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临安城篇:螳螂捕蝉

  “盛夏,你发什么呆啊?我都叫你好几声了。”秋冬晃了晃手,才见盛夏回过神来。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要不是天天都呆在一起,都要怀疑是不是失恋了。

  “柳副将呢?怎么不见他人呀。”

  “去后院救暖春去了,你最近怎么老是发呆呀。”秋冬正说着就被盛夏推开,往后院跑去。随着脚步声越走近,就听见打斗声。盛夏站在那里望着他们,哀怨的眼神里还透着一丝寒冷了。这一刻秋冬算是明白了,明白为何盛夏变成这样,明白为何每次柳副将来周府,都会见盛夏认真打扮然后经过一下。

  再冲到后院那一刻,柳三刀就知道自己逃不开心的束缚。他是真的喜欢上了暖春,再看到被那两人架着拖走的时候,心如刀割一样疼痛。这种看不见的伤口却比流血还疼痛,这一刻柳三刀彻底的心软了,哪怕地上的这个人怀着将军的孩子。三两下将那两人打趴下后,抱起暖春就走,经过盛夏和秋冬的面前时丢下一句“人带走了”。

  怀里的暖春始终看着柳三刀的脸,却问不出一句“为何救自己”,她害怕他嘴里的答案。柳三刀抱着暖春一路出了周府,直奔自己家。

  “暖春,你就住我家吧。直到孩子生下来,你再选择何去何从。”本来心里想的是以后就住在这里,我照顾你。可说出口却变了,柳三刀清楚自己是害怕被拒绝。

  两人各怀心事进了屋,一进门一位老妇人便开心地迎了上来,嘴角笑意地看看柳三刀又看看暖春。

  “姑娘你和小儿打算什么时候成亲呀?”老人一开口直让两人尴尬地各自撇开了头。柳三刀偷瞄了一眼暖春,不禁连着咳嗽好几声。

  “娘,你别吓着她了。暖春姑娘,这是我娘,你安心在我家养身子。娘,你随我来一下啊。”看着柳三刀将他娘带到另外一个房间,暖春稍稍松了一口气。四处打量着,虽然是三栋茅屋,可屋里每个位置的摆设都十分的用心。

  “儿子,姑娘都领到家里来了。难道不是我儿媳妇吗?”

  “娘,不是。你别吓着她了,她只是暂时住在这里。一会儿你帮我给她收拾一下住的,我一个大男人不方便。我等会儿就去后面摘些菜回来,你陪她聊聊?”柳三刀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自己自家娘的脸色,生怕惹不高兴了。

  “行了,怎么突然间变唠叨了。你快去忙你的,我会把那姑娘照顾好的。”

  柳三刀临走时还在想着自家娘说自己变唠叨的事,总觉得有点熟悉,好像再哪里听过,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

  “暖春姑娘,晚上上吃什么跟我说说,我一会儿给你做。”

  “令慈客气了,是我打扰了。晚上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这样子,我才能心安一些,不然都不太好意思。”

  “不要那么见外,以后进了这个门就是一家人。平常都喜欢做什么呀?”

  “令慈喜欢做什么呢?”

  “我呀,这腿脚不方便。一到雨季的时候,根本就不能多活动。所以在家绣绣花,卖点钱。”

  “那我陪你一起绣花,我也会一些。”暖春不禁笑了笑。

  周民聪房门外,荣雪带着几个丫鬟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喊了老半天都不见屋里有动静。可是想到周民聪的脾气,又不敢硬闯。

  “大太太,我再去给你拿一件厚实的外披吧,站在风口上太冷了。”盛夏瞥了一眼有些发抖的荣雪,不禁叹息道。再门口足足已经等了半小时了,老爷压根就没有理会。本来一同来的还有二太太和三太太,结果等了一会儿冻得受不了就找了托词离开了。

  “不用!”刚说完,一个喷嚏就响起。荣雪有些尴尬地转过身去,这时门开了,周民聪睡眼迷蒙地裹着军大衣看着荣雪。

  “你终于肯出来了,怎么没等我冻死你再出来收尸啊。”荣雪一见周民聪,积压的怒火腾地一下子就烧了起来,盛夏和秋冬好像看见荣雪整个人都燃烧着熊熊火焰,两人默契地退到了一旁。

  “你要真想这样,就少穿几件不就如愿了。找我有什么事情?”

  “柳三刀打伤了我们家丁,劫走了暖春,这事你难道就不管吗?成天醉醺醺,你是要醉死再酒坛子里面吗?”

  “行了,你想怎么处理暖春,打死,还是赶出去?要是赶出去,现在不没有呆在周府了。要是想打死,你荣府那么多杀手,还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周民聪,你还要不要脸。你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你现在可是有个野种在外面,你还一副没什么事。而且你那个野种还住到你手下家里去了,传出去很好听是不是。”荣雪说完,周民聪就一个巴掌甩了过去,清脆的声音让在场的人全部都惊愕地看着荣雪。

  “一口一个野种,你这千金的修养呢,别弄得跟山野村夫一样。我虽然没打算承认那个孩子,也不允许你说得这么不堪。别让我再看见你,碍眼!”周民聪像是没有看见荣雪脸上的红痕也没有注意到她眼里的泪花,背着手就进了屋。

  荣雪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冲上就要拉住周民聪却被狠狠地甩到了地上。盛夏和秋冬争先恐后地冲上去想要扶起荣雪,却被推开了。

  “荣雪我告诉你,我现在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死。”

  “我看你是着魔了,周民聪。你个疯子、神经病,你要为了一个人让整个周府都不活了是吗?”

  后面的话,周民聪没有接。他想说是,可是周府上下一共三十口人,他不想让这话说出口。可是他难受,要活不能活,要死死不得,剩一口气在垂死挣扎。曾经他嘲讽过那些为爱殉情,为爱抛弃一切的人。如今那些不能感同身受的痛楚,全都加倍落在了身上。

  “周民聪,你就是一个王八蛋。我给了你一切,你毁了我一切。”荣雪一边喊着,一边努力地吸着气生怕眼眶里的眼泪没忍住就掉下来。本以为秦歌死了,一切都好了。结果还是进了周家门,不仅如此还带走了周民聪半条命。

  那天,荣雪回房的时候直接晕倒了。整个周府灯火通明了一晚上,来来回回进出了好几位大夫。消息传回荣家的时候,荣天威连夜骑马赶了过来。问了一句周民聪在何处的时候,便拿着刀就冲进了周民聪房间里。两人打斗了好久,后来荣天威直接被周民聪从房间里踹了出来。

  一个个小道消息惊天动地的,誓要搅得整个临安城都人心惶惶。街上多了两路人,一路人是周民聪的,一路人是荣天威的,两路人如水火不能交融,一个眼神引起恐慌掀翻整条街。茶楼上的秦琴,磕着瓜子哼着小曲,一脸悠然自得。

  “老大,已经打探清楚柳三刀的情况了。我们要现在就去吗?”

  “不是我们,是我。去聊会儿,自然要带诚意去。你不是说他家里有老人还有一个的女人吗,你去准备些礼物。我等会带上,去拜访看看。”这眼下情况还真是及时,秦家寨风平浪静,这里也如自己料想的。说不定自己继任族长,还能拿下这座城。想到这儿,秦琴脸上就绷不住笑容,脸上的肉随着秦琴的笑不停地颤动。

  而此时风平浪静的秦家寨,却悄悄进去了一个陌生人。没人知道这是谁,路过的人都只能疑惑地看上几眼,直到秦化的出现,让那人有些措手不及。

  “什么人,谁带你进来的?”

  “我是来传消息给秦大少爷的。”小心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后又有些害怕的低下了头。

  “找秦琴?呵呵,来人给我绑回去,正好今天来了兴致。”

  “你是谁,为何绑我?”本想躲开发射信号,结果信号弹竟然在淌水的时候弄湿了,静静掉在地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李洛,李洛我......”你快出来呀,喊了好几声才听见远处有脚步声。在看到秦琴的脸后,顿时舒了一口气。

  “四弟这是想把我的人带到哪里去?”

  “不曾认识你,再说谁知道这是你的人。我看他贼眉鼠眼的,担心是坏人,这也是为了我们寨子的安全着想。把他的狗放了,免得咬了人。”

  “走远了,看你这样子。还没丢够人啊,赶紧给我回去。”李洛清了清嗓子,咆哮道。那家势愣是让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门关上后,李洛摘下秦琴的面具直接跪在了地上。惊得座位上的人,茶还没喝到就赶紧站了起来。

  “干嘛呀,这是。我们同辈跪什么跪,我会折寿的。”

  “刚刚实在是形式所逼,还希望你见谅。”

  “少来,李洛。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跟我说话的。现在是怎样,我走了一段时间,你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信不信,我再拿针扎你。”

  “你现在可是族长,我哪敢乱叫。”李洛望着秦封,直接冲上去抱住。这模样像极了当年做错事被罚跪的场景,互相打气,互相倚靠。

  “家里可还好?”

  “多亏你的照顾,我娘和妹妹过得挺好,我妹还经常念叨你怎么没有过去看她。现在你回来了,真好!”

  “放心吧,这一次我不躲了。”我秦封再也不当一个懦夫了,是时候还秦家寨一个太平了。

第二十五章临安城篇:螳螂捕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