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临安城篇:高台竞争

  一大早,高台处周边摆上了凳子。围观的人也生怕错过,早早就拥挤在那边。不同于秦封就带着李洛前来,秦棋和秦化分别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走来,直接占掉了大半位置。

  “唾手可得,还非得这么做。你不怕自己玩脱了,收不回来!”

  “抢人家东西,怎么也要人家心服口服。没事,相比大哥,二哥和四哥也算是正人君子。你一会儿在旁边好好欣赏一下我的风采,看我有没有进步。”

  李洛见秦封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只好随时观察着四周,一旦有变故就先护着秦封走。三人全部都齐聚站在高台上,各自沉默地听着风声,充耳不闻台下的熙攘。

  “最后还站在台上的人就赢!”随着秦封话落,秦棋和秦化像是商量好的一样,一同攻向秦封,招招都想致秦封于死地。呆秦封露了几招后,秦棋和秦化神情开始紧张起来。行动也越发地快速,两人双管齐下制约着秦封。看得是一旁的李洛胆战心惊的,不得不捏把汗。随着台上的越发的激烈起来,台下观众连连叫好。

  此时。李洛趁大家关注点全部齐聚在台上的时候,悄悄地离开了原来的位置,隐没在人群当中。走出人群后,李洛直奔府院。

  “已经开始了,等会儿你们千万不要误伤周边的百姓。只要击毙台上的两人,他们带来的人自然会投奔到秦封手下。”

  “若是这样做,事后他怪罪起来,你怎么办?”

  “那时候我都功成身退,自然没有我什么事情了。就这么办吧,一切后果我承担。”李洛将自己的脸易容成了秦琴后,带着人混到了人群中。仔细地观察着台上的情况,秦封再是武艺出众也抵不过两人的轮番攻击,体力消耗过快,身上的汗跟蒸桑拿一样,大滴的汗水落在地上。

  “认输吧,秦封!”秦棋轻蔑一笑,直接将秦封踹飞在地上。秦化大步上前,拽着秦封的头发想要一脚踩上去。李洛见此忙挥手,脚踩旁人的肩膀飞上了台。万箭齐发,直击向秦棋和秦化,秦封在李洛的搀扶下滚到了一旁。

  “你来这里干嘛,没看见有人偷袭我们。”秦封说完,就被李洛直接击昏在地。李洛小心地将秦封放到一旁,确保不会被误杀后。一声令下,一根金丝线像是游蛇一般穿过秦棋和秦化的身体。

  “这场表演到此结束,各位乡亲父老明日请参加秦封继任族长大典。到时候不仅会有金银相赠,同时也会有重要的讲话,届时希望各位准时参加!”这场屠杀终于结束了,李洛拖着秦棋和秦化两人的尸体丢到了台下。望着地上的秦封,莫名地叹息不止。秦家六子争权,闹得秦家寨不得安宁,我也是为了他们好,哪里能把他们的安危和幸福作为你们的赌注。秦封,你要是醒来,可千万不要怪我。

  李洛将秦封送回去休息后,就带人闯了秦棋和秦化的家,将不愿意归顺的人全部都处置了。一些小门小派,欺压百姓的人也一并清理。为了不影响明日的祭奠,整个秦家寨都陷入忙碌当中。屋里的呼吸声戛然而止,秦封从床上惊醒过来。起身就见李洛带着剑跪在床边,看模样应该跪了很久了。

  “你干嘛跪在这里?”

  “秦棋和秦化已经被我处理掉了,明日就是你的继任典礼。整个秦家寨都在为你准备贺礼和欢呼声。”李洛的声音相比之前的细声细语,此刻有些低沉。屋里安静的有些可怕,两人彼此的呼吸声都显得嘈杂。

  秦封僵持好一会儿,拉开了被子下了地。不过两步距离,秦封都觉得遥不可及。一个重心不稳,踉跄摔在了地上。李洛忙上前搀扶,却被狠狠推开。

  “你杀了他们?”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要留他们一条命那。我有没有跟你说,那是我亲哥哥。”

  “有,清楚知道。身担责任,我不能把秦家寨所有人的幸福交到他们的手上,更不能成为你们的胜利品。他们一个个只想要安安稳稳的日子,不想卷入你们秦家的纷争当中。我们暗卫的职责就是保护每一位秦家寨族长,所以我不能让你承担一丝风险。”李洛憋着一股气,一股脑地说完后,秦封便仰天长啸了起来。

  “你这一番话说的是铿锵有力,李洛你是以暗卫的责任帮助我的是吗,从小故意装作身体柔弱好接近我,接近我大哥。为的就是完成任务,是不是?曾经跟我说的兄弟情,经历的事情和人都是假的。是不是?”

  “是,你从小接触的那些人和事都是你父亲安排的,包括我。”李洛说完,拿着剑出了门。除了真的把你当兄弟,其他全部都是安排好的。

  六岁的李洛,和一群小孩生活在巢穴中。能够玩耍的地方非常的小,到处都是浓浓的腐肉问道,那股恶臭味令人窒息。本以为世界就是这样的,直到秦封的父亲秦烽的到来。父亲说只要是他挑上的人,就能离开这里并且见刀自己的娘亲。

  我和其他伙伴全部都踊跃地举着手,直到自己被选中的时候。我高兴的一整夜都合不上眼睛,那晚上父亲交代了我很多很多事情,并且告诉了我以后的主人是谁。而且那晚,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我叫李洛。

  李洛同其他两名小孩被安排到了秦家寨里两户普通村民的家中进行抚养,离开洞穴后,一步一步地走到那个叫家的地方。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美,花草树木都绿意盎然,花朵娇艳,路上遇到的人也都亲切地打着招呼。时不时还能收到一些水果和糖果,味道真是甜美。

  “李洛这是你的母亲,而且你还有一个妹妹!”听完族长的话,李洛有些胆怯地走上前去。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娘亲,而且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可爱又干净的妹妹。

  “孩子快过来,你和妹妹先进去。我一会儿就给你们做好吃的。”李洛看了一眼秦烽后,任由一个小女孩拽着自己往里走。

  眼前的这一切都好像做梦一样,被子和床都十分的舒服不再是硬邦邦的。食物各种各样的,不需要再吃难吃的生肉和树皮。每天和妹妹一起上学下学,和寨子里的其他小孩玩耍。那时光真的令人难忘。

  随着年纪增长,记忆慢慢的开始消散,记不清自己父亲是谁。只知道自己有妹妹和母亲,他们对我特别的好。每当自己和秦家那几个小孩一起逃课的时候,母亲从不惩罚我。哪怕我和秦琴剪了老师胡子,偷摘了隔壁阿姨的水梨。

  “李洛,快出来,上学要迟到了。”我一听就知道是秦家那几个家伙,顾不得吃早饭了。穿上衣服拿起包就往外面冲,母亲拦都拦不住。

  “不对啊,今天明明不需要上学。”我随他们走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今天不需要上学。

  “你是失忆了吗,昨天不是说的好好的今天随我们一起去拜师学武。我爹说了,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学,这样才热闹。”

  “好,我跟你们一起去。不过你弟弟和你妹妹了,怎么不见他们两个人啊。”平常只要有秦琴的声音,身后绝对还跟着六个跟屁虫,走到哪儿跟到哪儿的。

  “他们被娘抓着一定要吃完早饭才能出来,没事我们找到那个师父以后,我再去接他们。我听爹说这次我们要找的师父是个武功很厉害的人,住在望角溪下游那里。那边路不太好走,我们刚好先去探探路,没什么问题我就去接他们出来。”

  “不接他们出来,当心晚上找你哭一晚上。我妹妹就不会这样,她一点都不粘我。真是羡慕你们家,那么多个弟弟和妹妹。”秦琴在哪里都像一个小大人,总是照顾着他弟弟妹妹,而且照顾的非常好,总是被大人夸赞说将来肯定是做族长的料。

  “也有不好的时候,闹腾起来可厉害了。前几天我还被秦歌抓伤了,你看我胳膊都是被她指甲划的。还好她力气小,不然我娘说就需要包扎和忌食了。弟弟你们走路慢些,这溪边石子多,当心摔跤了。”

  我看了一眼秦琴隔壁上的一条血痕,看起来挺吓人的。要是我,估计早就哭起来了。

  望角溪是一个很美的地方,溪水很清澈,鱼也不少。这里是我们放学必来的地方,因为可以烤鱼和玩水。望角溪周边都是大山,听大人说山上野兽凶猛,有人曾被野兽吃掉。所以我们从来都没有靠近过,那害怕的感觉好像印在了骨子里,光是听见都会产生害怕的感觉。

  “你们这一群人是要去哪里玩呀?”路过的一个大人,放下肩上的锄头。将袋子里刚挖的地瓜拿出了几个,分给我们当零嘴吃。

  “我们去找郑师傅,听说他武功特别厉害。我们想找他当师父。”

  “那你们没走错,顺着这望角溪再走六百米就能看见他了。他今天刚好在钓鱼,你们去的时候动静小一些,别吓跑了他的鱼。”

  我和他弟弟们看着秦琴从容不迫地冲那人道谢,眼里满是崇拜的眼神。一人抱着地瓜吃,一边紧紧跟在他身后。那时候好像只要在他身边,就特别的安心。

第二十九章临安城篇:高台竞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