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

  第九章半人鱼的眼泪

  夕阳逃走了,他匆匆地赶到了乱葬岗,却只见到了诺易。她的伤全都好了,脸上的伤疤没了,被风扬起的金发上戴着一个小小的发箍,犹如花环,她整个人就像是草丛里的精灵般灵动美丽,她就坐在石头上,静静地看着夕阳疯了般地在死人堆里找着琴素公主。

  “她死了。”诺易勾起了嘴角,淡淡地说,慵懒的向后靠了靠。她就是想看看他会如何,会不会为他的天真后悔。

  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夕阳被惊得反而平静了下来。他就跪在了那里,抬头看着那一轮圆月,独自吟唱:“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枯木可逢春,我却与君别。”声音平静得异常,就是沙哑的像极了那是琴素的声音。诺易看着被瞬间抽空了力气的夕阳,突然后悔了,或许天真点才更好,暗暗不知世间险恶。

  “夕阳,你听我说……”诺易走了过去,“公主说让你就当她死了吧。”

  夕阳艰难的抬起了头,疲惫得看着她:“亦是两地相隔。”说罢,便沉沉地垂下了头。

  “夕阳,夕阳,你怎么了?”诺易看到了他眼里的淡淡的金色,这是人鱼才会有的。她有些慌了,拼命地摇着他。是的,她真的后悔了,她红了眼睛,缩在了他的渐渐凉了下去的胸膛上,再也不能抑制地大声号哭了起来。她的泪水落了下来,一颗一颗的竟然全都是金色的。

  上官浩荡带着家丁也赶来了。夕阳的脸色苍白,双臂无力地垂落,他就静静地跪在那里,他的怀里是一位金发姑娘,美得不似人间人,她垂下了眼眸,双眼无神,就像那些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鱼那般。

  上官浩荡瞬间就觉得一口闷气直冲了上来,随即便吐出来血。家丁急了,想要上前,却被他家老爷吓着了。上官浩荡手颤颤巍巍地指着他们,涂满血的嘴还吼着是谁在照顾他的儿子,为什么他的儿子会死。

  诺易伸手摸着夕阳的脸,轻轻地摩挲着。又更紧地靠着他。

  她的金色的泪水滚到了琴素留下的美玉上的一个泪水形状的洞里,刚好合在了一起,发出了金色的光芒,直直地变成了光束进入了夕阳的眼睛里。所有人都看到了,只有诺易一个人仍然抱着他。

  “诺,诺易……”夕阳睁开了眼,就看到了那惹他动心的金发。诺易睁大了眼睛,抬头茫然地看着他,又急急忙忙地抬手摸着他的脸,嘴角扬了起来,情不自禁地就在他的面前哭了起来,就像一个小孩子那样。只是再没有了泪水。

  夕阳抬起了她的脸,看着她茫然的眼睛:“诺易,你的眼睛……”还没说完,夕阳就皱起了眉头,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

  “老爷,金色的泪珠,快看金色的泪珠。”眼尖的家丁看到了诺易的泪水。

  “抓回去。”上官浩荡就像看到了宝贝似的要把诺易带走。

  “父亲,”夕阳抱着诺易背对着他,“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了。从此你我形同陌路。”

  “我是你父亲,”上官浩荡不可抑制地吼叫出声,“难道你要为这么个不人不鱼的怪物和我断绝父子关系吗?”

  “我说过我们从来都不一样。你伤了我的生母,伤了我最爱的女人,还伤了那么多生命,就不怕死后下地狱吗?”说着,夕阳突然站起来,给上官浩荡跪了下去,“如果你还有一点惭愧之心,求求你放我们走。”

  “好。”上官浩荡咽下了涌上喉头的甜腥,“你走,从今往后,清策就是我的长子。”

  “多谢。”夕阳深深地给上官浩荡磕了头,抱起了诺易头也不回地走了。诺易勾着夕阳的脖子,心里回响着那句“我最爱的女人”,甜甜地笑了。

  “诺易,你的眼睛,还有眼泪?”

  “我曾经说过,我给自己下了咒。我一直不知道违反这咒语的下场是什么,现在看来,只是瞎了一双眼睛而已。至于我的眼泪,是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半人鱼。不过你是以人的形态生存,还没有一点点法力,和人基本一样。而我是以人鱼的形态生存,和人鱼几乎相同。”

  夕阳沉默了,他看着她无神的眼睛,暗下决心:你为我瞎了双眼,从此,我就是你的眼睛。

  另一面,上官浩荡也进行了对诺易的秘密逮捕。

第四十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