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临安城篇:螳螂捕蝉下

  荣府外,周民聪率领着五千队伍直接包围了整个荣府,里外三层。全部人都手握着上膛的枪,对准着荣府高墙上的护卫,周民聪和柳三刀两人浑身散发着肃杀的气息。门院高两米的荣府内,荣天威紧张地安排着府里女眷躲藏。这一天来得还真是太快,猝不及防。

  “老爷,我们逃吧。周民聪的五千人可是精兵。我们府上总共就两千人,还有一千人在外围根本就攻不进来的。”

  “我荣天威从来都没有当过逃兵,我就算是死也要守着这荣家。你们谁要是敢当缩头乌龟,老子我首先先毙了他。都给我精神起来,能活下来的人后半辈子荣华富贵。”荣天威正说着,就见自己夫人把自己平日坐的椅子搬了出来。

  “你没看见周民聪打上门来了,搬什么椅子,快进去躲好。一会儿结束了,我就接你出来。”

  “我不怕老爷,有你呢。他们走进来,也只配站着和我家老爷说话。”

  “嗯,去躲好!”荣天威笑了笑,看着眼前自己呵护了多年的容颜。银丝满头,在难找青丝了。没想到这一辈子,竟然都过去了。

  目送着夫人进屋后,荣天威扫视了一眼眼前排列整齐的士兵,比划了个手势后。弓箭手靠墙,拿枪站立门两侧。其他人站在了荣天威前面,见阵势摆好后荣天威长袍一甩坐在了椅子上,只等周民聪进来。

  “怎么里面没动静?”柳三刀忍不住侧耳问道,周民聪摇了摇头。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喊打喊杀的声音。周民聪与柳三刀对视一眼后,两人立即把人马分成两队。一队对抗外来的,一队强攻荣府。

  “荣天威,我跟你说。我向来与你进水不犯河水,但是你掳走我两位太太,这事儿不可能算了。今日你要是不把她们安然无恙的给我放出来,我就灭你荣家!”虽然知道荣天威在这个时候肯定不会犯这种错,可眼下僵持着太难受,还不如干脆点。

  周民聪大叫几声后,就见一旁的人已经将门撞开了。看了一眼身后打斗的柳三刀,周民聪带人冲了进去。枪声不断,人员混乱,只看见鲜血漫天飞,尸体横遍。荣天威和周民聪两人怒视对方后,直接扔掉了各自手里的枪,踩着尸体就直接冲向了对方。

  “别怪我欺负老人,我让你三招。要是输了,随你处置!”

  “周民聪你别太狂妄,我就是再过二十年也不输你。”荣天威全身颤抖着,发红的双眼像是吃人的怪物。而一旁终于能够亢奋的周民聪根本就停不下来,主动攻击一招接着一招,丝毫不给荣天威喘息的机会。

  “老大,我们不要下去帮忙吗?”

  “你没看见荣天威大势已去,原本我以为荣天威会让城外的士兵前来接应,没想到等到现在都不见人影,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再等会儿,要是还不见人影我们就撤退。”一群残兵,还真是没用。为这个老头子,折损一个人我都觉得不值得。秦琴趴在高处,静静地等待着。

  年事已高的荣天威哪里敌得过周民聪的持久战,由原来的主动攻击变成了防御,满身大汗,身形步伐都摇摇欲坠。秦琴见那摇摇欲坠的背影后,一个纵身落到了地上,消失在了夜里。

  “荣老爷子你就别逞强了,听听我兄弟外面的欢呼声。把你的卫兵叫出来吧,不然来晚了只能给你收尸了。”周民聪说完,侧步滑过后站在荣天威背后,一脚将荣天威踹在了地上。只听荣天威轻哼一声,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即便输了,也不会死在你手上。周民聪我告诉你,若是日后我女儿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我就是化作厉鬼也决不放过你。夫人,你好生躲着别出来。”荣天威轻蔑地看了一眼周民聪后,捡起地上的剑直接刺进了心脏处。

  “不......”一声惊呼,屋里的家眷打开门后四处逃散。周民聪看了一眼人群里顶住脚步的荣夫人,开枪朝天上放了一枪后,往后退了几步。其他人见此,纷纷让出了道。

  周民聪虽然看不惯荣家的作风,但荣天威有一点让自己佩服。就是这一辈子只娶了一位夫人,为了让夫人少受些罪,有了荣雪后便不再要第二个孩子。

  “周民聪我告诉你,我家老爷没有输你,他只是输给了人心。若不是为了荣雪,根本就没有你一个下等人说话的份。披着人皮的狼,成不了什么气候。你最好别碰我女儿,她少了一根汗毛,城外两千精兵不会放过你。”

  难怪闹出这么大动静,都不见荣家有救援。周民聪径直从荣夫人身边走过去,背后的枪声响起。周民聪闭上眼睛,不禁叹息一声。

  “来人,抄家!”

  临安城终于恢复了昔日的热闹,街上的摊贩们密集在了街上。至于家家户户都收到了周府送去的金银,却没人知是荣家的。秦琴借酒浇愁,却不知秦家寨秦封也是得天时。借着秦大少爷的玉佩落入潭水入口处,下潭捞玉佩,顺利找到了自己藏起来的书信。包裹严实的书信上除了说明继任族长的是秦封之外,还告诉了一直保护各任族长暗卫的藏身点。

  “我这几天已经把秦琴的人手换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我要做什么?”李洛坐在溪水处,甩着鱼竿问道。想着自己屁股后面一堆事情,实在是没有心情钓鱼,还在在这大冬天。水都结成冰了,也不知道想啥得秦封硬是敲掉一块结冰面,非叫自己来钓鱼。

  “钓鱼呀!”秦封漫不经心地说道。

  “大哥这么冷的天,你想吃什么鱼。我派人给你捞,你就别折磨我了。行不行!”

  “不行,自己钓的鱼才香。你这几日频频更换人手,难免惹人注意。还不赶紧安份几天,等我找到他们了,咱们再谋划。”父亲信中说是他自己最喜欢的地方,又是最危险的地方。父亲生平除了练武就是喜欢钓鱼,他说人很难保持勇气和决心,所以钓钓鱼可以锻炼自己的意志力。

  这望角溪是父亲来得最多的钓鱼点,可是最危险的地方又是哪儿呢?秦封一边钓着鱼,一边仔细地环视着四周,看了一遍又一遍。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李洛你说这望角溪哪里最危险啊?”这群山相连,看似密不可分却有又细缝。林里杂草丛生,鲜少有人去,野兽也应该不少。可是这算最危险的地方吗?难不成一座山一座山的找,找到死都找不到。

  “这里哪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你看这溪水这么浅,稍微有点水性的人就淹不死。这四面环高山,也没人上山遇到什么危险。不过这溪水有一处是连着我们入口瀑布的,另外一处不知道是连着哪里。”

  “这条溪这么长吗?”望角溪,为什么这条溪要叫望角溪呢?陷入沉思当中的秦封自己喃喃自语,将鱼竿丢给李洛后,无意识地站了起来。李洛就盯着一直来溪水两边不停徘徊地秦封,看了一会儿就失去了兴趣,乖乖地吊着鱼。眼见桶里的鱼越装越多,远处的秦封还是那样。

  “这家伙莫不是着魔了吧,神神叨叨的。”

  “我知道去哪里找他们了!”望角溪。顾名思义是这条溪是能看到角的,角属于边缘地带,所以站在高处肯定能看见这溪水的另一角。

  “在哪?”秦封这一呼声,让李洛兴奋地站了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此刻可是秦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四周。还好没有人注意,忙跑向秦封身边去。

  “我需要上山一趟,你呢乖乖提着我的鱼先回去,不然到时候家里进贼了或者是被人一锅端了都不知道。”

  “你一个人可以吗?”

  “当然可以,等着我的好消息。”秦封拍了拍李洛肩膀后,看了一眼四周,往远处走去。李洛见人影走远后,提着鱼就往回走。桶里的鱼有些欢脱,时不时地跃起溅了李洛一身水花。

  “老爷,我帮你提吧!”

  “无妨!”这家伙要吃的鱼,我还是小心为妙。回去的途中,李洛总觉得自己身后有几双眼睛盯着。时不时回头,又发现不过是几个普通的人。

  不对,刚刚路边那个小女孩一脸害怕的望着我。李洛警觉地单手将身后最靠近自己的两名随从挡在自己面前,果不其然两把飞镖直接插在了脑门上。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给我滚出来。”李洛说完,将鱼小心地放在了一旁,生怕等会儿动手的时候把鱼打翻了。

  “这装的还挺像的呀,李洛你这易容术还是如火纯青。有本事,骗了有我们一段时间。秦琴呢,出寨了?”

  “秦化,你想挑起战争就直说,别拿这么蹩脚的理由糊弄人。”

  “收起你伪装的面具,我大哥说话从来都不会这么客气,没你这么斯文。我现在是好声好气给你说,这可是看在从小一起玩的情面。别逼我动手!”

  “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上。”李洛往后退了几步,自己哪敢跟秦化动手。一出手,不就暴露了。到时候别说帮秦封继任族长,自己命就快没了。距离秦琴家不足一个公里,让人来救援来得及。不假思索,直接放出信号弹。四处躲闪着,往家里逃。

  “一个个没长眼的,你见过我大哥逃窜成这样吗?”秦化气得也没有注意是谁的人,上去就是狠狠一脚。

  “李洛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秦棋。我倒要看看,这一次你躲不躲得过。

第二十七章临安城篇:螳螂捕蝉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