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临安城篇:秦家寨大乱

  “老大,我们把整个清修庵都翻了几遍还是没有找到秦封。怎么办?”

  “先回去复命,看老大怎么说。”

  “可是我们把他妹妹给干掉了,回去复命,我们这一帮兄弟怎么办。虽然是他们花重金雇佣的,可是我们也想活命呀。”谁不知道秦家寨的人各个心狠手辣,荣家也不是好什么对付的主。

  “行了,我心里有数。”

  秦家寨,藏在偏僻大山密林处。入口是急流的瀑布,要想穿过瀑布必须要精通水性并且立马的人要接应。立马四面环山,青山悠悠清水迢迢。寨子里房屋密集,多是茅草和石头。本应该是别人羡慕的世外桃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民风淳朴,生活恬淡。然而如今的秦家寨,混乱不堪。全部分帮分派,没有一个局外人能存活下来。

  秦家大少爷秦琴,二少爷秦棋还有四少爷秦化,三位争夺秦家族长的位置。将整个秦家寨分裂成了三个帮派,各自划地为界限。而秦化已经变成了他们争夺位置的亡魂,秦封和秦歌离家在外。保护秦家寨的暗卫却因为没有得到老族长的命令,不知隐藏在何处。

  “放信号弹通知秦琴,我们进不去。”

  如此湍急的水流,二十名身着黑衣蒙面人全部站在一旁等待着,谁都不敢冒险上前尝试。时间一点点流逝,站着的人失去了耐心。直到一根长绳如蛇般吐出红信飞出后,漂浮在了瀑布下谭,岸上的人忙下水,一个个拉着前面的人跟着绳子的牵引往里面走去。出了瀑布以后,一伙人顿时被眼前的青山绿水吸引住了。

  “大少爷有请!”

  看这秦家寨如此简朴,实在难以想象那五十万两的酬金是他们发起的。一伙人东瞧瞧西望望,一副外乡人看热闹。

  看过秦封的画像,若不说是男子倒真像个大美女,一脸狐媚色难以见到。如今瞧见这秦琴还真是完全不一样,不像一个爹妈生的。圆脸大脑袋,一双大眼怒目圆睁似的,脸上一道疤痕直接连到了脖颈处,一股凶神恶煞之气窜出。单单一个眼神,都吓着幼童啼哭。

  “马三,多日不见你们这些兄弟越来越正规了呀。”

  “秦大少爷客气了,我们是土匪出身一身江湖气息不能跟你们比。咱们也不用客套,今日是来领酬劳的。”

  “哦,有能耐。赏钱我是准备好了,不过事情办成了?”秦琴说完,掀开身后的红布露出了一叠叠的银票。

  “办成了?你当我秦家是傻子吗,你杀的是我妹妹秦歌,我们秦家唯一的女儿,不是秦封。还敢有胆子回来,马三你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

  “秦大少爷,你这话说的我和我这帮弟兄就不乐意听了。消息是你给的,我们一刻都没有耽误赶去清修庵。可是秦封人呢,我们根本就没有看见。”

  “行了,我也不为难里面,也出力了。拿着赏钱出去吧!”

  秦琴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一副悠闲模样。直到关门刹那,秦琴开始癫狂起来,身体都随着哼唱的高音而摇动起来,不停地晃动的脑袋。门外马三一众兄弟二十几人全部被击杀,随着秦琴的高音不断,倒地有声,却不见血。

  “大少爷,已经处理好了。”随着门外的声音,秦琴起了身打开了门。

  “事情没办成还敢来拿钱,去挑几个人跟我出府。我也该去会会荣家了,秦封没见着人,还把我妹妹给害了。顺便叫个人去给老二和老四说一下,老妹去世了,让他们心里有数一下。”

  荣家,也该会会了。不然给个假情报就把我打发了,要是旁人知道了还不惹笑话。秦琴踩着地上的尸体走了过去,身后的人早就习惯了忙着清理脚下的尸体。

  “大哥你这胆子越发的小了,出来走走还带着人。怎么,怕人还是怕鬼?”

  “四弟也是说笑了,老爷命身边每个人侍候不习惯。什么风把你吹我这地界了?”秦琴表面谈笑风生,可心里就像是猫见了老鼠一样,按捺不住想要掐住对方的喉咙。

  “随意走动走动,听闻大哥带了一帮外乡人,所以来看看。毕竟秦家寨自父亲在世,还没有进过外乡人。眼下大哥破了这个规矩,当弟弟的怎么也要来过问一下。”

  “祖祖辈辈都遵守的规矩不能坏在我手上,所以人都进乱葬岗填坑了。我说四弟啊,你要跟你二哥学学,他可没有你这么多管闲事。”行了,我还有事情要忙,你自己逛吧!”秦琴晃了晃脑袋,撞开秦化的肩膀直接开走了。

  “少爷,你看?”

  “你打得过?现在只有争取一方,才能斗得过。派人监视着一举一动,有什么动静就赶紧汇报。”秦化狠狠地瞪着远处的背影,握拳的双手青筋暴起。瞥见了路边的几块石头,挥起剑就是一阵乱砍,身旁的人避退了好几米。

  如今秦家三分,谁都不敢明面上动手,三家势均力敌。只要秦封不搅合,各有一分赢面。可若是秦封回了秦家寨召集了暗卫,他们连半分赢面都没有。

  “什么,秦大把七妹杀了?”秦化一回到家就见管事的人脸上写满了不安。

  “是的,不久前传来的消息。”

  “这家伙,丧心病狂了连自己亲妹妹都不放过。”秦化瘫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恍惚。儿时的时光近在眼前,又那么远。那时,大家多稀罕宝贝这么个妹妹,秦家唯一的女儿。为了能哄妹妹叫一句哥哥,恨不得上天摘星星摘月亮。若是在寨子里受委屈了,追到家里也要打一顿。小时候因为妹妹的事情,大家都没少被父亲和母亲教训过。秦化越想眼里的泪水就越发止不住,不一样就变成嚎啕大哭起来,像个孩子。

  “少爷?”门外听见了动静后,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不停地拍打着门。

  “滚开,都给我滚!”秦化撕扯着嗓子,蜷缩在椅子上。

  秦琴这时候已经开始在打包行李,包里装满了金叶子。看了一眼墙上的画,秦琴拨动了茶桌底下的空茶杯。这里还是自己无意才发现的机关,以前进到这里面的时候总会被父亲骂出去,总是不懂为什么,现在还不是变成了自己的地方。这画像后面是开启矿洞甬道的门,后面的甬道里随处可见黄金。这就是秦家为何从不出寨子也不让外人入寨子的原因,因为守着一方财,可以延绵子孙后代百年。

  “老爷,可以出发了吗?”

  “进来吧,我有事情要吩咐。”此次出寨,肯定不能让二弟和四弟知道。不然在回寨肯定就难了,可不出寨子除不掉秦封不说,还找不到帮手。像这样僵持不下,还不知道要耗多长时间。

  “老爷在为何事发愁?”

  “眼下被盯着紧,想出一趟子寨子再回来有些难。”

  “那你看我这样,行吗?”说完,秦琴就很惊讶地见自己的手下变成了自己的脸。若不是亲眼所见,秦琴还真是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个同胞兄弟。这相似程度,还真是能瞒天过海。

  “好小子,这招不错。师从何处,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家仆李洛自从一起长大,算得上是寨里亲近之人。

  “你忘了我武术一直没有慧根,便没有和你们一样学习兵器了。这不,我派上用场了。”

  “行,你替我守着秦家寨等我回来。等我回来奖赏你,想要什么都行。”

  “等你回来,老爷!”李洛看着秦琴不禁笑了笑。

  夜里,秦琴挑了六个得力干将,一行人匆匆出了秦家寨直奔临安城,秦棋和秦化则是忙着增设灵堂。

  “亦欢,整整三日了。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清修有些担心地看着亦欢,一旁的秦封也看了过来。

  “是啊我们躲在这里三天两夜了,你这一句话不说,我们多害怕呀。随便说一句也好,比如你饿了,还是渴了都行。”

  “秦封,我们该出去了。你想出去吗?”亦欢说完,十分严肃地看着秦封。

  “这话说的,当然想出去了。我和清修两个人放着清修庵不住,莫名其妙地跑来这里,你总要说个原因呀。”自己可还是个病患呀,在这里受湿冷,啃着干粮就着雨水。怎么也要有个什么大事情才能让自己这么委屈呀,不然想想就心酸,好歹口袋里的钱还晃荡的厉害呢。

  “若是我跟你说,出去以后你的人生就变了。不再是你想不想要,而是你不得不的无奈之举。你还会想出去吗?”一念天堂,寻一处僻静过一生。一念地狱,踏着兄弟亲临众多人的骸骨坐上族长之位。秦封,你会怎么选?

  “我......亦欢你现在是在说我听不懂的鬼故事吗,好吓人。不过,我可没有那么怂,特别是当着两位美女面前。咱们出去吧,我好久都没有开荤了,下山后请你们吃大餐。”

  “亦欢,秦施主已经选了,咱们就和他别过吧。”清修冲秦封点了点头,便看向亦欢。虽然亦欢并没有说清缘由,但清修还是选择相信。

  “哎,我说你们要不要这么无情啊,这就抛弃我了。”秦封看着两人忙着收拾东西,压根就没有要打算理会自己的样子,有些郁闷地抱胸站在一旁。然后看着她们爬出去,自己也默默地跟在了后面。

  “怎么这么多人的脚印?”秦封有些疑惑地看着地面上各种脚印,虽然下了几天暴雨但是活着泥却把痕迹都烙下。有人去清修庵寻我?

  “我送你们回清修庵,再下山。”秦封有些不放心地跟在了清修和亦欢身后,一边沿途仔细地观察着地面。直到来到了清修庵,一片狼藉。清修松开亦欢的手后,忙奔向各个屋子,亦欢和秦封跟在后面,看着每个房间都被翻的乱七八糟。

  “这是被打劫了吗?”秦封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你见过打劫把钱丢地上的吗?”不过真没想到,师父的钱财还真是不少。看着这些首饰、金银,之前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和穿戴过。

  “看来是我家里人来寻我了,我愿意赔钱并且给你们收拾好了再下山。”秦封说完,嘴角的苦笑让亦欢不禁叹息一声。

  “你快下山吧,很多事情还需要你去做。”

  “你这丫头说话这几天奇奇怪怪的,跟打哑谜一样,云里雾里。都赶我三次了,我要是再不走,就该遭人嫌了。”秦封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下了山。只是心中莫名地坎坷,还有些害怕。

  秦族长,等你归来时,我又该如何?

  秦封下山后,往左边走了一段路,又往右边走了一段路,结果回到了原点。随意折断了一根草,叼在嘴里。在看见终于有过路人的时候,秦封一下子有了精神。

  “大叔你们觉得哪里好玩,哪个地方美呀?”

  “小伙子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知道哪里好玩嘛,整日都忙着劳作,能看见老婆孩子的地方就美,吃饱穿暖就行啦。不过我倒是听说南边哪里有一个专门种花的地方,你们这些小年轻应该会喜欢。”

  “谢谢大叔了,我就不担扰你赶路。路上注意安全呀!”秦封开心地蹦起来,不停地挥手告别。

  “有花的地方好呀,美!既然这样,我就偷溜去周府看看妹妹,然后一路向南。”把家安置在有花的地方,每天有茶有花,再去买条宠物。这后半生,我满足了。秦封感觉头上的阴霾一下消失了,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进了临安城里以后,挑了一些好吃的点心抗在了肩膀上。看着大门紧闭的周府,秦封思索了一番后觉得从后门溜进去。绕道到后门以后,刚拉开门就被暖春瞧见了。

  “秦少爷!”

  “你是不是故意站在这里看小偷啊,我一探头就被你发现了。运气这么差!”秦封撇了撇嘴巴,装作委屈模样盯着暖春。

  “能看见秦少爷安好真是太好了,你是来参加四姨太的葬礼吗?”说这话的时候,暖春不禁咬了咬唇,声音夹带着惋惜和难过。

  “等一下,谁的葬礼?”秦封甩掉肩上的东西,直接大步向前,在暖春惊恐的眼里紧紧捏着暖春的肩膀。

  “秦歌姑娘的,秦少爷请你冷静一下,你弄痛我了。”

  秦封推开暖春后,全身颤抖地急着找周民聪,却不知道全身不听自己使唤,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周民聪,你给老子滚出来!”

第十七章临安城篇:秦家寨大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