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徐蕊的小计谋

  “王爷,属下也觉得姜伯说得有道理。”

  冷骁是景云平的贴身侍卫,从小便跟随景云平,从边关到朝堂。这些年,冷骁看着王爷的变化,虽然不理解,但依然尊重且执行景云平的每个指令。

  而今,确实不同,太子爷排除异己,手段狠毒,冷骁不得不担心王爷的未来。

  “王爷明早称病不上早朝,只能避得了一时,日后如何打算?”

  “太子举荐我来处理京都大商贾哄抬物价的事宜,表面上说是提携锻炼我,实则是把我处于矛盾中央。这事情无论如何处理,我都会得罪太多人。”

  “王爷怕是考虑得太多了。”

  “冷骁,你不了解,各大商贾都是有集团利益在背后撑腰的。而今流民四起,京城的大商贾哄抬物价,大赚银两。我出手干涉,调控的不好,父皇必定会认定我无能。调控要是见了成效,各个集团利益受损害,几方势力定会记恨于我。何况,现在物价畸高,各商贾囤积居奇,即便我有心去调控京都这经贸形势,怎是一时能想得出周全的良策可实施的啊!”

  “这事怕是太棘手,王爷莫趟浑水了。”冷骁听过景云平分析利弊之后,也很焦急。

  “本王早就置身事外了,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如今,本就没什么人支持本王了,这个差事,只会让本王丧失仅有的一点点人气啊。”景云平冷笑自嘲着。

  “王爷,太子并非什么良人,王爷还需要有自己的打算才好。方才姜伯说得不无道理,无论您日后如何做决定,康将军都是您明哲保身的筹码。”

  冷骁没有继续往下说,他相信主子不傻,定会权衡当中的利弊。

  景云平坐在太师椅里,右肘撑着扶手,修长的手指不停地轻揉紧皱的眉心,深黑色的眼眸显得更加深邃,眼中熠熠闪烁的寒光,给人增添了一分冷漠。他在思考着……

  ……

  用过早饭,景云平径直走向徐园,应该是跟徐蕊谈谈了。

  几年之内,徐蕊接连赶走几位侍妾,对于她的做法,景云平一直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倒不是有多宠她,而是这些侍妾都是当年一时糊涂为了跟康佳和康将军治气那段时间内娶过门的,无丝毫感情,也就任由她胡闹去了。而今,闹出人命可不是小事。

  连着几日来,徐蕊也是心惊胆战,真怕哪一天早上,下人来报说是康佳一命呜呼了。

  那日也只是想杀杀她的将军嫡女的气焰,想着反正王爷也不待见她,谁知道她就那么嘴硬,不停地数落不公允,徐蕊气得脑袋一昏,多打了她板子。再说了就那么不抗折腾吗,打了几板子就昏迷不醒了。不过幸好,前日听下人们来报,说是康佳已经退烧醒了。

  ……

  景云平迈入徐园时,徐蕊刚用过早膳,一连几日心里慌乱都没有休息好,今儿实在头疼,这会便又躺了下来。

  景云平没让下人通报,径直走向内室。

  “蕊儿,还在休息?早上起来,就不舒服了?”

  徐蕊见到景云平万分惊讶,连忙让丫鬟莹儿搀扶起身:“王爷今儿没上早朝?”

  “前日风寒,一直不见好,今天告假休息。你这是如何?”

  “妾身心系王爷,看来,得的病症都跟王爷相似了。”徐蕊娇嗔地回应。

  景云平微微一笑,虽然心系斯蕾儿,但毕竟物是人非,即使心心念地牵挂,也是要正常的生活啊。

  当初迎娶徐蕊,是一时冲动为了跟康佳父女治气,徐丞相的几番政治主张皆与康将军背道而驰,因此当初便想聘下徐蕊而刺激康佳死了嫁给自己的心。没想到康佳还是依然一意孤行,无论做妻做妾做奴做婢,非景云平不嫁。成婚后那一年多,景云平多半为了刺激康佳而多多宠爱徐蕊,慢慢地也就对徐蕊生发出了一些情感。

  如若不是跟斯蕾儿两小无猜,徐蕊也还算是钟意的女子,相府千金名门之后,温婉动人,落落大方,性格温顺,府上大事小情处理都很得体,即便打发了几个侍妾,听说也都给他们寻了好得去处。

  唯一这不得体之处,便是心眼太小,不过也因为太记挂自己,对情感忠贞罢了。所以景云平压根也没想因为康佳之事去责备徐蕊,只是想告诫她一下,有些事情还是要顾全大局的。

  “听下人们说,前日里你跟康佳有点矛盾。日后,你莫管她,该吃什么,该用什么的,按她身份去分派,她若还那般挑剔蛮横,就让姜管家去处理,你也落得清净。”景云平抚着她丝滑的头发,爱怜地说。

  感觉到景云平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徐蕊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撒娇着说,“还是王爷体贴臣妾,这府里前院后院、大事小情哪一个不是我亲历亲为的处理。

  我都尽量做到人人满意,可她还来我这里无理取闹,说什么不公平。臣妾就是按照门第礼仪来分派的,她在府里仅就是一个侍妾,却总摆出将军嫡小姐的架势,又想要这个又想要那个,对这不满意又对那不满意。且不说这些,当日王爷责难她几句走后,她把怨气撒在我身上,我百般解释,她仍不依不饶破口大骂,妾身真是受不了这等污蔑啊。”越说情感越饱满,竟真得挤落了几滴看似委屈的泪花。

  美人落泪自然让人怜惜,景云平轻将徐蕊揽入怀中,“蕊儿莫哭了,不过是让你日后不与她相滞气、不计较小细节罢了,她这般不识趣,你又这般委屈,我一会吩咐下去,以后不让她过来叨扰你,有事就找姜管家置办日常用度,你也不必费神操心,也不必看她那刻薄相了。可好?”

  已经断了那贱人许久的月银和各种用度,这会儿让姜管家去操作她的各种日常安排,不一下就显出来自己曾经为难她了吗。徐蕊心里一番考量,这个事情还是不能让第三人来插手。

  

第十一章 徐蕊的小计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