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临安城篇:诅咒

    “那姑娘真美”只见亦欢蒙着面纱漫步在临安城街上,肩若削成,腰如约素。长发用一根木藤束起,一袭白衣,额前一粒红砂,风情别样,远看宛若仙女下凡。

  亦欢身旁的暖春,满脸倦容地抱着孩子,时不时低头看看襁褓中的孩子。就在这时天空竟然开始飘雪,毛毛飞雪如盐粒般落下来,逗得孩童欢快地奔跑起来,四处喊着“下雪了”。

  亦欢伸出掌心,雪花落在掌心里,不一会儿就化成了雪。自记事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好多年都不见有雪了,亦欢师父会冷吗?”

  “不会,我送你回家!”亦欢拐过巷子就想往巷子走去,却被暖春拉住了衣角。

  “我现在换了住处了,我想去一趟军营找一下柳三刀。亦欢师父你愿意同行吗?”

  “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就不同你去了。暖春施主,凡事不要过于忍让,护自己周全才能护住你怀里的孩子。”

  亦欢说完,冲暖春行礼后,便转身独自离开了。不知道那群人有没有等我到来,亦欢闭眼凭着记忆力的画面,来到了秦琴住的客栈前。任凭店小二和掌柜的怎么叫,亦欢都不曾回头,径直伤了二楼,敲响了秦琴的房门。

  房里好一会儿才将门打开,秦琴一推开门就一脸地看着亦欢。因为貌似今天还没有花钱找女人,怎么会上门。瞥了一眼房里,地上有一个被捆绑的男人,嘴里塞着毛巾不停地发出声音希望有人能够注意到。

  “你是?”

  “我是亦欢!”亦欢淡淡地说道,推开秦琴后径直走了进去。而地上的柳三刀在听见亦欢的声音后,惊恐地往后退缩着,眼里写满了恐惧。

  亦欢?不认识这号人呀,秦琴虽然满脸疑惑,可有美女送上门,自然十分的乐意。轻轻关上了门,就见亦欢把柳三刀嘴里的毛巾拔了出来。

  “你不是被烧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

  “我可是瘟神,你们都还好好的活着,我怎么敢死了。”亦欢盯着柳三刀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着。那迷人的模样落在柳三刀眼里,却像是看见了魔鬼,令人害怕不已。

  “你们认识,那么美女你是来救他的吗?是用美人计呢,还是其他的。”秦琴饶有趣味地盯着亦欢。

  “我是来找你的,秦琴。这一生你为了能够继任秦家寨族长的位置,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弟弟和妹妹。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给秦封做了嫁衣。难道不怕下地狱后,被他们撕咬成块吗?”

  “你到底是谁?”这些事情,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特别是用枕头捂死了自己半死不活的父亲,根本就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秦琴瞥了一眼窗户,起身忙将窗户关了起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难道你不忏悔吗?你们活活将我师父折磨致死,扔进乱葬岗后还将她活埋。”亦欢一步步逼进秦琴,直到秦琴背抵着墙壁没有退后后,直接一个巴掌扇得亦欢摔倒在地。

  “是我做得,你又能怎么样。一介妇人,能成什么气候。你该庆幸我能怜香惜玉,不然我一刀就能要了你这命。大白天给我转身弄鬼的,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妖女。”秦琴忍着怒气上前,一把扯过亦欢的面纱。

  瞧着眼前的绝世容颜,竟然比上一次那个女人还要好看。秦琴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亦欢的脸庞,被秦琴那油腻的眼神盯着,亦欢不禁犯恶。一声“滚开”,额头红砂开始闪烁,发出红色的光,直接将秦琴挣开。

  “我,在此立下诅咒,诅咒你们将日日忏悔自己所犯的罪孽,堕下无尽深渊。”随着亦欢话落,外面的雪花竟然变成了红色,落在地上就像一滩血渍一样让人触目惊心。亦欢怕在被抓到,忙逃了出去。秦琴本想追上去,可脑子莫名的疼痛,只好看着亦欢跑了出去。

  “那个死女人是谁?”秦琴揉着疼痛的太阳穴,冲柳三刀吼道。同样有此痛楚的柳三刀,根本就顾不上秦琴问了什么,只知道头痛欲裂。脑子里竟然浮现出了自己母亲死的惨烈画面,一遍又一遍在脑子里放大。

  而此时顺利举行继承大典的秦封,脑子里不知道为何浮现出了秦琴七孔流血的画面。晃了晃脑袋,无济于事。脸随着疼痛变得煞白,好不容易撑着举行完了仪式,直接冲进了自己房间。一直维护安全的李洛,看着秦封急匆匆地跑走,十分担心的跟了上去。

  “怎么啦?”

  “疼,脑子莫名其妙的疼。”秦封捂着脑袋,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看着秦封如此的难受,李洛大叫着大夫。门外等候了两个小时,都不见大夫出来。

  正想冲进去的时候,门终于开了。两个大夫都不知所云,一问三不知,气得李洛把人直接赶走了。

  “之前不是都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头痛起来了。”

  “不知道,突然间就这样了。我梦到我大哥七孔流血,倒在血泊里瞪着我。李洛,我大哥有跟你说他什么时候会回秦家寨吗?”

  “如果能够成功拉拢一方势力,应该就会很快回来了。之前一直跟荣家的人有所联络,我本以为他会很快回来。没想到这一去,就没什么动静,只能偶尔收到书信询问寨里的事务。”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休息一会儿,估计就没事了。”秦封背对身子,闭上了眼睛。虽然脑子全都是相同的画面,可宁愿闭上眼睛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嗯,注意身体!”

  出去后的李洛,就立马写了封信让人传递了出去。估摸着到秦琴手上,怎么也要三天的时间。秦家寨现在安静了许多,各家各户的男人也不需要硬性征兵,农活有了主力的人在,村口洗衣服说笑的女人都多了起来,四处也不再是威严的人员把守。

  “李洛叔叔!”不知谁家的小孩,亲切跑了过来,抱着李洛就不撒手。

  “哎,你是谁家的孩呀,这么可爱。不要到处乱跑,当心些!”李洛温柔地摸了摸小孩的脑袋,柔软的头发在手里就像棉花糖一样。

  “妈妈说了,现在有族长了,族长会保护我的。所以我不怕,我还给你带了糖果,你要吃吗?”

  “好呀!”接过孩子的糖,小孩便松开手从身上滑了下去。本来有些紧张的李洛见孩子安全着地后,不禁松了一口气。

  “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家小子从小就这样不守规矩。”一位大娘着急的连鞋子掉了都没有注意到,急急忙忙地跑上来道歉。生怕李洛身后的人,会伤害小孩。

  “没关系,小孩子就应该这样。大娘你也不要担心,现在已经没战争了。又恢复往日平静了,这些孩子也可以正常上学了。”

  “是是是,终于安宁了!”李洛目送大娘抱着小孩离去后,便让身后的人都离开了,自己独自一人闲逛着,四处瞧一瞧,看一看。

  休息了一天的秦封,决定不再颓废。早早起床后,便四处查看寨子里的生活情况。从家里拨出了不少钱,进行重新修缮学堂和武馆。白天帮忙修缮学堂,重建家园,一忙就是到天黑,忙得到家后一句话都不想说。可即便身体如此疲惫,还是噩梦连连,时不时就惊醒过来,根本就没有办法正常休息。

  不过两天,秦封便卧床不起了,然而寨子里的大夫全部都束手无策。这可急坏了寨子里的人。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位深得民心的族长,真心为大家做事情。发钱发粮又发地,帮忙搬柴搬木头啥的,只要寨子里谁需要帮忙都随叫随到的。结果还生病,最急的便是李洛了。吃不下睡不着的,精神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这病我知道找谁能治?”秦封话落,李洛便激动地跳了起来。

  “清修庵的清修师父,我去找他吧。顺便给亦欢道个歉,之前是我做的不对,随意对她置气。”

  “你要去多久呢?”

  “如今有你们在,我完全不用担心。而且你们让我做这个位置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为的不就是希望秦家寨不再内斗,还家人们一个安宁的生活。这些我都做到了,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我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秦封每说一句就偷偷瞄一眼李洛,生怕李洛不答应。然而李洛从头到尾都没有打断也没用反驳一句,只是等秦封说完点了一下头而已。

  “你竟然同意了!”

  “嗯,一会儿我就去给你准备一匹好马,把行李给你装好。”

  李洛出了门,秦封还觉得不可思议,不敢相信李洛竟然就这么答应自己了,心里涌起了小激动。

  “秦封,等你回来!”秦封一出瀑布口,李洛就大喊道。可惜水流声很急,秦封并没有听见,脑子里只想着遇旧人。

  秦封,我们会一直等你回来。李洛站在瀑布口,站立了好久。

第三十一章临安城篇:诅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