心里最大的事情,您可要好好处理啊!”

  “还用得着我吗,不是已经请了李琪漾了吗?”杨启航的话已经承认了他们父子两个人与花逝一案有莫大的关系,他们既然能买通我,再找李琪漾来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住进新合酒店的条件的诱惑力可比钱财大多了。

  杨启航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笑了。他带着谄媚地声音说:“到底还是先生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

  “既然她都解决了,我也就再插不上手了。”

  “唉,也是爸爸太急了。您晕过去的那一天,医生说您可能要睡很久。爸爸等不住了,就收买了刚入职没多久的李琪漾。李琪漾办事倒是利索,可就是收不住民心。大家听说是她办的案子,纷纷议论说是这中间有猫腻。法院因民怨太重,才重新下了死命令,让您查这个案子。”

  “你们家那么有钱,为什么不去贿赂法院的人?”我问。这确实很奇怪。

  “收买法院的人简直就是不要命的事情。他们的性格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那是又臭又硬。罪加一等的事情我们是肯定不能干的。”

  “我问你,”我眯着眼睛,像一只危险的狐狸,“花黎是不是你杀的?”

  他听了,愣住了。差点把车开上了旁边的大树上,本来我就刚从医院出来,可再也不想进去了。我拉住了他握在手里的方向盘,转到了安全的地方停靠。

  他渐渐回过了神,额头上的汗珠滴个不停。

  “看来是你杀的了。”我说。

  “不是我。”他马上就反驳了我,“花黎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可能会杀了她。”

  “可是你们闹了矛盾,她想结婚,你不肯。”

  “先生说的没错。不过,这并不能算作是证据。我真的很爱她,但是花黎的身份又很卑微,爸爸是肯定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的,所以才会一直拖着。本来我是想与她一起远走高飞的,可是,可是她却死了。”杨启航用力挤出了一滴泪水,我在心里忍不住吐槽。

  我从小栗子那里听到的版本明明与他所说的不一样,肯定是他在说谎。不知道为何,我一下子就认定他是凶手了。

  杨启航定了定心神,又重新上路了。这一路上,他再也不敢再多嘴一句了。

第五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