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临安城篇:清修被辱

  火在淅沥沥的小雨里竟然熄灭了,除了清修庵被毁之外,周边的一草一木都毫发无伤。地上的亦欢还紧紧闭着眼睛,蜷缩在一起。像个孩子一样,在努力地汲取着温暖。林间散去温度以后,空气里竟然开始飘荡着梨花的清香,这在秋季是很难闻到的。

  山里温度随着黑暗来袭,温度越发的低。月亮升起时,亦欢的身体开始悬浮在半空里,一袭黑衣垂落而下,在月色里像朵走散的云朵。额间不知何时多了一粒红砂,不停地闪烁着光芒。

  秦琴一伙人在马背上连赶路程了两日,累死了两匹马,终于趁夜到了临安城。一进客栈,就见老板直直地盯着自己衣间佩戴的玉佩。

  “怎么,老板有见过这玉佩?”

  “没有,就是觉得这玉应该很贵。公子一看就是有钱人,这是住店还是吃饭呀?”

  “给我们开三间房间,然后有什么比较能快上的菜送房里。”秦琴瞥了一眼四周后,往二楼走去。一伙人陆陆续续地都上了楼,老板摸了摸狂跳的心脏,蹲下身子开始写信条。

  凌晨,荣府有一人影来去行色匆匆。直到来到了客栈门口这才摘掉了面具,整理了一番仪容后步伐缓慢地走了进去。

  “掌柜的你可算回来了,那新入住的几位爷吵着说我们的酒不合胃口,一定要去找上好的酒才行。你说这大晚上的,我去哪儿给他们找酒啊?”

  “没事,你去我房里拿几瓶好酒给他们。拿标签是荣府的酒去,这些客人要招待好,只要不是让你摘天天星星月亮什么的,就尽量满足他们。”

  “好,我这就去!”

  “记得把标签摘掉!”李掌柜见小二走后,赶紧将身后藏着的面具拿了出来。打开上锁的柜子后,放了进去。

  “各位大爷,好酒来了!”随着门开,小二忙满脸笑意地将酒端上了桌子。正想要倒酒,酒被秦琴叫停。

  “慢着,我问问这酒怎么样?要还是之前送来的劣质酒,别说你的赏钱了,当心拿你的血去祭酒。”只见秦琴摘掉酒塞后,一股酒香味瞬间扑鼻而来。小二见此,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还可以,比之前好了。下去吧!”说完后,秦封将一锭金子丢给了小二后就招招了手,门立即轻轻关了起来。

  “兄弟们,赶了这么久的路,大家先好好休息一下。吃的先将就一下,明日我在带大家好好在临安城玩一玩。”

  “那荣家的人?”

  “不急,到了他们的地盘。他们肯定会主动联系我的,你们只管吃好喝好。”

  “谢谢老大!”

  天刚亮一些,视线还不是太清楚,清修从军营里溜了出来。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好在时候还早,街上没什么人。一边快步走着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仪容,却没有注意到晨起锻炼的秦琴。两人直接撞了个满怀。

  “哪个狗东西不长眼,没见到人啊?”

  “不好意思,施主。我着急赶路,没有注意到。可否有受伤?”清修揉了揉撞疼的头,刚刚只觉撞了个很硬的东西,没想到竟然是别人的胸膛。可见这人高出自己很多,胸肌发达,不像是寻常百姓。

  “看这样子还是个代发修行的尼姑了,这容貌还真是可惜了。瞧瞧这脸蛋,这身段,还真是尤物啊。”听见女人声后,秦琴凑近看了一眼。这细看才发现,自己竟然撞了一个很美的尼姑,心里不自觉开心。

  “施主请自重,在下还有急事要处理,先行告辞了。”清修平日若是听到这番话,定是勃然大怒。可眼下关系到亦欢,也顾不上了,一心只想上山看看亦欢还有没有尸骨,也好收个尸,寻处好地方埋了。

  “哎别急啊,这天色还早,一路上看都看不清楚,多危险呀。不然,我送你吧?”秦琴一边说着,一边想要揽过清修的肩膀,却被清修躲开了。

  “施主,你若是在这样轻薄,我可喊人了。”

  “喊人?这街上连个鬼都没有,你试试看,看有没有人理你。”秦琴说完,清修就看了一眼四周,确实如他所说。

  “贫道已经是出家人,还希望施主能够放过。若是应允,我愿重金赠与。”清修浑身颤抖,犹如惊弓之鸟。一见秦琴有动作,就想要躲闪避开。

  “钱,我会缺钱吗?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倒是你这样的美人,自打我出生以来就没有见过比你好看的人。你要是从了我,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怎么样?”秦琴大笑着,脸上的赘肉挤成了两个红色的肉包一样,嘴角处还有口水流出。秦琴搓了搓手,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来人,救命啊!”清修颤抖地大喊着,然而两边不仅没有人影。原本还有亮灯的屋子,才此刻都熄了灯。

  “瞎叫唤,你看看谁理你。有用吗?我的美人你省点力气,一会儿再叫。哈哈哈......”秦琴直接追上逃跑的清修,拦腰抗在肩上就往小巷走去。任凭清修怎么叫喊和挣扎,对于秦琴来说都像是在挠痒痒,笑声如魔音般在巷子里来回徘徊。不久,一声凄厉地哭喊声传出,像是被抵住了喉咙般,凄惨又吓人。

  天亮了,秦琴瞥了一眼倚靠在墙边的清修。心还是痒痒,实在是不想放过。思索一番后,在清修惊悚的瞳孔里,秦琴上前就是死死按着清修一番索吻后,直接把清修打晕了。随意捡起地上被自己撕烂的衣服披在了清修身上,看了一眼街上渐渐多起来的人,秦琴大摇大摆地扛着人往自己住宿走去。

  “老大你这一大早去哪啦,让弟兄们都担心死了。”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不就捡了一个美人回来。替我绑好在房间里,别让她跑了。”秦琴将昏倒的清修丢给手下后,便拿起桌上的茶壶猛地往嘴里灌。

  “荣家的人来消息了,希望大哥你过府一聚。”

  “行,我知道了。歇会儿就去,只要不出这个门其都随你们喜好,想吃什么就点什么。”秦琴刚说完,拿绳索的人就笑了起来,一脸有深意地看着秦琴。

  “那大哥,这个美女不知道能不能随我们喜好呀?”话音刚落,屋里几人顿时附和。秦琴看了一眼大伙,点了点头。虽然这样极品的美女难遇到,不过自己也不能太小气。将来能不能当上族长,还要靠他们一份力。想到这里,秦琴笑着点了点头。

  “要是觉得不够,可以跟小二说一声。钱什么的,无所谓。”秦琴放下茶杯后,就走了出去。关门刹那,屋里起哄声和嬉笑声,声声入耳。秦琴笑了笑,理了理衣服,哼着小曲走去。客栈门口早已候着的门口,在看到秦琴后,忙迎上前请上车。

  “秦少爷,等候多时了!”

  荣府内,一进去秦琴心里就有些不悦。单看这荣天威一副摆架子模样不说,门口守卫也像是一副看乡下人的样子鼻孔对着天,根本就不看秦琴一眼。入府后,来往的丫鬟,更是直言自己的相貌吓人。

  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养什么样子的狗。秦琴在心里一边嘀咕一边刻意放慢了脚步。虽然远远就可以看见正襟危坐的荣天威,可秦琴有一种与脚下地板粘合一样,慢慢磨蹭。两分钟的脚程,硬是让荣天威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呦,让荣老爷久等了,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哪里的话,秦少爷客气了。请就座,喝什么茶呢?”

  “我这人没什么讲究,就一小毛病。爱吃金,不论是饮食还是穿度,我都喜欢有金。”秦琴刚说完,原本两旁候着头抬得比天高似的人顿时看向了秦琴,荣天威更是不禁轻哼一声。

  “府上的铁观音和雪茄,秦少爷可以试试。”

  “行吧,我入乡随俗。荣老爷咱们先说说正事吧,当初合作是你们先提出来的,你替我除掉秦封,我替你们除掉秦歌。可结果回来汇报的情况是,去清修庵的时候压根就没有见到秦封,我妹倒是死了如你们所愿,秦封却失踪不见了。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但我们的情报没有失误。确实有人亲眼见秦封受重伤被丢上了山,至于为什么你们的人去了没有瞧见,我就不得知了。怎么,秦少爷大老远跑来这里,是想要兴师问罪的?”不过就带着几人,还真是拿自己当人看了。荣天威淡淡一瞥,掀起茶盖品尝起了茶。

  “兴师问罪谈不上,毕竟进了荣老爷的地盘。但是我们秦家寨要真是问起来了,别说你们荣家,就是整个临安城我都可以让它变成一座死城。”

  “秦少爷,好大的口气呀!你只身一人来,难道就没有想到自己能不能走出这个家门。”荣天威直接将茶杯砸在了地上。

  “我敢一个人来,就有命回去。荣老爷,你现在年事已高,舞台要留给我们这些年轻人。苟延残喘不叫活,知道吗?再说你现在还要借我一分力,不然我要是让周民聪知道是你们动手杀了我妹。我倒要看看,荣老爷这一大家子该怎么办呀。”秦琴一番话,抑扬顿挫,中气十足。气得荣天威吹胡子瞪眼,也只能干生气。因为秦琴说的对,单靠自己让周民聪服软难易度太大。想想当日,他来府询问秦封消息的模样,气势凌人,说话句句不饶人。荣天威就知道自己斗不过周民聪了。

  “秦少爷还是年轻人,着急了一些。虽然秦封失踪了,但是我们的合作关系还在,没有说不帮忙找秦封。不然,也就不会请秦少爷过府一叙了。”

  “荣老爷这话说的我喜欢,最多两日。两日我要是没有秦封消息,就别怪我到时候撕破脸,我可是先礼后兵了。”秦琴起身,冲荣天威意思了一下后就大步离开了。那得意模样,气得荣天威差点没气晕过去。

  “要不是我现在一把老骨头,哪里还有他们嚣张的时候。本来以为养条狗,能养家护院,没想到是条白眼狼,妄想袭击主人。你说说当时若是雪儿不那么糊涂,今日也不用受这般苦。这么多年住在周府,跟寄人篱下有和区别。”

  “老爷,雪儿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是你年纪大了,是我们当时低估了周民聪。只叹农夫与蛇,不过这秦琴还真是嚣张,你说他若真去找周民聪,我们该怎么办?”

  “他敢,他也是参与者。连自己亲妹妹都下得去手,也不是什么好人。行了,夫人你就别在这么瞎搀和担心了,会没事的。下去吧,我还有事情。”荣天威见自己夫人离去后,立即叫上了自己的亲卫。这一生自己已经是知足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唯一的女儿。为了以防万一,荣天威将自己所有的亲卫队全部派去保护荣雪。

  虽然是秋季,可气候却冷的比往年快。形形色色的人都穿上了夹袄,街上的摊贩都叫卖着热气腾腾的食物。酒馆里的说书先生变了又变,青楼的头牌换了又换,就像四季一样。可临安城里一直议论不变得就是周民聪了,意气风发的一代名将变成了如今流连酒馆的酒鬼。时不时能在哪个巷子哪个街边睡着,要么就是被自己府上的人扛回去。若是遇到哪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周民聪就发了疯一样追着。唏嘘声不少,成了家家户户饭后的热聊话题。

  有人猜测说是将军去了清修庵惊扰了瘟神被诅咒了,才变成这样。也有人说是新娶的四姨太死了,才变得这样疯疯癫癫的。

  “将军,咱们回去吧。你都喝醉了?”柳三刀跟在周民聪的身后,小心地护着,生怕周民聪又摔倒了。这一天下来,已经摔了四五次了。脸磕破了,眼睛肿了,鼻子还红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斗败的公鸡,要多惨就有多惨。

  “你以为我醉了吗?错了,我没醉。我就是心痛,脑袋痛,哪里都疼。浑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秦歌,我想你了。周民聪扑在柳三刀身上就是一阵呕吐,看着没几步路就能到的周府,柳三刀无奈地用手捂住了脸。

  苍天啊,大地啊,我是造了什么孽,要这么惩罚我!

第二十章临安城篇:清修被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