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临安城篇:忆往事

  “柳副将救救我!”暖春使命地挣扎着,奈何力气微小根本抵不过两个壮汉。经过柳三刀时,暖春发狠直接用力扑了上去抱住柳三刀的腿。紧紧地抱着,她知道眼下只有他能救自己。可直到被人拖了下去,柳三刀都不敢看暖春一眼,声音还在不断地传进柳三刀的耳朵里。

  “柳副将你千万不要同情她,别看她表面一副正经,背地里不知道干了多少说不得的事情。”盛夏说完,柳三刀便冲了过去。那着急的背影让盛夏嫉妒得抓狂,使劲地叫了起来还跺着脚。等意识到自己失态时,才注意到秋冬的眼神。

  “明明是我先认识他的,他为什么不喜欢我。”盛夏委屈地抱住了秋冬。那时,他不过是个小兵,第一次来府上找将军。虽然露出了一半的身子,远远看只有脸看得清楚。可那张脸,是盛夏见过最好看的脸。白白净净的,眉宇间还有几分书生气。皱着眉头时,还不自觉地会微微嘟起嘴。穿着一身崭新的军装,胆怯地在门口张望。看他徘徊了好久,都没敢进来。

  “你是来找谁的?”

  “我找周将军,他在家吗?”短短两句话说完,柳三刀紧张的从脸红到了脖子,这副娇羞和魁梧的身材着实的搞笑。

  “你干嘛紧张成这样子,我又不吃人。我带你去找将军,你给我什么好处呀。”盛夏热情地往前带路,柳三刀紧张地跟在身后,生怕自己跟丢了似的,盛夏往左他就往左,往右他就跟着往右。

  “你叫什么名字?”

  “柳三刀!”柳三刀一说完,盛夏就停下了脚步笑了起来。

  柳三刀见盛夏笑成这样,还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紧张地狂出汗,手心都湿哒哒的。停在原地,一脸的茫然。

  “你为啥叫柳三刀呀?也不知道你娘咋想的,取这么个名字啊。”

  “我娘希望我不要太女气,所以特意找人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柳三刀咬着嘴唇低下了头,那模样像极要找个洞钻进去。

  “这名字好呀,一下子就能够记住了。我叫暖春,她是盛夏。你呀就别傻笑了,赶紧去找二太太。她到处找你,说你打个水打到哪里去了。”远处的暖春见到盛夏后,一路小跑了过来。扶着细腰,呼吸还有些喘。

  “不是吧,我就磨蹭了一小会儿。你带他去找老爷,柳三刀再见!”盛夏说完,就往远处跑去,暖春看着那欢快的背影不禁笑了笑。

  “我家盛夏年纪尚小,如果有哪里说得不对还请见谅。”暖春像周民聪行礼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将柳三刀带到老爷的房门外后,便静静离去了。

  柳三刀还没有来得及说声谢谢,暖春就走远了。

  晚上,几位太太都休息了。暖春在厨房里烧着鸡,盛夏和秋冬像两只小馋猫一样静静等着出锅,时不时加些柴火。

  “秋冬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一个特别搞笑的人吗?”

  “谁啊,府上来来回回就那些人,没发现谁特别有趣搞笑啊。暖春我们府里最近有新来的下人吗?”秋冬有些疑惑地看向忙碌的暖春。

  “不是府上的,她呀今天调戏了一个新兵来找老爷的,你听她说。我下午的时候已经听她说过一遍了,也已经见她傻笑了好几次了。”

  “什么样的,你快说说,能把你逗乐成这样。”

  窗外明月皎洁,燃烧的柴火把两个丫头的脸庞映得通红。两人聊得热火朝天,时不时响起笑声。等暖春做的吃的,聊天还没有停下来,三人一聊就是到了深夜。

  “你说这二太太刚进府,怎么老爷就出兵去了。”

  “说的好像大太太不是新娘子一样,大太太可是荣家的千金大小姐。提携了老爷,送金送权还送女儿,不照样是独守空房。你们说老爷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啊,不然大太太和二太太长得多漂亮呀,我一个女人看了都喜欢。”盛夏一说完,秋冬和暖春都笑了起来。

  “不聊了,二太太心情不好。我得去陪着,不然又要被训了。”

  “行吧,我和秋冬也去找大太太。”

  周民聪一连在外三个月,大胜而归。满城奔走相告,挂彩旗迎接而归。周府更是敞开了大门,宴请两千士兵。一大早,大太太和二太太就开始选衣服化妆。到了晚上开席的时候,三个丫鬟候在大太太和二太太身边,听着周民聪和桌上的人津津有味地聊着战场上的趣事。

  “这次我比较意外的是新进的五十个新兵没有一点经验,但是临危不惧,上了战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猛。特别是那个叫柳三刀的新兵,别看长得斯斯文文,头脑灵光行动又敏捷,是个好苗子呀。”

  “是啊,以后定期张贴告示,重金多招收这么些新兵。让老兵也看看,有点危机感。不是被敌人干掉,就是被新兵吓到。喝!

  ......

  盛夏听着他们说着柳三刀的事情,脑海里自动补着画面,好像自己就在一旁观看一样。后面还讲了些其他人,可一个都没有听见去,慢慢的就开始走神了。直到被周民聪叫去休息的时候,盛夏才得了空。四处找着柳三刀,却始终不见人影。

  “盛夏怎么啦?”暖春见盛夏蹲在一旁闷闷不乐的样子,忙上前问道。

  “没有呀,就是看到这么多个兵归来,心里很欢喜。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应该在大太太身边吗?”

  “我去厨房给大太太取燕窝汤,不过你知道我碰见谁吗?”

  “谁啊?”

  “就是你之前津津乐道的那个人,他刚刚在厨房打包吃的。好像是说要打包回去给他娘吃,挺孝顺的一个人。”

  “是嘛,这么巧啊!”我怎么没有遇到呀,眼巴巴地望了一晚上都没有看见他人影。盛夏撇了撇嘴,有些不开心。

  “老爷特别吩咐说,今天凡是府上剩下的饭菜全部都打包,然后送给那些穷苦兵家里去。你要不要帮忙呀?”暖春一说完,盛夏顿时有了精神,抱着暖春狂点头。

  “你这丫头这么兴奋,吃错药啦。这可是苦力活,要一家一家送呢。我还想说这大晚上怕不安全,让你喝秋冬别去的,可人手确实不够。能帮得上忙的就五个人,加上我们也才八个。但是要送十五家呢。”

  “没事,他们也不容易。上了战场就跟签了卖身契一样,这些都是应该的,我这就去帮忙。”没等暖春说话,盛夏就跑没了影。提着两个食盒,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盛夏一路上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柳三刀的家,望着眼前的寒舍。盛夏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进去,结果里面的门竟然自己开了,愣了一会儿的盛夏才发现柳三刀端着盆走了出来。

  “你找谁呢?”

  “我是周府的盛夏,来送食盒的。”盛夏站在竹篱笆将食盒递了进去。

  “哦,谢谢!”柳三刀接过食盒后,就直直看着盛夏也不说话。两人互相盯了一会儿,有些尴尬后,盛夏不好意思地离开了。

  这家伙竟然没有认出我来,是天太黑了吗?还是没有记得我是谁?那天晚上,生气的盛夏竟然失眠了。满脑子都想着下一次再见到他,一定要好好地骂他一顿。

  后来见了几次面,都不见他主动打过招呼。盛夏有些失望,和自己赌起气来,一直到柳三刀和将军上山剿匪。频频外面传信回周府,说将军和柳三刀一进到山里就被埋伏,四百个人对抗千余人,胜算多低呀。那天盛夏的脸色和两位太太是一样,满脸忧心忡忡。暖春和秋冬只当盛夏担心老爷,在一旁不停地安慰着。

  后面传报说死伤惨重,剩余五六十个人还在抵抗。盛夏担心害怕到晕倒,醒来才听说老爷和柳三刀两个人安全回来。听到安全回来后,盛夏下床穿上鞋子就直奔柳三刀家里。果不其然,见到了全身是伤的柳三刀。

  “姑娘你怎么来了,进来吧!”

  “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盛夏轻轻推开篱笆,走近时就听见屋里的咳嗽声。柳三刀进屋后,搬了一个小凳子放在盛夏身旁。

  “我母亲在生病,不方便接待你,就将就在院里坐一会儿吧。”

  “没关系,那个柳三刀,我今天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的。就是,那个,我喜欢你。”盛夏憋着通红的脸好一会儿,终于说了出来。看了一眼柳三刀,有些期待地低下了头。

  “不好意思,姑娘。女人对于我来说,太麻烦了。而且我想把精力和时间都留在战场上,儿女私情我还不考虑。”柳三刀满脸通红,说话都有些结巴,几句话说得吞吞吐吐的。

  “哦,没关系。我就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跟你说一下而已,至于你喜不喜欢我,都没有关系。那个我话说完了,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养!”他竟然不喜欢我。盛夏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站在屋一旁,偷偷地望着院子里发呆的柳三刀。这家伙为什么不喜欢我,是害羞了吗?

  “儿子,怎么不喜欢那个姑娘啊。娘从门缝里看了一眼,挺漂亮的。”

  “你怎么出来啦,不是让你要多躺会儿,你这腿不能多走动。”柳三刀一边说着一边将屋里出来的妇人扶到了板凳上。

  “娘,就我们这家里条件。哪个姑娘进门,不是跟着我们吃苦受罪呀。你看那姑娘细皮嫩肉的,我可不想耽误人家。等我有钱了,再说媳妇的事情。”

  “行吧,那你要好好存钱,为娘还等着你成家抱大孙子呢。”

  “好嘞,那你一定要听话。别再干重活了,多休息!”

  后面的话,盛夏没有在听了。原本的伤心都飞走了,整个脑子都想着怎么赚钱。

第二十四章临安城篇:忆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