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临安城篇:亦欢忆前世

  “亦欢,今天就先别晨读了,咱们需要给佛像们都擦擦灰了。记得擦灰应该注意哪些吗?”

  “不要把香灰倒掉,擦掉桌面上的收集起来可以当肥料施给花草。爬佛像擦灰之前,一定要虔诚行大礼,不要惹佛祖们生气。”

  “去吧,早先动身打扫好休息。”亦欢冲清修点了点头,将自己刚刚看的书摆放整齐后便离开了清修的视线。再看见的时候就见亦欢挽着衣袖,提着水往佛殿走去。清修仔细地看着亦欢的步伐,不再像之前那么轻飘,身形也稳当了。看来有好好劈柴,没有偷懒。

  亦欢行完大礼后便攀爬到了佛像身上,为了能够擦干净佛像就站在了佛像的大手上,努力地惦着脚。仔细地用抹布擦拭着灰尘,不过几下就有眩晕袭来,接着就是无尽的黑暗。

  四周虽然绿油油一片,却也是杂草丛生,甚是荒凉。好在阳光明媚,视线充足。除了一旁有个破烂的小庙,里面供奉了一尊佛。佛身已经锈迹斑斑,贡品碟也不见了踪迹。亦欢环顾四周,荒无人烟,心里有些害怕。可是无论自己怎么走,都是在原地打转。失去耐心的亦欢,坐在草地上静静地发着呆。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直到身后有脚步声亦欢才回神过来。一个光头的和尚正盘腿坐在自己身旁念着经,而让亦欢惊奇的是这下周边竟然有了声音。要知道自从自己来到这里,就听不见任何声音,就连风声都没有。直到刚刚的脚步声,才打破了可怕的寂静,时间也好像恢复了。

  突然,亦欢发现了一件很惊奇的事情,那就是自己身后的那颗树在散发着光芒,接着那棵树竟然动了起来,复述着和尚念的经。

  “你们是谁,这是哪儿?”亦欢大着胆子问道,一树一人都没有理会。也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亦欢看着他们一副没有知觉的模样就特别的好奇,毕竟盘腿坐着自己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了。眼前的画面像是被定格了一样,持续不断。无聊的亦欢在他们身边绕着圈圈,直到有了一个新人影的出现。

  一个背着包袱的过路人咬着手里的梨子,囫囵吞枣似的,几口就将一颗大梨啃完,随意将剩下的果核丢了下来。

  “果然看不见自己,咬一口呢?”说完,伸出自己的手臂就是狠狠地咬了一口。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亦欢无奈地笑了笑,直接伸出双臂倒在了草地上,撑着头静静地看着眼前。

  “这样的生活,真无聊,太没劲了。”树说的话,丝毫没有让念经的和尚停下来。这时那个过路人从嘴里吐出了一颗果核,落在地上滚落了几圈后,停在了不远处。

  不能移动的树惊喜探出身子看着那颗果核,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它将自己的一些枝桠折断以后,费力地想要将果核埋进土里。看着大树那么辛苦的模样,亦欢起身想要帮忙将果核埋进土里。然而当手穿过果核的时候,亦欢呆滞一会儿便又躺回了原处。

  亦欢看着树漫不经心地摇晃着枝头,明白它不再有心思念经了,因为它无时无刻都盯着那颗果核,眼里的期待也暗淡了下来。地上的落叶到处都是,看起来心情有些焦躁不安。

  “它为什么不发芽?”

  “冥冥有定数,无需执着,尽事安命就好。”

  “我不懂你这些大道理,我只想它发芽。虽然每日都有你陪我念经,可你和我不一样,我太孤单了,我自醒来不知道活了多久,看了多久。这难以计数的生命,让我煎熬。”树咆哮道,竟掀起一阵大风将和尚吹倒在了地上。

  “我把它种在你根下,试试能不能活。”

  “真的吗,谢谢你。它一定能活,一定能发芽。”树一听和尚肯愿意帮忙,说话语气顿时变得有礼貌起来。

  “好,我和你立下赌约,若是它活了,我便答应你一件事情。”

  和尚刨开了大树地下的土,裸露出了密密麻麻的根须,那些根须盘错交绕深深扎进了泥土中。和尚将果核小心翼翼地埋下后,将土埋了回去。

  亦欢和树一样在期待着,毕竟万物有灵,草木有情。可果核还是没有动静,一连过去好久也都不见和尚的身影。树有些着急地晃动着,树叶抖落的到处都是,又将自己的枝干折断砸向一旁的庙。这动静声,终于将和尚引来。

  “和尚,我求你。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唤醒它。可好?”树苦苦哀求着,声音嘶哑空灵。亦欢细看后,才惊讶地发现树哭了。眼泪顺着树干直流而下,落尽干涸的泥土里。

  “你可知你已活万年不易,为一个陌路人寄托期望,值得吗?这里环境恶劣,你见这四周可有易活的草木。”

  “万物更新,生命才有意义。我活万年,也不及它一瞬间的惊喜。它若是能活,肯定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树动情地望着自己的身下,那是种果核的位置。

  树也许寂静万年,已经厌倦了无尽的孤独。好不容易的惊喜,变成失望应该承受了很大的绝望。亦欢哽咽着悲伤,站在一旁闪着泪花看着这一切。

  “用你的命唤醒它,你可愿意?”

  “万年来,我何曾醒过。我愿意!”树轻点了点头。

  就在树点头的刹那,和尚手掌合十经声响彻。一道金光直注地底,树瞪大着眼睛看着一株绿芽从泥里探出头来。树突然大笑起来,枝繁叶茂间有红花朵朵并开,它开心地看了一眼四周,那一眼抵万年般,迅速枯萎,花瓣和落叶落了一地。亦欢见此嚎啕大哭了起来。

  树依然挺拔地立在那里,可好像没有了生命迹象似的。和尚站在树前站立了好久,任凭风沙扬撒在身上。

  “你一眼盼万年,可知我候你多久,又怎知我禁锢此地多久。”和尚说完一挥手,久久未落的太阳慢慢下移,原本四周的绿油油的草地瞬间枯萎,狂风卷着泥沙肆虐。蓝天灰蒙,云雾厚重。没过多久树干就被大风折断了大半,根部也开裂了,裂开处只见密密麻麻的虫蚁在里面游行。风沙并没有消停,亦欢仔细地看了一眼,此发现这与之前天差地别。之前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草木生机盎然。而眼前,风沙走石,泥沙漫天树便倒下了,倒在了嫩芽的前面,挡住了全部的风沙。

  “小姑娘你该回去了,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你看得见我?”亦欢有些惊讶地看见和尚朝自己走来。

  “哪里来,哪里回。往后这世间路难走,护好自己。”只见和尚奋力一掌,亦欢便被后面白光漩涡吸了进去。

  再睁眼,自己正躺在佛像的大手里,撇头便见到清修一脸的担忧。昨晚入眠时间很早,没想到竟然在打扫的时候都睡着了。

  “做噩梦了吗,亦欢?”

  “不碍事,让师父担心了。”亦欢正想自己摸索着下去,就见清修伸开了双手。顿时心里一暖,朝清修怀里扑去。

第十章临安城篇:亦欢忆前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