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妈,他为什么会住进咱家?”我看着正在愉快地搬着行李去对面卧室的男人,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气愤。这个臭男人凭什么搬进了我的已经去世了的奶奶住过的房间?那个房间可是连我都不能靠近一步的。看看他那一脸得逞的就像狐狸般的笑容,我就想把他从二楼的窗口推下去。好吧,推下去确实严重了些。

  妈妈也真是的,不仅不理我,还兴高采烈地帮着他一起搬。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以我对谢女士的了解,别说外人了,就算是我这个亲生的女儿靠近这间卧室,她都会使出她独创的扫把功和拖鞋拍,打的我满地找牙。好吧,说的夸张了些。不过,谢女士这么反常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个奶油小生交了高昂的房租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凑到谢女士的耳边,悄声说:“妈,这家伙交了多少房租才能让您老人家答应他住进奶奶的房间?”

  谢女士听了,本来挺开心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我看着妈妈的表情,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果然······

  “怎么说话呢,你妈在你眼里就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谢女士狠狠地朝着我翻了个白眼。

  我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谢女士,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家伙皮又痒了吧。”说话的中间,谢女士就抄起了她穿在脚下的拖鞋,又练起了拖鞋拍这一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功。这陪练自然就是我了。

  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身经百战的我早就将一门闪躲的功夫练得是炉火纯青。谢女士一边气喘吁吁地追着我,一边骂骂咧咧。然而她却打不到我,我得意地冲着谢女士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就被脚下一个不知名的球体滑倒了。在我滑倒之际,却瞥见那个臭男人得意却不表露得很明显的表情。

  我去,遭到暗算了!

  这个时候谢女士也用力一甩,将手里的拖鞋直直地朝着我的脸扔了过来。

  完了,眼看着拖鞋狠狠地砸到了我的脸,我却因为身体的失衡不能反抗。

  砰!我整个人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那一刻我整个人都蒙了,臭男人似乎也吓着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瞪大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西纱,西纱······”谢女士惶恐的声音从一楼传了上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接着一阵啪啪啪的拖鞋声和咚咚咚的光着脚飞奔上楼的声音。

  被谢女士追着打了二十三年,还是第一次失蹄摔倒。都怪这个男人,只要遇到他,准没好事。不过谢女士虽然凶了点,却很心疼我。待会儿好好哭一场,找个机会把这个臭男人轰出去。

  说干就干,谢女士刚刚上来,我就在臭男人的眼皮子底下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真疼,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眼角就渗出了一滴泪水。这个男人看了我的表演,眼神渐渐变得鄙视了。

  哼,老娘管你什么眼神,只要你滚出我家,眼神什么的留给别人看去吧。

  “西纱,摔倒哪里了?”谢女士都快落泪了,看得我有些不忍心。不过为了我的大计,也为了让谢女士收收这个乱打人的毛病,我还是忍心让她难过和自责一会儿了。

  “妈,我的胳膊肘好像断了。”我泪眼婆娑地望着谢女士惭愧的眼神,娇滴地说。眼睛稍稍一瞟,不小心看见了他带点玩味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躺在地上看他,居然觉得他长得很帅气。

  呸呸呸,长得帅管我什么事,赶走他才是正事。

  谢女士捧着我左边的胳膊肘,心疼得不得了。

  “这可怎么办啊?”

  “妈,不怪你。都怪我没看见地上的那个东西,才会摔倒的。”

  妈妈一听哭得更惨了,边哭还边说:“你这丫头就是不长眼睛,哪天摔死你都是你活该。妈妈可怜啊,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孩子。你要是没了,谁来给我和你爸爸养老啊!不行,等你爸爸回来了,我得和他商量一下要个二胎。”

  What!是我表达有误吗?为什么谢女士完全没有get到点子上呢?还要生二胎,我这是要被遗弃了吗?

  “不行!”我一激动就抓住了谢女士颤抖的手。

  谢女士看着我,悠悠地飘出了一句:“你不是胳膊断了吗?”

  “啊,好疼!”我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抱着胳膊肘子开始呻吟。

  完了,要露馅了。估计待会儿谢女士得拿着扫帚满世界追我。

  臭男人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拍拍谢女士的肩膀说:“阿姨,令千金背部着地,会下意识地先让上臂落地,以保护身体内部的脏器。确实容易受伤。”

  谢女士听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仇少爷说得对。”说着还比划着背后着地的姿势。

  “阿姨,您叫我仇离就行了。以后住在您家,还劳烦您多多照顾了。”说着,他还特绅士地鞠了一躬,九十度的。

  谢女士似乎很吃这一套,娇羞地将凌乱的碎发别到了耳后,说:“好说好说,仇离这样好的小伙子现在可不多见啦。”

  我去,他们似乎已经把我忘了。还有,谢女士,矜持!沙先生半个月后就出差回来了。最主要的是这个叫做仇离的哪里是个好人了,明明就是一个伪君子,大色狼。

  仇离蹲了下来,直勾勾地看着我,仿佛在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我忍不住抱住自己的胳膊在地上摩擦着往后靠。

  他使劲抓着我的胳膊,那力道感觉要把我的骨头都要捏碎了。

  “疼疼疼疼疼······”我忍不住叫出了声,这下真的要断了。

  “哎呀,我忘了,仇离是骨科专家啊!傻丫头,你可真是多福啊!”妈妈看着仇大夫“专业”的检查动作,放心地点点头,下去倒茶了。

  仇离对着妈妈和善地笑了笑,便转过头来看着我,嘴角的笑容就像恶霸那样阴险吓人。

  “我警告你,仇离。赶紧放了我,否则谢女士一定会拿扫把好好伺候你。”

  他笑了笑说:“沙西纱,你要是再敢在谢阿姨面前找我的麻烦,我就把那天看到的全都告诉她。我倒要看看谢阿姨会是什么反应。”

  “你你你,你无凭无据,我妈才不会相信你呢。”我有点慌神,毕竟谢女士对我的期望很高,倘若她知道了那件事情,或许会对我很失望。我最怕的就是看到她那一副失望的表情了。

  “口说无凭,当然是有证据才敢说这种话。”仇离拿出手机,打开了那天录下来的视频。视频里的我脆弱得就像一只雏鸟,我看着,目光暗淡了片刻,便恢复了原样。这样的事情我经历的已经很多了。

  我抬头看着仇离,开始有些生气,更多的是痛恨自己的无能。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