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临安城篇:秦家暗卫

  顺利逃回去的李洛,一刻也不敢停歇。立即部署人员,生怕自己还没帮秦封拿到族长位置,自己命就都搭回去了。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外面就是一阵骚动,火光明亮如白昼。

  “来人!”

  “老爷,有何吩咐?”

  “若是有人来犯,不比客气。就算是死,也要给我守住这家。”就算死,我也要替秦封把这里护下。这里一草一木都是秦封小时候生活的痕迹,他那么恋旧又傲娇的一个人,怎么也要为他留下这里。

  好在秦琴平日没做什么好事,唯独做了一件好事就是网罗了周边不少能手,兵强马壮的。所以能够堂而皇之地占了这栋宅院,秦棋和秦化也无能为力。李洛在屋里走来走去的,咬着指头数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不担心秦棋或者秦化,但是两个人联手这事情就不好控制了。只希望这一夜能够安稳度过,天一亮他们也就会收手。

  “老爷,他们后退了!”门外传来的消息让李洛大喜过望,可冷静下来又觉得不太可能。打开门后,就见一脸狼狈的秦封正往这儿走过来,而且还恢复了本来的容貌。

  “找到了?”李洛瞪大着双眼,一脸的不敢相信。但是随着秦封身后陆陆续续走进了的人,全部都蒙着面,扛着长月弯刀。事实摆在眼前,李洛激动地抱住了秦封。然而秦封身上的异味后,李洛直接弹开。

  “你这是掉进茅坑里吗,这么臭!”李洛说完,秦封身后的人全部齐刷刷地看向李洛。吓得李洛不禁吞了吞口水,往秦封身旁靠近了一点点。

  “不是我,他们长年隐居在巢穴里身上有点味很正常,而且我觉得这样才够男人。”

  “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随意走动,安排人去带他们认领一下自己住处,赶紧歇息!”秦封正说着,就被李洛拉到了一旁说起了悄悄话。

  “你就这么顺利又迅速地找到暗卫了?是不是糊弄人,从哪儿找来假扮的。”

  “假扮的人,人家瞪你一眼你就害怕。不过确实把我想象种的顺利,还特别的好说话。”当时在山下捡了根棍子就匆匆上了山,山里林木密集根本就没有人走动的痕迹。本来以为自己思路想错了,又觉得既然来了就上去看一看,大不了看一场美的风景。没走多久就天黑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根本就走不了。为了安全,秦封便用金钱拴在了两棵大树上当成了睡觉的床。不知道过去了过久,就听见林里有野兽嚎叫的声音,那声音凄厉。正是这个声音,让秦封确信不远处肯定有人。虽然看不见,可迫于时间只好闭着眼睛辨别着方向。

  对方也好像听见动静了,开始奔跑起来。秦封也顾不上自己会不会暴露身份,一边喊着站住,一边说自己是秦封。当自己名字说完以后,对方竟然停住了脚步,还主动发出声响引自己过去。

  “等自己终于走出密林以后,才看清自己竟然站在悬崖边上。而自己腿上还缠着一条花蛇,还好冬天穿得厚。

  “你说你叫秦封?”不知从何处窜出一个黑影,一步步地走近自己,从头打量到脚。而秦封只能呆滞地站在远处,瞧着一团黑影和一双骇人的眼睛。实在视线微弱,对方全身又裹着草,包裹的严严实实就看得清楚是眼睛。

  “嗯,你可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暗卫?”虽然不知道自己用词的不得当,是不是有失礼之处。可这月黑风高的,面对一个奇怪的人,秦封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

  “你可是来寻我们随你回秦家寨,助你一臂之力的?”

  “你信了,你不怕我是骗子吗?或者说不怕我是哥哥他们其中的一个。”这也太好说话了吧,我都要怀疑自己此刻在梦里。跑了一路的秦封,直接原地坐了下来,毕竟距离自己五十公分处就是悬崖边。

  “你父亲对你们每个人都十分了解,而且你可知你家族谱的话就会清楚你的名字由来。你们历届族长名字里都有枫的同音,物件标志也是一片枫叶。所以你刚刚报了名字,我便知道是你。”

  “怎么会?”秦封掏出玉佩,用手指细细地抚摸了起来。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得父亲正眼瞧过。而且因为自己身体柔弱,总是被罚。哥哥他们自小就刻苦用功,父亲对他们赞不绝口,而自己确实学什么都不行。

  “你不信,随我下去瞧瞧就知道了。”

  “下去,你们住在悬崖底下?”秦封一脸呆萌地抬起了头。

  “不,没有在悬崖中处。要是生存在底下,早就被别人找到了。今日若不是我大意了,你肯定是要废一番功夫得。别人来了,连走出那个林子都难。”只见那人一边说着,一边从手里飞出金线缠绕在崖上得一棵树上,看了一眼秦封后便跳了下去。秦封毫不犹豫,待不见人影后,以同样的办法跳了下去,直接荡到了一处山穴口。一股浓浓的腐肉味道从穴里传出,怕有冒犯的秦封,只好尽量屏住呼吸跟在其身后。

  “味道确实有些难闻,不过我们为了隐蔽一般都吃生肉和野草、树皮之类的,洗澡也是看天气。这洞穴里这么多年来有不少动物尸骸,很正常!”

  “还真是难为你们了,为了保护我们安全。”

  “恩情重,必为之!”

  本以为这条长甬道走到头,就到了。没想到又分出六条甬道,学着动作一路滑行下去后才看到了其他人。没想到这地洞如此富丽堂皇,可以媲美地下宫殿了。地上随处可见的金银财宝,跟石头一样丢在那里。四周都有人在精心打坐,盯着自己。

  “那个,你们好!”秦封有些尴尬地挥了挥手,见没人理会自己后,将手藏在了身后。

  “随我来!”只见他随意伏身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砸向右边一面强后,本来是石壁竟然生成了一道小门,门后漆黑一片。直到蜡烛点燃以后,才看得清四周。

  “这里有你想看的东西,等你看完了只需要告诉我何时出发,我们便即刻动身,一刻都不会耽误。”石门关上后,秦封上前坐在了桌前,一旁有一叠厚厚的书信。那字迹只一眼,就知道是父亲生前写的。

  每一封书信内容都不太多,记录的关于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就连离家出走的糗事都有。秦封认认真真地读着每一行字,眼里满是泪花。

  我小儿善良、仁爱,有担当。不负众望是能担此重任的人,可惜做事优柔寡断,不及其他狠戾,容易吃亏。实在是令人堪忧!

  容貌越发出众,颇令人意外,却难欢喜。男儿阴阳不可失调,加上性格柔和,不与他人争夺,不知将来能否震慑他人。

  武艺见长,不负我苦心,期待学有所成!可惜心智尚浅,若将来手足相争,他依然无心继任,望你们护他平安离开。

  没想到李洛竟然是父亲派到大哥身边保护我的,难怪我每次出去偷偷练武总是没有被抓到,还以为是自己厉害。原来都是父亲安排好的,就连教我习武的师父估计也是这里的人。

  秦封抹了抹眼泪,将书信小心翼翼地放进怀中。轻推了一下门,就见原本打坐的人全部都训练有素地站了起来,齐刷刷地看向秦封。

  “出发!”秦封说完就忙拉住刚刚带自己进来的人,实在是好奇想确认一下眼前这个同自己一样用飞线的人,是不是就是小时候教自己武功的师父。

  “你叫什么名字?”

  “我们无名无氏。”

  “那你可是小时候教我功夫的师父,因为我看你跟我用一样的武器。”

  “是,你父亲为了能让你顺利找到我们,所以派我前去教你习武,还仿照我的给你特制了武器。不过你的金线,远比我的更坚硬更锋利。是你父亲不远万里,请了百名工匠打造的,据说花掉了你们一半的家产。”看这人面无表情的,可秦封不禁睁大了双眼。

  “一半!”我们家确实挺有钱的,从小家里就没有出现过碎银子。”可这一半,让秦封难以想象造价是有多贵。这还好我没弄丢,不然再造一条不就成穷光蛋了。

  一行人随秦封抹黑前行,直奔秦家府院,没想到就看见秦棋和秦化围剿秦家府院了。秦封用气力恢复了自己容貌,站在远处喊着二哥和四哥。马蹄声朝这边越发的近了,三人相对,秦封不禁笑了笑。

  “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恭喜呀,还带着暗卫回来了!”秦棋咬牙切齿地说道,一旁的秦化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们不就是不服气父亲让我继承族长的决定,觉得我什么都不行。我也不服气,所以咱们公平竞争,怎么样?”

  “此话当真?”秦棋和秦化同时问道,毕竟现在秦封有了暗卫,自己可是一点赢面都没有了。传闻暗卫以一敌十的威名,可是如雷贯耳,从小敬畏。

  “当然,我秦封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们也别在这里耗着了,明日我就告知大家,咱们同上高台,一决高下。胜者继任,如数交出手中兵将。败者永远离开,不得踏入秦家寨一步。这样既避免了手足相残,也不会再具有威胁。”

  “好!”秦棋和秦化两人互相看了看后,领着自己人就离开了。秦封站在原地,目送着远去的背影。

  “你不怕输,原本就是你的东西,为何还给他们机会?”

  “死的够多了,如果有不让他们死的办法,我愿意一试。再说,我一定不会输!”

  “所以老族长留的书信压根就没有什么用,只是需要你的名字就行了?”听完秦封的叙述后,李洛犹如晴天霹雳一样。

  “没错,我当时知道了跟你是一样的表情。早知道如此,你说我干嘛还下潭找。唉,不说了,困!”秦封拍了拍李洛的肩膀,就往床上躺去。

  一样疲惫的李洛却不敢睡,听见门外人的呼吸后,忙走了出去。视线开始清晰起来,落下的太阳再慢慢往上升起。

第二十八章临安城篇:秦家暗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