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临安城篇:秦歌去世

  当秦歌听见动静后,顿时手放在了腰处。只见皮鞭朝身后的飞去,一个站在房梁上的人直接滚落在了地上。暗处的人见已经暴露了,直接群起围攻将秦歌包围在了中心。

  “你们是谁派来的?”秦歌擦了擦眼泪,一手提鞭一手紧握双拳,戒备地看着眼前的众人。

  “黄泉路上问吧,上!”

  人群如潮水一样涌去,秦歌见避退不了后直接一个纵身跃起,长鞭用力扫去迅疾又猛烈直接让内排四五人倒地,本想收回长鞭再挥出去结果直接被后面的人用剑刺进了左肩。秦歌顿时吃痛落在了地上了,其他人见此乘胜追击。秦歌奋力一踹才勉强站了起来,只是使鞭的时候没了刚才的力道,长鞭飞出去后缠住了一人脖颈拉回后,秦歌直接扭断了那人脖子。凡是靠近的人,都被秦歌连着用脚踹了出去。可一人哪里敌得过这么多人,头部、胳膊全部都被重击,本就是有些眩晕的秦歌有些体力不支,身形开始颤抖。没有注意到后侧的人直接一把长刀直接刺进了腹部,鲜血开始汹涌的顺着身体流淌至脚下,秦歌直接跪倒在地。

  “说吧,你哥藏到哪里去了,还需要你一个女孩子出来挡刀。”蒙着面的黑衣人朝秦歌用力踹了一脚后,直接用脚踩着秦歌的脑袋恶狠狠地问道。

  “不知道!”秦歌吐出一口血后用力地吼道。

  “我够怜惜女人了,不然容你活到现在。不知道,就下去吧!”只见那个黑衣人一用力,秦歌的脖子直接断裂。秦歌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躺在血泊里,拥堵的雨水全部变成了红色。

  周府里盛夏害怕的像见了鬼一样,缩在被窝里发抖。暖春和秋冬在房间外面怎么拍打门,都不见盛夏去开门,直到大太太站在了两人身后。

  “吵吵嚷嚷还有没有点规矩,站在这里干嘛,下去!”

  “是!”荣雪见两人走了以后,轻轻敲了三下叫着盛夏。屋里的人顿时有了动静,门很开就打开了。

  “大太太!”

  “让你做点小事,你就担心害怕成这样。这要是有人问你,你是不是立马说我是指使的?”

  “不是,大太太。我就是害怕秦小姐以后找我,我从来都没有害过人。到时候老爷知道的话,肯定会打死我的。大太太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呀,我还年轻还没有嫁人,不想死。”盛夏跪在地上拉扯着荣雪的裙摆。

  “你不会死的,放心吧。只要你闭好嘴巴,你这一辈子都锦衣玉食。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每个月都会让人去你家送钱,你这边也会提高月银,是暖春她们的十倍。”

  “十倍,大太太是真的吗?”盛夏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荣雪,一脸的不相信。

  “嗯,起来吧。”荣雪说完走了出去,回了自己房间后将纸条直接烧成了灰烬。秦歌,怪只怪你该抢我的东西。还想进周家,周民聪我看现在人死了你娶谁。

  周民聪从荣府出来已经是下午了,脸色黑沉。骑着马就直接奔回府,想着没有带秦歌果然是对的决定。想想荣天威那盛气凌人的架子,还真当我是过去任凭打骂都不说一句。要是荣雪是我妻子,我就是同归于尽也要荣天威给我低头。今日若不是为了秦歌,我有生之年绝不踏入。

  周民聪想起三年前刚娶荣雪那会,一桌吃饭自己站着。他们夹菜,自己不能动筷子。荣雪要是有一点不高兴了,荣家全府上下都挤兑和甩脸色,丝毫没有拿他当人看。整个临安城都指指点点,说我周民聪就是哥吃软饭的人,靠着女人上位。那三年真是连呼吸都觉得有压力,我发狠要是不活出自己来,辟府自立门户。到如今,还会像他们荣家养的一只狗。

  “荣天威,你若再犯我,我定当对你不客气。”周民聪咬牙切实,握紧的拳头能看见暴起的青筋。

  暴雨持续不断,回到周府周民聪已经全身湿透,扔下马绳就直奔秦歌房里,却不想推开门,不见秦歌踪影。

  “来人!”周民聪走出门外大喊道,就见在做事的暖春和秋冬小跑了过来。

  “你们今天有见到四姨太吗?”

  “回老爷,我们不曾看见。您先洗漱一下,换一件衣服,我们这就去问问其他人。”

  “去吧!”周民聪回秦歌房里关上门,脱掉衣服露出了精壮的后背,背上伤口大小、深浅都不一样,数都数不清楚。

  “老爷在找四姨太,盛夏你今天有看见吗?”暖春和秋冬一见不远处的盛夏,忙小跑了上去叫住。

  “不,不曾看见。今天人不怎么舒服有跟太太们告了假,一直在房里休息。”

  “难怪我和秋冬来找你,使劲敲门都没有反应。那你现在是去干嘛,要不要我们帮忙呀?”

  “对呀,不舒服就去房里歇着。有我和暖春了,我们帮你做。”秋冬和暖春你一眼我一语的,让盛夏很是感动。但想着大太太的话,只好摇了摇头。

  “我去给大太太买点心,没关系我现在已经好了,你们也快去忙吧。”盛夏告了别以后,加快了步伐走出了府,直到穿过了巷子心里放松下来,松了一口气。

  暖春和秋冬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今天有些奇怪的盛夏,而且以往大太太都会吩咐暖春去买东西的从来不加以他人之手。

  “大太太怎么突然间让盛夏办事情了?”

  “不知道,也许是我们刚刚都在忙的原因吧。”我近期也没犯错呀,希望不是因为大太太生我气,才没有吩咐我。暖春不禁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难过。

  “这雨下的我都发霉了,哪儿都去不了。我们叫上秦歌和大太太一起打麻将吧,萍萍你说怎么样?”方月儿翘着兰花指,无聊地趴在桌子上。

  “你不是特别讨厌秦歌,怎么还想找她玩了?”

  “再怎么讨厌,还不是要变成四姨太。我讨厌有什么用,大太太都阻止不了。再说打麻将不能三缺一呀,一起玩一玩不碍事。”看着方月儿玩性大发的样子,周萍萍不禁笑了笑。这丫头单纯起来,还真像个孩子。

  “好,我这就去请。你呀让他们准备一下,不知道她们两个人肯不肯。”大太太平日见她不是念经就是练书法,没见过她打牌。到了荣雪房门外,周萍萍轻轻地敲了敲门。

  “大太太,我是萍萍,要不要一起打麻将呀?”

  “好,稍等我一下。”随着房里荣雪话落,周萍萍便耐心地等候着,心里不免有些激动,难得见荣雪参与娱乐。

  门开后,只见荣雪一副精致的妆容十分夺目,身上也是难得一见的盛装。看来大太太今日心情不错呀。

  “走吧,正好我也玩一玩!”

  “姐姐你先去找伶月,这会儿牌桌估计已经准备好了。我去请一下秦歌姑娘,毕竟三缺一。”周萍萍有些担心地说道,生怕荣雪大怒。

  “嗯,去吧!我先过去,等你们过来。”周萍萍看着荣雪远处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平日秦歌两个字,不是好一顿骂就是带有杀气的眼神,今日还真是难得。

第十六章临安城篇:秦歌去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