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临安城篇:周府娶亲上

  “周民聪你给我滚出来?”秦封从地上爬起来以后,到处吼着找周民聪。府里的人全部都围了过来看热闹,荣雪、方月儿和周萍萍站在一旁冷眼相观。

  “秦少爷,老爷自从秦姑娘出事以后,整天都在喝酒浑浑噩噩的。只有今天是清醒的,他出去给全城百姓发喜糖和红包了。秦少爷你稍微休息一下吧,我倒杯茶给你喝。”暖春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想要搀扶暖春,结果直接被狠狠地推到了地上。

  “马上去给他找回来,不然你们周府就别想要了。”秦封说完,右手拂袖一根细如发丝的金线直接飞出缠绕到了一旁的石桌。直接秦封用力一拉,石桌飞起后随着秦封的手下拉直接落到了地上。

  荣雪忙让盛夏喝秋冬去扶暖春起来,自己则是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慢慢往秦封走去。

  “秦少爷好大的气势呀,这里可是周府不是你们秦家,想耍威风也要看在谁的地盘上。别以为我家将军不在,就能容你放肆了,我荣家还没倒呢。”荣雪虽然心里打着鼓,可身后的目光告诉她不能退缩。

  “荣家跟周家两个加起来又如何?”一脸邪魅的秦封,甩手一巴掌打在了荣雪的脸上,直接扇倒在地,荣雪嘴角有鲜血溢出。这一举动让大家都陷入了恐慌中,眼前的秦封不是当初第一次进门的翩翩公子了。

  “都是死人了吗,还不快去请老爷回来。”荣雪捂着红肿的脸狠狠地瞪着秦封。

  “我妹呢,在哪里?”

  “在老爷房里。”

  “带我去!我告诉你荣雪,最好别惹我。不好我发起疯来,连我自己都害怕。”说完,秦封再次将袖里的飞线飞出,摘掉了庭院里的匾。匾掉落时,发出巨大的声音吓得一群人瑟瑟发抖。

  “我的耐心有限,若是还没有回来拆的就是你们大门的牌匾了。”秦封走后,一行人拥挤上前想要扶荣雪起来。

  进到房间里以后,秦封才注意到了周府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房间里也是贴着的喜字。原本的床被换成了病床,秦歌就静静地躺在上面。

  “妹妹,哥哥来看你了,怎么还赖床呀?”秦封慢慢地走近,在发现秦歌脸上气色红润的时候,秦封惊喜地上前摸了摸秦歌的脸。刺骨的冷从指尖传来,秦封落寞地坐在了一边。

  “这是我第一次说话,你不顶嘴不闹腾的时候。你怎么好意思就走了呢,这世上有多少的好吃的好玩的,你都没有见过,你怎么舍得。你不是一直吹嘘自己武艺了得,要保护我的吗?”

  临安城街上,周民聪虽然一脸疲倦可是洋溢着笑容就像个没事人,身边跟着柳三刀完全不懂将军的状态,只能在旁张罗着发请帖和喜糖。

  “晚上记得来府上喝喜酒!”周民聪在一旁十分开心地递上一份红包。

  “老爷,府上出事情了,随我赶紧回去一趟吧!”

  “出什么事情了?”

  “四姨太的哥哥来了,还打伤了大太太。”

  “哦,那没事。等我把这些都发完吧,还有一些。柳副将你把你手上的给他一些,一起发。”

  “不是,老爷你若是回去晚了,秦少爷说就要把周府的牌匾给拆了。”见周民聪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又赶紧说道。

  “没事拆了就挂回去,不是什么大问题。”

  “回去吧!”话音同时想起,周民聪有些无奈地看了两人一眼,笑容瞬间垮了下来。将手里剩下的红包丢给了柳三刀,自己独自步行回府。

  一到府上,方月儿和周萍萍便迎了上去,却被周民聪一个眼神给瞪得远远的。瞥了一眼四周,心里也没什么好慌张的了。至少周府还没被砸坏,桌子、椅子什么的没有坏。

  “你还舍得回来呀?”荣雪一听周民聪回来了,妆也懒得再上了。捂着脸,整理了一下着装就匆匆赶往正厅。

  “听说你被打了,手拿开我看看?”

  “我爹妈都没有打过我,周民聪你最好给我个交代。不然,我怕到时候你不好交差。”荣雪拿开遮挡的手,露出一大片红肿,眼角处也有些微肿。

  看这样子,秦封还是有点力气的,不至于像丫头说的水提不动。秦封上前,仔细地看了看荣雪的脸。

  “涂药了没有?”

  “还没有!”荣雪说完,傲娇地别开了脸。只见周民聪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盒,打开后轻轻地为荣雪涂抹着。这一举动让在场的其他人不禁感到惊讶,毕竟这么多年大太太和老爷的靠近距离保持在一米。伶月和周萍萍在一旁,也是一脸的嫉妒。

  “这几天就多注意一下,尽量不要化妆了,脸会好的快一些。”周民聪说完以后,直奔自己的房,他知道秦封还在那里等着自己给一个交代。

  门打开了,秦封还没有进门秦封就直接飞出了两根银针,直奔周民聪。周民聪躲开后,有些差异。但是秦封并没有结束,直接近身拳脚。招招都拼尽全力,力气惊人还招招都想要了周民聪的命。处处避让的周民聪差一点就被逼得露出了杀机,但一想到他叫秦封就不能出手只能退让。

  “我唤你一声六哥,可好。晚上我和丫头就要拜堂了,过了今晚我跟你一起找出害她的凶手。”周民聪抓住秦封的拳头,郑重说道。秦封却像没有听见一样,直接收力。袖里的金线飞出,让周民聪赶紧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几步。

  “秦封你冷静一点,秦歌现在躺在那里,我比你更伤心难过,若不是我身上还担了一份责任,此刻我愿意陪她一起过黄泉。”

  “你现在说这些有何用,她听不见,我要这些话有什么用。我要一个活着的妹妹,为什么你没有好好保护她,为什么死的不是你?”秦封咆哮道,金线直接缠绕住了周民聪的双腿,然后被秦封轻而易举地放倒在了地。

  “你之前都是装的?”

  “你若是再多说一句废话,我稍微使点力气这金线就能扯断你的腿,让你变成废物。”秦封红着眼睛,狠狠地盯着周民聪。

  “你以为我不想吗?她是为了找你才被杀害惨死在了清修庵的,等我赶到的时候,她血都流干净了。你问我为什么不好好保护她,那当时你又在哪里?你不在清修庵,你在哪里?”

  “我......”秦封突然间无力地松开了金线,缠绕的金线瞬间收回。秦封趁着秦封失神,撩起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这金线果然厉害,若是在用点力气能把我撕裂。

  “那天你失踪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你。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去荣府问消息的时候,她便一个人去清修庵找你了。之前她有说过第二天就去接你,但是没有接到你人。后面我不明白为什么她又去那里找你,但是你的行踪那个人肯定很清楚。只有查到那个人是谁,我们才能给秦歌一个交代。”周民聪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手帕。那红色纱巾上有一个枫叶的标志,还绣歌字。打开手帕后,秦封才意识到自己的玉佩竟然丢了。

  “我的玉佩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赶到清修庵的时候,大雨把线索都冲没了,只剩下丫头和这两个玉佩了。所以肯定是丫头知道你在清修庵才去的,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

  “难怪亦欢对我说了那么多奇怪的话,她早就知道了。”听完周民聪的话,秦封顿时明白了亦欢的那些奇怪举动。突然间带自己躲进了山洞,还是冒着大雨。她知道秦歌死了,才问我想不想出来让我选择。这一切,她都知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跟清修庵有关系?”看着秦封自言自语,周民聪有些着急。

  “没什么,我妹都死了,你为何还娶她?”

  “她不论生死都是我周民聪的老婆,这个事实不会变。秦封留下来吧,她肯定也希望你能见证我们的婚礼,我会风风光光把她娶进门。”周民聪说完,直接跪在了地上。这辈子没有来得及跪父母,但是为了秦歌愿意跪一次。

  “行了,起来吧。等婚礼结束了我就离开,我一定要查出来,替我妹妹偿命。。”至于秦家寨族长的位置,这一次我谁都不让。

  “来人,给秦少爷准备一套衣服。让府里的人都给我忙起来,再找个特别会化妆的人来给四姨太化妆,我要四姨太成为最漂亮的新娘。”

  “是,老爷!”

  “老周,我还需要出去一趟,我会婚礼开始之前就赶回来。”我一定要去问问亦欢,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样子,不像是不知情。

  周民聪拍了拍秦封的肩膀后,便坐到了秦歌床边,静静地看着。秦封瞥了一眼周民聪后便往外走去。路过后花园的时候,路过的丫鬟不知为何见到我如此害怕。但满脑子都是着急问答案,便也没有放在心上。

  “盛夏你快去,二太太都要生气了。”

  暖春有些无奈地喊道,最近也不知道盛夏怎么回事,整日失魂落魄的,心事重重。

第十八章临安城篇:周府娶亲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