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临安城篇:螳螂捕蝉上

  “秦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我们需要在他回来之前就拿下秦家寨才行。你有什么计划?”尽管一直回避自己的视线,可总是不经意就有看了回去。实在是眼前的秦封太丑了,右脸一块疤,大小眼睛不对称就算了,连嘴也是歪着的。这要是之前的容貌,还真没人会昧着良心说这话。李洛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正经一些,结果秦封一个喷嚏直接把嘴打歪到另一半。刚刚还是偏左,现在偏右了。再也憋不住的李洛,捂着嘴难受地笑了起来。

  “有这么丑吗?我弄完以后还特意照了一下自己,觉得还行。没想到你眼睛这么厉害,竟然认出来了。”

  “你容貌变了,声音变了。可是你背影没变,说话还是那个调,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你远远一就知是我,可是我亲哥站在我面前却认不出来。算了,我先去把老爹留给我的东西挖出来,把暗卫找到,剩下的就好办了。至于大哥,我要留到最后好好算账。他竟然狠到连自己亲妹妹都不放过,每每想起来我就夜不能寐。”

  “要不是现在不适合喝酒,兄弟我一定陪你一醉方休。眼前我们还有事情要办,都处理好了,再好好替秦歌讨回来。东西藏哪里了,我明天就去替你挖出来。”

  “入口潭水里。”秦封说完,李洛就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想想当时一个个为了找到那东西,都快在秦家寨挖地三尺了,连张纸都没看见。

  “你现在扮我大哥,自然不能去那里捞。二哥和四哥肯定会起疑的,所以明天你找个机会让我去。再说就你,我怕你淹死在那里潭水里。那潭水看起来很浅,底下污泥深不可测。要不是我的金线,只怕你连给我收尸都找不到尸骸。”

  “行,你厉害。那今天先歇着,明儿一早我就想个法子。”说完,李洛整理了一下仪容就要离开,却发现自己衣角被扯住了。回头一看,就见秦封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容貌也恢复了,也不知道上天是不是太偏心,把所有好看的都加在他脸上去了。那双狐狸眼,真是充满了魅惑。

  “你别像狗子一样望着我,你是一只狐狸。我不能在着了你的道,再被你戏弄。”李洛连连摆手,身体不自觉地往后退。

  “我干啥了我,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谢谢。”

  “哦,谢谢留着以后再说。早点休息!”

  吓死我了,这货从小看到大还是会看到心跳加速的紧张。李洛轻轻舒了口气,一股冷气灌进鼻息里,顿时恢复了理智。等这个冬天过了,一切都会万物复苏。娘、妹妹,我到时候接你们回家。

  茅草屋里,三口人挤在一起烤着火吃着饭,齐乐融融的模样倒映在墙上。饭后柳三刀乖乖地坐在哪儿,听着自家娘讲关于自己小时候的故事,时而尴尬,时而害羞。暖春在一旁时不时笑出声来,声音清脆似铃,凸起的肚子让暖春十分的柔和。柳三刀静静地盯着侧颜,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了孩子在膝下玩耍的情景。

  “对了,今天有人来找你。但没说是谁,只是丢下了东西就走了。”

  “没说名字就算了。”

  “感觉不像是好人,你最近要小心一些。凡事多注意!”

  “嗯!”如果是周府的人,暖春都会认识,荣府的人来了也不会这么客气。会是谁呢?

  “娘,最近外面很乱,你就不要再出去了。你们就乖乖呆在家里,后面山坡种的菜也够我们吃。我过两天就去买几只鸡和兔子回来养着,到时候好给你们补身体。”

  “你要出去好几天是吗?”暖春有些担心地看着柳三刀,最近到处都在传周将军和荣家的战争一触即发。城门最近也为了防荣家城外的支队会进城,已经开始再实行出行检查。天一黑,城门就会关闭。荣家近期深居简出,据说是府里再特训。

  “对,最近估计都会呆在军营里。所以你们在家千万要小心,我明天找两个兵安置再门口保护你们,要是有事情就让他们来军营找我。”

  “荣家和周家真的会打起来吗?那大太太怎么办?”暖春心里其实一点都不恨荣雪,她也是一个可怜人。若不是她,自己也许不会有这样幸福。虽然孩子是意外来的,也让她为人母变得越来越强大。

  “将军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弄得再僵,也是他名义上的太太。你就不要担心了,你现在要好好养身体,让肚子里的小家伙平安出生。”柳三刀回头再看自家娘,已经悄悄去睡了。

  “你放心去吧,我们会好好呆在家里的。”

  天没亮,就听见门开了。暖春一听到动静,慌忙起身随意批了一见衣服,拿起昨晚熬夜修好的手帕跑了出去。

  “你现在不能大幅度运动,怎么啦?”柳三刀弯下腰细心地替暖春将外披风系紧。

  “送你一个小礼物带上,别嫌弃。去吧,我们在家等你回来!”

  暖春目送柳三刀出门后,转身就见慈祥的面容,一朵红云怕上脸,暖春有些害羞地进了屋。

  原本热闹的临安城,如今变得死气沉沉。一路上都不见什么人影,摊贩们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一些门店还开着门,只是门庭冷清。柳三刀时不时地掏出手帕瞧上两眼,去去这周遭的寒气。

  还没到军营,就见远处站着的陌生人紧紧地盯着自己。等自己走近时,那人又消失不见了。难得再训练场上见到周民聪的身影了,柳三刀欣喜地跑了过去。

  “将军,你终于来了。能见到你来,真的是太开心了。”

  “你这个副将,就差我一级,可以代替我的。很久没来,要不要比试一下?”周民聪努力地睁开混沌的眼神,抽出一把刀扔给了柳三刀。

  “行,来吧!正好活动一下筋骨。”柳三刀话落,周民聪大刀一挥,柳三刀往左侧滑过。两人一同挥刀相向,发出清脆的敲击声。周民聪用力逼迫柳三刀退了两三步后,柳三刀后脚发力,止住了步伐后用力一推,两人便拉开了距离。

  “别想让着我,喝了一段时间酒,差不到哪里去。放心打!”听见周民聪这么说,柳三刀举着刀一跃而起往周民聪头部砍去,看着柳三刀这架势,周民聪嘴角有了些笑意。举刀挡住后,伸腿踹去,柳三刀收腹往后仰躺。两人不分上下,几个招式过去了还是没分胜负。

  “将军,今天就刀这里吧。等你分出状态了,就不用我这么辛苦了。”

  “你小子,包庇我府里的犯人还敢这么猖狂。打伤我家丁,气得荣雪昏了两天。都不知道给我留点面子,你不怕荣家找你算账啊。”两人将刀放回远处后,倚靠在墙上休息。

  “那也不能看暖春活活被打死,我倒情愿荣家找我算账,也好比这样一直僵持着好。你看看城里百姓人心惶惶的,连个安生日子都没有。再说将军,那可是你的亲骨肉,我一定要保护好。”说这话时,柳三刀十分郑重地看着周民聪。周民聪转头见这眼神,不禁叹息一声。

  “亲骨肉又如何,没了她,我什么都不想要。你没有爱过一个人,你知道三十多年的光阴等来一个人后又失去是什么滋味。”

  “我......”谁说我不懂,爱而不得的失落。但是想到就在自己身边好好的,就很开心了。

  “你既然把她救出去了,就归你管了。那个孩子,我是不会要的。好好帮我训练,我一定要让荣府消失。”不论用什么办法。周民聪挥着手走出了训练场,徒留身后的柳三刀一脸懵逼。

  客栈里,秦琴有些无聊地扒拉着茶杯。想着自己吃了闭门羹心里就有些不痛快,跟有根刺扎在心里一样。隔壁房间里的一伙人同样无聊的发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时楼下街上两名带着家仆的女人经过,顿时吸引了屋里一伙人观看。

  “快跟老大说一下!”

  只见一人兴奋地敲响了门,进门就绘声绘色地跟秦琴描述着。两人一听一拍即合地跳了下去,立马跟上了前面的人。

  “不错,这身材确实挺漂亮的。就是不知道脸......”正说着,方月儿和周萍萍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秦琴一看是方月儿和周萍萍就没了兴趣,可转念一想揪住一旁的人便小声吩咐道。

  这周家和荣家有时间耗下去,我可没有时间。正好送上门来的,正好可以利用一下。等了这么久的好戏,总算是要上演了。我倒要看看荣家有几分赢面,打不过的时候再来求我。我顺水推舟一下,事儿就完了。

  “萍萍你快看,这把伞好不好看?”伶月兴奋将一把画有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油纸伞递上去。

  “挺好看的,我喜欢这个山水画。”

  “两个太太真有眼光,我这伞啊可牢固了,那画呀也是找城里的有名的画家画好的。”摊贩本想在说两句,就见四个人凶神恶煞地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还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滚开,没看见是周府的人。”

  “要的就是周府的人,看什么看我们可是荣府的,想活命就闭嘴。”四人三两下就解决了家仆,直接将方月儿和周萍萍打晕抗走了,吓得那个摊贩哆哆嗦嗦地赶紧收拾东西跑。

  正巧刚到周府门口的周民聪就见两个家仆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问原因后,顿时拂袖离去。

第二十六章临安城篇:螳螂捕蝉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