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主人变了

  而斯贵妃得宠后,各种恩典都倾斜到景云平身上,第一个开园建府的王爷、第一个作为副将带兵出征并荣获军功的王爷、第一个随皇上接待来访使节的王爷……只是景云平为了一个女人自暴自弃做出很多让人费解的行为,才让圣上重新考虑立皇后之子景云祥为太子。

  景云谨心里很清楚,他跟景云平过得是两种人生,景云平的生母是父皇宠爱的斯贵妃,景云平便是父皇的“心头肉”,而他的母妃则是一个不得恩宠的嫔妃,他便是那无人关心的“路边草”。尽管都贵为皇子,但在成长过程中,过着被区别对待的生活,也造成了他的性子冷淡,忍辱负重地性格是他的保护色,没有人会知道他这样沉默不争先的人对帝位和权力也会有满满的欲望,没有人会知道他这样寡言只知道退让的人,会培养出一批最优秀的顶级暗卫。

  他清楚地记得,当年父皇将康佳许配给景云平,他是满心的羡慕,那可是康大将军的嫡女,从身份地位到家族背景都是如虎添翼般的存在,可见父皇是多么厚爱于景云平。只是景云平任性而为,非但不珍惜与康将军的联姻,还接连娶妃纳妾,站到了徐丞相的队伍里,成为了康将军的对立面。随后几年,不知为何,又逐渐交出兵权退出朝政皇权的争夺,唯太子爷马首是瞻,以前贤德爱民意气风发的三王爷不见了,只有对太子唯命是从远离政治的景云平。

  景云谨一直猜不透这些,但事实绝非表面这么简单,为了心爱的女人做出出格的事情倒是有可能,但是木成舟的情况下,为了心爱的女人放下武器,甘愿俯首称臣于她现在的男人,景云平应该不至于这么窝囊。景云谨坚信这其中肯定有牵制景云平妥协和改变的原因,这个原因绝不会是独爱斯蕾儿这么单纯。

  景云谨太知道自己与景云平的不同了,他知道自己的卑微与被动,他没有那种肆意挥霍的资本,他奢求的是人家极力摒弃的,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差距。但他不认命,这几年的蛰伏,让他积攒了足够保护自己的资本,从锦宴楼到暗卫组织,从各地的据点网络到京都里设置的暗道……他用悄无声息地隐忍积攒着足以抗衡任何势力的资本。

  景云谨始终坚信,能摆得清自己位置的人才能成就大业,如果不是有巨大把握荣登大宝的那天,他是不会轻易展露自己的锋芒,所谓众矢之的,就像是现在的太子,亦或是当初的景云平,莫不都是及早的被人当靶子而已。而现在,大多数人还是看不上他这个“病怏子”皇子,这样甚好,至少能让自己安全地观看各方“演戏”,安全的构建、巩固着自己的势力、自己的帝国。

  一番思索,杯中茶已凉,东威适时地添了新茶,“主人,您在想什么?“

  如果不是东威打探到康佳的近况,景云谨可能不会这么多去考量景云平,“东威,老三曾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他是最有能力也是最适合皇位的人选,但是他最致命的缺点在于太过于执念,只有儿女情长,没有社稷基业和百姓疾苦,这种人成不了大气候。当年父皇让饱读诗书的内阁大学士之首的郭维章为景云平老师,又派他跟随康大将军锻炼,这些都是我望尘莫及的啊!曾经,我不敢苛求父皇能委以重任与我,但也希望他至少能给我指一门贵戚,让我有所依附,可父皇根本都不在意我的未来。而如今呢,景云平为了已经成为太子妃的斯家小姐,放弃了自己的大好局势,也放弃了父皇的良苦用心,可谓一手好牌打了个滥。老天是公平的,只要坚定不移地坚持心中的目标,总是有会机会的。只是可惜了康佳这么好的女人,竟被他如此无视、嫌弃。世人都说,景云平是最有能力最精明的,但我有时候真是搞不明白,他是真精明还是真傻,珍宝和糟粕都分不清楚!“

  看着平日里冷若冰霜的主子,这会竟然会为康姑娘的境遇露出一丝愤愤不平地神情,东威一点也不意外,他早都发现主人对康佳的心思不一般,以往只有月末的时候,景云谨才会抽时间到锦宴楼视察一下暗卫特训的相关事宜,至于锦宴楼的生意主人从来半字不问。可自从康佳留在锦宴楼之后,景云谨掐算好日子,每逢康佳展示厨艺那日,无论多忙他都找着各种借口,一早便急匆匆地赶着去锦宴楼,还美其名曰要用心经营酒楼生意了。

  有时候他看着主人未到锦宴楼时,在马车里不断着急地敲着折扇、在楼上边喝茶边时不时地站到窗口前地张望街角、在康姑娘身处厨房操持时,不停地四处闲转,想创造巧遇又显得窘迫不安……想想这些,东威就想笑,冷漠的二王爷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了。不过主人虽贵为皇子,却无人问津冷暖,一直都是孤单一人,倘若能寻到康姑娘这般真诚贴己、对了心思的人,也是王爷人生一大幸事。只是康姑娘已是三王府的人了,不过依这般不得宠的光景看,日后让王爷讨来做个宠妾也不算什么大事。

  看着东威一旁愣神,景云谨放下手中的兵书:“东威,可曾寻到丛先生的影踪?”

  “回禀主人,仍未有音信。先生是闲云野鹤般人物,来去自由习惯了,这荣华富贵权利欲望都不是能牵绊到他的。不过主人放心,丛先生对主人必是欣赏而忠心的,这几年来但凡遇有大事的时候,丛先生必定出现在您身边,否则凭借丛先生'天下第一谋士'的广博和远见,怎会心甘情愿地辅助您呢,还不是因为您德贤兼备人品出众能力卓越。”

  虽然东威说得有道理,但是马屁拍得还是让景云谨有点不自在,“可助本王的贤良还是太少,现如今朝堂之上暗潮汹涌,朝堂之外也是纷争迭起啊,江山社稷百姓安危,本王想与先生商议的事还太多啊!”

  “主人担心不无道理,我刚还听说,康将军暂且不班师回朝,调整军队有可能去南疆平息战乱。”

  “哦?南疆,不是已经议和了吗?怎会又有冲突?”

  “据闻南疆罗殿国疯傻多年的大皇子前段时间突然清醒,议和情况有变,边疆战事冲突频发,皇上派康老将军去南疆平叛战乱。”

  “大皇子?是相传智力缺陷,性格残暴的哪位吗?”

  “正是那位,罗殿国多年内乱,这弱智皇子也不知道是真清醒了还是被人当作傀儡,这背后不知多少势力在蠢蠢欲动,要我看傻子不可能变聪明,必定是有人捣鬼,借机撕毁议和条约,挑衅我们边疆。”

  “这样一来,康佳的苦日子还得再坚持一段时间了,东威你分派两人暗中保护康姑娘的安危,有紧急情况定要向我禀报。至于吃食,每次从锦宴楼离开之际,给她备上一些美味食物,既然三王府养不起她,那让锦宴楼来养活她好了。”

  “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办!”

第二十六章 主人变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