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消彼根粉

  正当康佳双手按在胃口前,萎靡地坐在墙角,一个白面馒头递到她面前,康佳抬起头,一个憨厚的笑容映入眼帘

  “你饿了吧,这个给你吃。”男人话很少,但笑容很真诚。

  康佳知道,这个人大概是以为她饿得晕倒了,哪里知道她是胃疼的站不起来了。

  男人有些木讷,反应也有点迟钝,看到康佳的惨白脸色和额头渗出的汗珠才有点明白康佳应该是身体有了问题,赶忙伸手去扶康佳。

  康佳本能的往后一躲,没有让他扶住自己的胳膊,她不是在意男女有别,只是这陌生人再如何憨厚,要想带走自己,可是万万不能的。看着康佳充满警惕的眼神,男人紧张的解释:“姑娘,你不舒服,到我家吧,我家就在前面那个院子,我娘能帮你看看。”

  男人不高,憨厚地一讲话就结巴,羞涩地一跟康佳对视就脸红,不过眼睛清澈地没有一点杂质。康佳再仔细打量,男人有点瘦削,感觉风一吹就要倒了似的,脸色不太好,有些过分的白,略微有些驼背,大概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康佳这会儿疼得话都说不出来,扶着墙、躬着腰,示意男子前面带路。康佳看着他不像什么坏人,打算跟着他去讨杯热水缓解一下胃疼。

  向前走几步,不远处的一个小院子就是男子的家,院落不大也比较清贫,没有什么摆设,但是收拾地很干净,隐隐地透着草药的独特香味。

  “敬昭,你回来了啊,娘等你半天了。”一个妇人愉悦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却不见人出来迎接。

  “娘——”男子憨憨地笑着跑进屋,不一会就抱着一位中年妇女出来,然后将她放到院落里的藤椅上,安稳坐定后,男子又跑去拿了床薄被子盖到妇人的腿上,生怕她着凉,接着又不嫌折腾地去给母亲拿了水碗。

  康佳一直安静地站到一旁,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妇人,原来妇人的腿不好,眼睛好像也有些问题。不过这妇人看着粗布破衣,也没有梳静心装扮,可是干净、谦恭,透着的的气质和举止可不像是普通的农妇。

  “姑娘,没有人跟你说,不停打量别人是不礼貌的吗?”妇人既很客气也很严厉。

  康佳一惊,本以为她看不见,所以自己不加掩饰地上下打量,原来她只是眼睛有问题,估计还是有光感的,应该能大致看到自己的表情。刚才自己的行为确实太没有礼貌了,康佳立即躬身还礼:“刚才失态了,小女子冒犯夫人,实则不恭,望夫人见谅。”

  “娘,这位姑娘刚才倒在门外,不知是何原因,娘给看看吧。”男子拿着热毛巾准备给妇人擦擦脸,笑意憨憨地介绍着。

  听了这话,妇人开始打量康佳,看到康佳煞白的脸色和额上的细汗,妇人示意康佳伸出手,待号脉后却脸色一沉“姑娘,你这是中毒了!”

  中毒?怎么可能?康佳大惊失色。脑海里不停搜索近日来的各种经历,穿越过来后也就只跟佩暖、晗梦、冯嬷嬷接触过,她们不应该有害我之心的。难道,难道是今日在锦宴楼吃过点心、喝过茶?是锦宴楼的人想要害我?不应该啊,今日各人都很欣赏我的,我又为锦宴楼谋了不少人气和银子,伤害我的目的在哪里?

  “从脉象上看,姑娘中的是消彼根粉的毒。”妇人号了号脉,确定地说。

  “何为消彼根粉?”康佳紧张地皱起了眉。

  “消彼根粉,是一种慢性毒药,它作用就是以毒攻毒,如若中了毒且又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可以用消彼根粉抑制缓解毒药的药效和药性,但如若所中毒性很强又奇特,这消彼根粉也仅是只能抑制,并不能根除,此物极为珍贵,非常人所能得到啊。”

  妇人的解释反而让康佳更为糊涂了,是以毒攻毒的毒药?此毒攻哪个毒?我体内还有毒?

  见康佳眉头深皱越发不解,妇人直接把话说了个明白:“你胃口疼,是因为今日你服了消彼根粉,你之前体内的毒被消彼根粉毒抑制,以毒攻毒的过程让你胃口适应不了,故而疼痛难忍。”

  体内原来有毒?

  康佳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结果,是谁给自己下了这慢性毒药?难怪这身体瘦削单薄,一连几天她都有锻炼身体,只是稍微一动就累得直喘,康佳一直以为是长期营养不良所致,看来里面的事情还不简单啊!

  康佳顿时有些落寞,在这个架构空间,她一个亲人都没有,没有关爱不说,反而有人想让她痛苦难受地慢慢死去,前世过得就很憋屈,今世竟然也如此被人嫌弃,不仅嫌弃还想要她性命,想到这些,不觉间眼泪落了下来。

  看见康佳这幅神情,妇人以为她是担心毒药的事情,便宽慰道:“姑娘切莫担心,姑娘体内的原毒不是什么奇毒恶气,而你运气极好,阴差阳错,这消彼根粉便已经化解了你体内的大部分毒素,姑娘若是信得过老身,日后让老身为姑娘用银针疏通几次经络,便可彻底治愈了。“

  康佳转而起身,拭去泪水,深深地给老妇人鞠了个躬。其实她不怕死,已经活过一世,她已经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取舍人生了,她伤心难过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爱她的人,有的只想给她下毒,只想让她死的人,那种孤单很无助,也很很噬骨。

第十八章 消彼根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