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

  沙漠的最中央有一个世间最美的地方,它被太阳美妙的金辉笼罩着,没有人看得到它。这个地方就是夕若。

  今天是五月五夕若节,还是钟家大小姐出阁的日子,这对现在的夕若来说实属难得了。贾仁的家在偏僻的夕若的一个小村子里,这一次他将入赘钟家。

  贾仁站在钟府的一间没有人的屋子里,伸手拿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条可怕的伤疤,他默默地走到了窗户前,看着外边热闹的场景,再看看屋子里喜庆的红色,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就连脸上的伤疤都不那么恐怖了,甚至还会让人觉得温柔。

  另一边,上官流溢也站在自家的后庭院里,抬头看着还看不到颜色的烟花,不禁暗自伤神:好大的排场,竟然要放三天的烟花。这不是扰民嘛。她这样想着,心里难受,不是嫁给自己爱的人,放什么烟花。

  “难过吗?”慕容若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你是谁?”上官流溢被他吓了一跳,急忙转身警惕地看着他。再细细地看,这人居然长得如此好看,连她自己都自愧不如。这个人一袭单薄的白色长衫,眉目如画,嘴角自然上扬,带着一种要把人吸入肺腑的温柔,他的墨发如瀑,随着微风飞扬,还有不是抚上面颊的碎发衬得他风华灼灼。“慕容若?”她想起了钟容卿的话,突然觉得如此美的人也只有慕容若了。

  “上官少主安好。”慕容若向她行礼,一双纤细的手比钟容卿的还要美上几分,“在下是慕容师若。”

  慕容师家族,是夕若所有读书人都要尊重的家族。这一大家子的人几乎都是老师,而且几乎不会参与夕若的内乱。不仅如此,这夕若几乎所有的书都出自他们之手。最重要的是,这家与钟乐家族一样,尽出美人。

  “慕容公子,”上官流溢连忙回礼,她的老师正是慕容师家族的家主慕容袅袅。“不知慕容公子来所为何事?”

  “来看看你。”

  “我与公子素未谋面,公子这又是何意?”上官流溢有些反感,她见过的美人多了,而且并不喜好美色。如此这般的美人,也只当作风景欣赏就好。

  “我们见过的,上官少主大概是事情太多忘记了。小时候,你来慕容府拜我姑母为师时我们见过。”慕容若说,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美得不可方物,上官流溢突然想起了“倾城一笑”,就说:“你若生在钟家,非得进‘倾城一笑`才好。”说完,上官流溢自己也惊呆了。

  许多年前,她在慕容府里偶遇了一个长得好看的小男孩,就对他说过这些话。当时还让那个男孩一阵害羞。

  “原来是你啊。”上官流溢长舒了一口气,笑了,“时间过得真是够快的,当年还很害羞的男孩已经长成了这般美人模样。”

  “少主,这些年来一直再未见过你。前这日子,容卿带我来,还被你拒之门外,可真是够糟心的。”

  上官流溢不好意思地笑了,说:“不说这些,走,喝茶去。”

  这时,吴伯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向着上官流溢行礼说:“少主,尊主醒来了。夫人正在找您,您赶紧去看看吧。”

  “好,我这就去。”上官流溢回过头对着慕容若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府内事情多,怠慢了公子。等过些时日,再请公子喝茶。”

  慕容若摇了摇头,说:“少主客气了,在下也正想看望上官尊主,不如一道同去吧。”

  “如此甚好。”说罢,他们就走了。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就看见李子蓉在喂上官浩荡喝粥。看到上官流溢的时候李子蓉含着泪笑着说:“快来,流儿,看看你父亲。”

  上官流溢也笑了,握着上官浩荡的手说:“父亲大人,您这一睡可花费了不少时日。”

  “小流儿担心了。”上官浩荡沙哑地说,“这位是慕容袅袅的侄子吧,长得真好啊。和我家小流儿郎才女貌啊。”

  “父亲,休要胡说。慕容公子是来看望您的。”上官流溢连忙打断了父亲。

  “上官尊主安好,今天是五月五夕若节,钟家大小姐出阁的日子。好事成双。此次来,在下是想向上官少主提亲,自愿入赘上官家。”慕容若突然跪下了。

  “不要说了,我不会答应你的。”上官流溢有些生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优秀的人正是她需要的,可是为何,她的心会疼,为另一个人疼。

  “流儿,是母亲让慕容公子来的。他喜欢你全夕若都知道了。如此痴心的人儿,你为什么不接受他?”李子蓉也皱起了眉头。

  “母亲不要生气。”上官流溢跪在了李子蓉的面前,握着她的手说,“这段时间夕若事情过多,是流儿忙昏了脑袋冲撞了各位。还请母亲给孩儿一点时间,容孩儿做完手头的事再来商讨这些事可好?”

  “行了,别逼她了。”上官浩荡咳嗽了几声,“她也不容易。”

  “你就知道心疼她,可心疼过我那苦命的容易?”李子蓉哭了,让上官流溢的心里十分的不悦。

  “够了。”上官浩荡生气了,大口的喘着气,“以后不要再提这个罪人。”

第五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