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

  这个夜晚我安然地度过了,最近应该不会再犯病了。不过这样的工作和压抑的生活状态也说不定,算了,不想了。等这件事情过去后,就带着妈妈和小栗子一起去别的城市玩玩,就去排名第二的离城吧!我深吸了一口气,穿上了那件格子衣服,戴上我的格子帽子。这样装扮的我像极了一个知名的侦探,睿智精明。我照了照镜子,对自己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便带着一个自信的大大的微笑表情走出了房门。不过,房门外的世界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它总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我刚刚推开了门,一大群记者就冲了进来。我有些慌,毕竟我从来都没有面对过这么多的记者。更何况,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请问清明先生,花逝一案有了新的发现是不是真的?”

  “清明先生,听说花逝一案的死者花黎并非自杀,这与您最开始的判断不一样。您能解释一下是为什么吗?”

  “请问,花黎曾经是富二代即您现在的助手杨启航的女朋友。您是否故意转移大家的视线以保护他呢?”

  “清明先生……”

  “请问……”

  ……

  他们七嘴八舌地说着,把我硬生生地又推了回来。我的脑袋有些发懵,不过他们的话虽然杂七杂八,我却听出了很重要的东西。

  我皱着眉头,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任由着这些人把我团团围住。

  “清明先生,李琪漾侦探和您对此案的判断一致。如今您说这并非自杀案,是否是发现了什么端倪?”一个有着金色的烫发大卷的大眼睛女人直勾勾地盯着我,仿佛要看透人心一般。不过,我脸上的表情也同样充满了防备。这些人除了费尽心思到处扒新闻再添油加醋地大肆渲染,根本就不会真正地关心这个案子,很不会关心可怜的花黎。我想他们巴不得世界上多出些这样的事情,好让他们的钱包变得鼓鼓的。

  “记者小姐,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疯言疯语,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居然被你们知道了。”我冷冷地笑着,靠着沙发看着她。想从我这里看出些什么来,那是不可能的。

  “先生,这可是您的助手杨启航亲自透漏的。而是我市首富杨望杨董事已经请了警察去审问犯罪嫌疑人了。”她没有丝毫的尴尬,反而丢出了一个有些吓人的炸弹让我接。

  犯罪嫌疑人?难不成是杨启航那四个混混朋友?

  我有些心慌,倘若杨望动用私刑逼迫那四个人承认了罪行,那可就是冤假错案了。最重要的不是冤枉几个混混,而是我与小栗子两个人出车祸一事以及我,不对,是袁清明昏迷三天的事情就没有继续检查下去的理由了。这可怎么办?这该死的杨启航,懦弱还管不住自己的嘴。

  记者们这下子可看出了我的不安,这些人的眼神和鼻子总是比狗还灵。

  “清明先生,您能正面解释一下您的助手所公布出来的消息吗?”

  我看着这些像饿狼一般的记者,突然心生一计。这些人显然已经对找到新的犯罪嫌疑人这个消息深信不疑,然而若是花逝一案就此结案,他们肯定会有一阵子没有事情可做。我往后伸了伸头,看着一直塞到门口的近五十多个人,个个都像是好奇的猫。不如以进为退,就让这些人所谓的“职业道德”帮我一个忙,一个既可以找到真正犯人并能查清发生在我与小栗子身上的祸事的源头。

  “首先,我要澄清一件事情。杨启航只是我的代理助手,还是一个稚嫩的新手。没错,昨日我的确说过有关犯罪嫌疑人的推论。不过,那只是推论,无凭无据。各位若是真有一份赤诚之心,不如继续跟进这个案件。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哦!”我这么说着,面带笑意。这些记者果然面面相觑,个个的眼中都展现出了极大的动力。

  很好,我想在明天早报上的头条就与花逝一案有关。只要有人牵制住杨望,我便有时间去查这个案子。

  很明显,袁清明选择放过这四个混混,就说明他们并不是犯人。但是,她连提都没有提到过这四个人,便是有意在掩盖些什么。他们的确不是杀人犯,但也绝对非无辜之人。

  记者们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却仍然不满足。

  “先生,您能方便透漏一下您下一步的动作吗?”

  我看着满眼激动的记者,忍不住在心里咒骂。这个人的脑袋是有问题吗?这种事情能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吗?倘若真正的犯人得知了,那我岂不是一直都得跟在他的背后,被他当做狗玩嘛!亏得我一直觉得凡是做记者的人都是些机智且知进退的人。却不曾想,他们居然如此愚笨。真亏得他们不是我自家的孩子,要不然还不得被气的吐血。

第五十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