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曲动人心

  康佳把两个丫鬟打扮地漂漂亮亮,忽感玩性大增,随手拉上冯嬷嬷,“咱们业余文化生活简直太单调了,你们这都变成大美妞了,不如我们来搞一场PARTY吧。”

  “P什么,T什么,有小姐在,我什么都不怕了。”佩暖对着镜子还沉浸在自己的美貌中,对于康佳的任何提议都兴奋地不得了。

  “晗梦,上次翻修小院南屋的时候,墙角有一把琵琶,我让你按照我的要求寻几根弦调上,记得吧。”

  晗梦点点头,“小姐,我早都拾掇好了,这就去给你拿过来。”

  接过琵琶,康佳挑挑弦,找来拨片,两腿一搭,坐在花坛前,一副驻场歌手的模样,随口唱起来《我的梦》,这是康佳每次K歌的必点曲目,作为高层销售经理的她特别喜欢这种可以激发能动性,给人以鼓励的,增强生活斗志的歌,

  “一直地、一直地往前走

  疯狂的世界

  迎着痛

  把眼中所有梦都交给时间

  想飞,就用心地去飞

  谁不经历狼狈

  我想,我会忽略失望的灰

  拥抱遗憾的美

  我的梦说别停留等待

  就让光芒折射泪湿的瞳孔

  映出心中最想拥有的彩虹

  带我奔向那片有你的天空

  因为你是我的梦

  ……

  执着地,勇敢地不回头

  穿过了黑夜,踏过了边界

  路过雨路过风往前冲

  总会有一天站在你身边

  泪就让它往下坠

  溅起伤口的美

  哦别以为失去的最宝贵

  才让今天浪费

  我的梦说别停留等待

  就让光芒折射泪湿的瞳孔

  映出心中最想拥有的彩虹

  带我奔向那片有你的天空

  因为你是我的梦

  ……”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歌,但莫名的好听,这种曲风不是那些戏班子能唱出来的,丫鬟嬷嬷听得已然忘情。夜风微醺,在旋律中陶醉的还有小院外的景云平。

  景云平生性偏好风雅,从茶饮器皿到文玩乐器都是他所喜好的,也正如此,他才一直心心念斯蕾儿——京城第一才女,当然容貌亦是绝佳。他崇尚女人的才情,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要跟有情趣的女人共付一生才是佳偶良配的姻缘。斯蕾儿琴棋书画样样拿手,烦闷中看着那娇羞的模样,或者听上一阙解忧曲,都让人身心舒缓,岂是康佳这种鲁莽女人可比拟的。

  当初在边关军队见到康佳,他就不甚喜欢,好武、直率、粗犷且没有任何小女儿的娇媚及女工管乐之特长,整日除了舞刀弄剑跟兵士们嬉闹一团,再就是大大咧咧地直白抒发自己的感情,没有一丝婉转的情趣,景云平发自内心的觉得他跟康佳是两种人,他不欣赏这样的性情,也没有任何想法与之结为秦晋之好,即便做侍妾,她也没有这资格,因此百般疏离、拒绝康佳。

  可今日,先是听了康佳那一番慷慨陈词的女权言论,发现她竟然如此有思想,再听康佳横弹琵琶浅唱了一曲,又这般有才情,康佳真是激发了他的好奇,景云平愈发想了解她、接近她、探寻她……

  康佳弹奏得忘情,歌声伴着柔和的夜风送到远方,清脆的歌喉没有忧郁,没有烦躁,有着对生活的激情和昂扬的斗志,景云平站在树旁暗自感慨,世间竟有如此美妙的曲子!

  如此了得的琴艺,如此美妙的歌喉,景云平在皇家琴师乐师中从来没有听过,此曲优美、激昂,没有闺阁女子传唱的小儿女间的呢喃之音,在伊人情愫之外给人一种积极向上之感,一种超脱之感。景云平心生疑问,康佳为什么要隐匿自己的这般才情?歌中所唱的“奔向有你的天空”以及“你是我的梦”,里面的“你”到底是谁?是我吗?是未来对我的憧憬吗?想来想去,景云平露出宽慰的笑,一定是的,康佳誓死都要嫁给自己,多年来坚守不变,无人时用歌唱大胆表白自己,未来向着一个人一个梦去靠近,那一定是坚持她自己的爱来迎接我,一定是的,想到这里,想到康佳会用歌唱来表白对自己的坚守,景云平的笑意更浓了。

  一曲终了,康佳并不知道景云平正在远处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自己,只是看着眼前的丫鬟嬷嬷皆做陶醉状,全都静默不语地看着她。

  康佳放下琴,笑意盈盈地问:“怎么样,好听吗?”

  佩暖怔怔地说:“小姐,这个曲儿可真是好听啊,好听到我实在不会形容了。”

  晗梦还陶醉在刚才的歌曲里,半天才缓过神,“小姐,有的时候追逐的过程很辛苦,尤其是最低谷的时候,不要难过,还有我们,你想要的生活一定会实现的!”

  康佳一把搂住晗梦,所谓知音难觅,看来晗梦是听懂了,也解读了康佳的辛苦和坚守。随后,又一把揽过佩暖,拉来冯嬷嬷,几人搂做一团康佳倍感安慰,异世空间,遇此真诚帮助自己的人,怎能不让人动容,“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未来的梦,就是让你们都过得好,过得开心!”

  主仆之间一番交流鼓励,康佳又横起琵琶,说实在的这可真没吉他上手,不过边走边唱倒也不耽误事儿,好久没有这么开怀了,从食不果腹的冷屋到现在可以跟徐侧妃据理力争,相信不久将来,日子会越过越好。现代旋律她们估计还是听不太懂,康佳脑海里搜索着好多古风之歌,有了,来一曲穿越之前网上很火很流行的,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

  愿你遇良人

  暖色浮余生

  有好人相伴”

  为了迎合温馨祥和气氛,康佳只把主旋律反复弹奏吟唱了几遍,以示对几人未来的一种期许。

  “小姐,这个曲子好听,但隐约有种悲伤,祝福是美的,却透着万般无奈。”,晗梦不等康佳询问,就道出心中所想。

  “哎呀,晗梦,你这乐感和对音乐的理解力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看来日后我得好好培养培养你,以后每天抽点闲暇时间,我教你弹弹琴。”

  话说院落内的主仆四人都兴奋地嬉闹于这场party中,院落外的景云平也沉醉于此,景云平痴迷于这种淡雅的古风旋律,尤其是康佳浅笑着边走边弹的风格,像说故事一样娓娓道来音乐里的情感,自然、恬淡、脱俗,真是比京城万金难求的头牌歌姬瑶音还更胜一筹。景云平私下盘算着,这几日找个机会缓和一下与康佳的冷淡,毕竟已是王府的侍妾,日后在身边弹弹曲儿,解解闷儿,也未尝不可,如此一想,景云平竟感觉康佳也没有那么让他厌恶了。

  不觉间在小院外已站了一个多时辰,带着几分留恋又几分欣喜,景云平回忆着这首朗朗上口的古风旋律慢慢踱步离去了。

  只是他不知道,与其说沉湎于音乐,不如说他从今日之际已情迷于康佳。至于他所喜欢的这首曲子,他也不会料到竟然是他和康佳的未来写照,可谓是,初闻此曲动人心,再闻此曲已断肠。

  

第二十九章 曲动人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