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

  落病

  钱塘李家家大业大,老堂主因病在三个月前去世,现在整个李家所有事情都落在了年轻的少堂主李子轩身上。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就像六月的飞霜般严酷。

  那还是盛夏时节,正是婀娜芙蓉绽开笑颜的时候。牡丹花开,长亭飞燕,钱塘湖边,兄妹双游。只有十六岁的李子轩带着年幼的妹妹李箬女赏花。

  “唐代刘禹锡有诗曰:‘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牡丹花是箬女最喜欢的花了,妹妹的眼光果然不错。这花色泽艳丽,玉笑珠香,风流潇洒,富丽堂皇,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誉。而且它的品种繁多,色泽亦多,以黄、绿、肉红、深红、银红为上品,尤其黄、绿为贵。牡丹花大而香,故又有‘国色天香’之称。”李子轩手捧花枝,自顾自地说着,

  箬女抬头呆呆地看着他,目光呆滞,不知所谓。李子轩的眉头紧锁,心中苦意翻涌。箬女今才十一,却已痴呆了十年。父亲临终前放心不下的也是这个他所愧对的女儿,他紧紧地扯着李子轩的衣袖,让他发誓要照顾这个女儿一辈子。

  “救命啊——”在李子轩还在发呆的时候,前方传来了惊恐的声音。他连忙把箬女藏在身后,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瞳孔不自觉地缩小。整个钱塘的人都在疯跑,尖叫声,哭喊声充斥在浑浊的空气中。天上乌云密布,云中翻腾着一条灰色的多角的怪物。人间飞沙走石,牡丹失色,芙蓉暗枯,树木叶燃。这样的浑浊一点点侵蚀过来,被吞噬的人都面容暗黄,骨瘦如柴,顷刻间便呼吸微弱,宛如死去了一般。

  李子轩连忙拉起箬女逃跑。“花,花”箬女呆呆地任由人群挤掉,捡起了还未失色的花,看着扑面而来的灰色风暴吞噬了她。

  “不——”匆匆赶回的李子轩歇斯底里地悲号。他不顾这场风暴,一点点地走近。奇迹的是,这片浑浊竟然随着他的步伐一步步退却了。

  第二章子轩寻扇

  李子轩请来了钱塘所有的名医也没能医治好这怪病。后来来了一个道士对他说这世上唯有龙骨扇可医治,然而他这一生也将因此会改变。“尼桑山上有侠客,此扇就在她的手中。少堂主多加保重。”道士三言两语后便离开了,竟未向他讨要钱财。

  李子轩心中虽然心中迷惑,却是没法可使。只得去尼桑山一趟。

  尼桑山峻拔挺立,山顶多仙云萦绕,传说中这里是神仙所居之地,而且多台阶。轿夫费尽力气才把他抬上去。李子轩优雅地踏出轿子,看了看“极大光明”的牌子,向累趴在地上的小斯点了点头。小斯就艰难地爬起来,上前敲门。但无人搭理,墙头不知何时坐着一个腰间别扇的少年。他面若桃花,唇红齿白,不同于李子轩的俊郎,这人更像是一个女子。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这个山庄不接待外来人吗?”少年打开了扇子,轻轻地吹去上面不小心落的灰尘,“是来找庄主的吧。”

  “是,劳烦小哥通报一声。”李子轩微微躬身。

  “去,自己,从山脚爬上来。其余人先去喝口茶。这里不接待娇气的人。”少年狠狠地用眼神剜了他一眼。

  众人在李子轩不情愿的眼神中小心翼翼地退进了庄内。少年冷笑一声,双袖拂过,门就毫不客气地关上了。李子轩没办法,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再爬上来。

  以前少爷自以为忙了大事,整天累的不得了,今日爬上了这数丈高山,才知道最累的是这些只因为他的一句话就要奔走且不得抱怨的人。人呐,何其自私,总以为自己做的最多,却看不到为他做事之人的辛酸。

  再上山时,已是两日后的黄昏,李子轩衣衫褴褛,他趴在门前眼神恍惚,双唇微微张着:“扇子,庄主,龙骨扇。”然后看着打开的大门里的人昏睡了过去。

  第三章极明无扇

  再次醒来李子轩居然睡在地上,他带来的人也都被五花大绑。主位上是那个少年。

  “为何如此这般无礼?”李子轩怒皱眉头。

  “为何?你问问他们。”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小斯连哭带爬地到他身边一个劲地磕头:“堂主,小人什么都没说,只说您想借龙骨扇来救小姐。”李子轩抬头看着他:“你没错,起来吧。”

  “小哥,我要见你们庄主。借扇以救小妹。”

  “心疼吗?”少年反而不答。

  “嗯,妹妹自幼痴呆,现又遭遇此事,我有负父亲所托,着实心痛。”李子轩好看的眉目纠结在一起,眸子里满是哀伤,像极了天上蒙了水雾的星辰。

  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并为此心坚如石。“龙骨扇不会外借,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一,带着你的人离开,前提是要消除记忆。二,和你的人就在这里,再也不出去。自己选吧。”

  “我要见庄主,我不和你说,你这不懂人情世故的冷漠人。”李子轩生气地拂袖。

  少年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玩笑,他的唇角微微上扬:“那么你觉得我是谁。”是肯定的语气,这不是在问他,是在提醒他。他有些慌了,看着旁边一言不发直摇头的小斯,心凉了:“我选择留下,直到你肯给我扇子。”

  “痴人说梦。记着干活,这里不养闲人。还有,叫我庄主。”少年扬起了头,在一群人的护拥下大步跨出房门。

  从那一刻起,李子轩就成了少年端茶递水的下人了。

  第四章胡女空歌

  “庄主呢?”李子轩端着茶水到了书房却不见那人。

  “李公子,庄主在后花园习武,估计得过了晌午才会到书房吧。”原来不在,李子轩心里暗喜:这是个机会,如果能盗走扇子,也不用这么辛苦了,妹妹也可以早日康复。不知情况如何了?唉!一想起那个灰暗的世界,李子轩的心里始终不是滋味。可是庄主明明可以救人的,为何不救呢?

第五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